「玻璃制品」

沉迷爱豆中 有缘再见

 

【刀剑乱舞/小狐三日鹤三日+小狐鹤】春宵一寐

*恶趣味之作 睡不着随便写写 OOC极其严重
*鹤三日小狐三日前提下的小狐鹤
*我家姥爷不管怎么样都好可爱
*自己看过就好不要告诉其他人 
*到此为止没有后续 大概


======================================




“小狐丸和鹤丸交恶也不是一两天的事了。”

说这话的人是石切丸,听话的则是其他人。

听石切丸这么说岩融和在他怀里坐着的今剑都点了点头。莺丸事不关己的在一旁喝着茶,萤丸充满兴趣地看着石切丸想让他继续讲下去。至于三日月,他笑嘻嘻的和莺丸在一旁吃着点心喝着茶。

“三日月大人,你就不能想点办法吗?”

开口的人是一期一振,石切丸倒是很感谢他说了自己没说的话。

“哎呀,你们来看看,茶梗立起来了。”三日月像是没听到一期一振的话一样自顾自的说着:“看来今天会有好事发生呢。”

说完便端着茶杯扬长而去。

“都是些麻烦的家伙呢。”

今剑抬头看着岩融说到。

“嘛嘛,他们的事我们还是不要插嘴的好。”

岩融一边揉着今剑的头发一边说着。

“这就完了?无趣。”

见这事没了后续萤丸觉得无趣也就走了。

“罢了罢了,随他们好了。”

石切丸摆摆手也就走了。

最后只剩下一期一振和莺丸坐在一起面面相觑。

“今天真是个好天气。”

“是啊。”

根本没弄懂状况的一期一振只是呆呆的回答。




三日月往自己的房间走,还在转角处就听见了争吵的声音。

“怎么,又吵架了。”

三日月看着在自己屋内的小狐丸和鹤丸,两个人衣衫凌乱眼角红肿嘴角带血,看来不止是吵架。

“年轻人真是精力旺盛。”

三日月倚靠在门边说道。

“说什么胡话,不管怎么看我们都是老头子了。”鹤丸笑着答着话,可没想这一笑拉扯到伤口,眉头皱了一下。

“鹤,你看,”三日月伸出去在鹤丸嘴角边轻轻划了下,“出血了呢。”

“多亏了某位稻禾大明神的庇佑,看来今年也是颇多磨难。”

一直不作声的小狐丸听见这话,瞪圆了眸子怒视着鹤丸。

“好了好了,”三日月拍了拍手,“鹤,适可而止吧,要是被咬碎了喉咙可不好办。”

“那可就难办了。”鹤丸一副困扰的样子,“我还是先去找药研要点护喉咙的药好了。”

鹤丸说完也就走了。

三日月看着在一旁因为嘴上说不过鹤丸只能别过头生闷气的小狐丸,心里只觉得怜爱。

“小狐丸,转过头来,让我看看。”

听见三日月唤自己小狐丸这才回过头。

“右眼有点肿,”三日月抚着小狐丸受伤的眼睛。“不如你也去药研那儿拿点药吧。”

“这种伤舔舔就好了。”

“这样啊。”

还没等小狐丸反应过来,三日月便用舌头舔舐着小狐丸的伤口。

“兄长,您这是作何!”

小狐丸一把推开三日月。

“不是小狐丸自己说的,舔舔就好了。”

“您这人真是。”

小狐丸叹一口气,用力将三日月一拉压在身下。

三日月依旧笑盈盈地看着小狐丸,用手抚摸他漂亮的长发,“小狐丸还真是爱撒娇。”

“兄长,离那野鹤远一点吧,会沾上污秽的。”

听了小狐丸的话三日月突然笑起来,“不亏是神刀呢,小狐丸。”

小狐丸还想说什么却被三日月用手指抵住了嘴。

“小狐丸,让我来帮你梳梳头吧。”

深知自己再说什么兄长也不会再听,小狐丸点了点头。




小狐丸几乎都要忘了是什么时候他开始和三日月变成了这种关系。三日月宗近不管是作为天下五剑又或是三条家集大成之作,他永远都受人爱慕,永远都是美丽而正确的。小狐丸至今都没能明了,那样的存在又为何会委身于自己。

小狐丸第一次见鹤丸国永时他还小,而他那时的身份也只是五条家的新丁。

“听说这孩子被人称作三条派的最高杰作。”

说这话的人是三日月,小狐丸不太懂为什么兄长当时会讲出那样的话。

而再次相见已是在本丸,鹤丸国永比小狐丸和三日月宗近都来的要早些。小狐丸对这个有些轻浮的人虽说不上喜欢却也不曾厌恶。

直至那日,小狐丸在三日月的身上闻到了鹤丸的味道。

当小狐丸问起时三日月也只是笑着不说话。

小狐丸是弄不懂的,关于自己兄长的想法,不管时间过去多久他都摸不透这个名为三日月宗近的人。所以小狐丸也就认了。

这个人的温柔一直都不属于某一个人。

小狐丸这样想。

但就算这样他偶尔也会抱怨,这是他身为弟弟的特权。

日后两人的交恶也就变的水到渠成,鹤丸大概是不愿意自己的所有还兼夹着附带,而小狐丸也不愿对鹤丸的无理一忍再忍。至于两人闹的本丸里众人皆知却也是后话。





“鹤,小狐丸,你们一起睡吧。”

三日月说完之后房间里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鹤丸和小狐丸都呆呆地看着三日月说不出话。

“三日月,你可真是吓到我了。”良久鹤丸才张口,“今天这又是什么胡话。”

“鹤啊,这可不是什么胡话。”三日月笑着将他们的手拉到一起,“你们本都是令人怜爱之人,可却偏偏不能理解对方的怜爱之处实在是可惜。不都说深度的接触有助于互相理解,些许睡过之后你们就知晓了。”

鹤丸觉得脑子里乱麻麻的,根本消化不了三日月所说的话。

“这样吗?”

小狐丸疑惑地看着三日月,三日月则微笑点着头。

小狐丸虽不曾认为鹤丸惹人怜爱,但若是兄长这么说大抵也是有几分道理的。

鹤丸直到发现自己被亲吻之前都一直处在恍惚的状态,当他回过神来发现小狐丸正吻着自己他想都没想便一脚踹开了小狐丸。

“唔。”

小狐丸吃痛地捂着肚子。

“你这是作何。”

被小狐丸这样问鹤丸不禁怒起来:“这是我想问的,你才是在干嘛!”

“不过是一晚而已,你又在争什么。”

“就算只是春宵一夜我也不想抱你这只臭狐狸。”

“那让小狐丸抱你不就好了。”在一旁一直不做声的三日月突然开口说道。“和外表不同,小狐丸可是很温柔的。”

三日月绵软的声音在耳边回响,鹤丸只觉得身上像是长了倒刺,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不行不行不行。”

鹤丸一边说一边向后退。

见鹤丸想逃三日月上前一把环住他把鹤丸搂在怀里。

“临阵脱逃可不好。”

见三日月笑鹤丸只觉得头皮酥麻麻的,他挣不脱三日月的怀抱却还能闻到他身上那股好闻的味道。

“鹤,看看我。”

听见三日月唤自己,鹤丸才回过神,三日月的笑颜就像隔着雾气鹤丸觉得怎么都看不真切。

明明还没反应过来,鹤丸便已经吻上三日月的唇。鹤丸也是不懂这人心里到底怎么想,也不明白他这是随性还是真心。

“臭狐狸,”鹤丸坐到小狐丸面前,“你想抱我吗?”

这话说来实在是耻,虽不觉鹤丸脸已红。

小狐丸看着鹤丸,灯火下他赤红的面庞更加明显,伸手摸摸鹤丸的脸有些烫的炙手,而鹤丸眸子里的金色也像是化作了水波一样摇摇晃晃。

“这就是令人怜爱吧。”

小狐丸在心里想到。

三日月笑着眼睛眯成了一弯新月,他凑到两人的耳边轻声说:“春宵苦短,夜寐不长。”


  75 16
评论(16)
热度(75)

© 「玻璃制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