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制品」

沉迷爱豆中 有缘再见

 

【刀剑乱舞/鸟组】昨夜雨

*外面在下大雨闷的人难受睡不着心情糟
*随手写个短打 想让姥爷和太爷爷随便说说话
*有私设非cp
*对姥爷的cp越吃越多以后说不定会变成鹤中心吧


*推荐BGM 梦と叶桜



======================================





晚夜正深却突然瓢泼起大雨,雷鸣轰作鹤丸被从睡梦中生生惊醒。轰隆于耳的雷声扰的鹤丸实在睡不着,叹一口气,鹤丸拿着烟袋从房里走了出去。

“还真是大雨啊。”

鹤丸斜倚在走廊的一旁,眼前的雨点落的又大又急就好似那断了线的珠串,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地吵个没完。

“深夜不眠是在想着作弄谁吗?”

声音从身后传来,鹤丸不回头只闻声便知晓那人是谁。

“倒是你,既然没有作恶的心又是为何不睡,怕是白日里茶饮多了夜深难眠不成。”

鹤丸深吸一口烟又缓缓吐出,袅袅细烟宛若这雨夜里的寒气一般。

“饮茶如水,不过是我身的一部分,怎会困扰到我。”

莺丸笑笑伸手一挥,那袅袅细烟便没了踪迹。

“那你是想邀我举杯同饮不成?”

鹤丸转头一口烟吐在莺丸脸上,见他微微皱着眉头心里便有几分愉快。

“你这人真是。”莺丸一边伸手挥着又轻咳了几声,“谁要和你这样的家伙分享臻品,要饮也要留给大包平。”

“你这人还真怪,”鹤丸突然笑起来,“那人你左等右等都未见来,又是何苦。”

“闲云野鹤怎知我心。”

话不投机莺丸转身便走。

“别这样嘛,夜里一见也是缘,陪我说说话可好。”

见莺丸要走鹤丸一把扯住他的衣角。

莺丸站定想了想,雨深雷重自己也未必能眠不如就陪他作罢。

两人互倚靠在柱子的一边,席地而坐。

“鹤丸,你是想让我陪你说什么?”

“这个嘛,”鹤丸侧头思索,“来聊聊思恋这回事吧。”

“你是哪家情窦初开的小姑娘啊。”

莺丸不禁轻笑出声。

“我啊,不管活了百年千年唯有爱慕之心不想丢去,若抛了心我们不过也就是冰铁一块。”

“不管和你呆了多久还是弄不懂你呢。”

莺丸不懂这随风而舞的野鹤在爱慕着什么。

“被我吓到了吗?”

“吓到了吓到了。”

莺丸微微抬头,整齐划一的水帘就在眼前,好似那洞中天。

“大包平是个怎样的人?”

“这个啊……”莺丸不停地在脑内回想,可思索良久也未能得出个答案来,“就是那么个人吧。”

“你这话说的不明不了谁能知,那你又为何又对他苦苦思恋?”

鹤丸拿住烟袋不吸只是看着烟随风飘。

“因为是他。因为是他如此这般一个人所以才不用多想,既然这样定了那我想也就是了。”

莺丸开口话也就出来了,正如他所言并不用多想。

鹤丸不语,对莺丸的话他未能回话。他只是看着眼前的烟飘飘散散,默默无言。半晌,才张口。

“明明一起如此之久,我也是弄不明你心中所想。”

鹤丸不太懂莺丸,却又十分好奇他那直率的一条线般的感情的尽头到底在哪。

“山水迢迢万千里,年年岁岁期无垠,思君,思君。”

“拙作。”

“哈哈,”鹤丸干笑,“真是严厉呢。”

“比起歌仙我可温和多了。”

“务必不要告诉他。”

莺丸看不见鹤丸的脸自然也不知他此时表情,只能听见从身后传来的声音和时不时飘来眼前的缕缕烟熏。

“鹤丸你,没有思慕之人吗?”

似乎有谁的身影一晃而过,鹤丸却没能好好地捕捉。

“没有呢。”

鹤丸这样说到。

“那还真是可惜。”

“可惜啊。”

鹤丸轻声念到。

“好了,话已至此该终了了,为了明日还是早些睡吧。”

莺丸起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莺丸。”

鹤丸突然探出身子唤了声。

莺丸回头看着鹤丸,不解他又有何事。

“若是在大包平未来之时你有些许寂寥,来找我如何?”

莺丸虽未笑出声,但鹤丸光看他眉眼就知晓他满是笑意。

“鹤丸啊,我的思慕可不于你。”

鹤丸看着莺丸的离去还有些发愣。

“只为我鸣的莺不知在哪里。”

鹤丸喃喃细语。




第二日其他人听鹤丸说夜里雨下的极大,直至晨初才缓缓停下。

  29 2
评论(2)
热度(29)

© 「玻璃制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