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制品」

沉迷爱豆中 有缘再见

 

【刀剑乱舞/石←青】一心不乱

*R有


*第三遍 要是再被和谐我就骂人了


*注意是石←青 单向暗恋有玻璃渣


*四字成语系列第一篇【疑心暗鬼】 没有关联性你不看也没关系




======================================




本丸里知晓青江爱慕着石切丸这件事的人唯有青江一人。青江这人看着轻浮嘴上总是说些荒唐的话,真心与虚情谁也分辨不出来。他也曾数次去撩拨过石切丸,然而对于自己的行径石切丸一直都不为所动。这也就让青江打心底里清楚明了,石切丸这个人是不会恋上自己的。


 


“还真是一场苦恋啊。”


 


青江小声嘟囔着。


 


“爱恋这件事大多都是如此。”


 


青江瞪大眼睛看着身边的歌仙。


 


“你什么时候来的,吓死我了。”


 


“我一直都在,不过你没注意到罢了。”


 


“既然在就说一声如何,没想到风雅之人竟有偷听的癖好。”


 


青江吃惊的表情也不过一闪而过,随即便换回了平日的笑脸。


 


“何来偷听之说,”歌仙瞥一眼青江说道:“再者,你那些情爱之事我才不愿它们入耳。”


 


看着歌仙轻蔑的表情青江反笑。


 


“既然这样请务必听我一言,若是恋上了终不可及之人该如何是好?”


 


“干脆放弃如何,世事无常人心善变,就等恋心结束如何。”


 


“就是做不到才来求教,歌仙你怎会不懂。”


 


“既然忘不掉那就夺过来,若真是思慕深不可及那不论如何将其夺过来不就好了。”


 


“这……”青江望着歌仙,他实在想不到一直满口风雅的歌仙竟然会说出这种话,“你这人还真是意外的有趣呢。”


 


“听到你的赞誉我也高兴不起来。”


 


歌仙走后青江一人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夺过来吗。”


 


青江念叨着。


 







青江睁开眼发现自己正睡在自己的床上,一想到昨晚自己做的事青江就觉得耻的想要挖个坑把自己埋下去。


 


“青江,你醒了吗。”


 


然而正在青江自我厌恶的时候门外响起了他最不想听到的声音。


 


“啊——”


 


青江大叫了出来。


 


“看来是醒了呢,那我进来了。”


 


石切丸的声音如往常一般,寻不出任何端倪。


 


“别进来,”青江在屋内大喊,“你要是进来我就死在你面前。”


 


青江整个人缩在被子里,生怕石切丸进来后会看见自己。


 


“那可就难办了,”石切丸停下开门的手,“你有些发烧我让烛切台煮了些粥,好入口些,从药研那拿的药也在。还有,”石切丸顿了一顿,“你的身子我已经帮你清理过了,后面有些流血,药也在这,你自己涂吧。”


 


听到石切丸这么说青江觉得整个脸都烫的要燃起来。


 


见青江在屋内不作声石切丸继续说:“青江,你若真有求于我大可告诉我,我虽不爱你却也不厌你但即便如此也不愿见你作践自己。”


 


“明明对我起不了恋心,还说这些作何。”


 


听到石切丸口中的不厌不爱,青江觉得自己胸口一紧有几分酸楚。


 


“抱歉呢,青江。”


 


“你走吧。”


 


“你好生休息,东西我就放在门外了。”


 


石切丸的声音听起来还是那么温柔,然而这温柔却如同利刃一般,青江呆愣愣地看着屋顶。


 


“还真是一场苦恋。”


 


 


 


 





  66
评论
热度(66)

© 「玻璃制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