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制品」

沉迷爱豆中 有缘再见

 

【刀剑乱舞/石青】Everybody Loves Somebody

*六一儿童节快乐 虽然我写的和六一没有半毛钱关系


*OOC OOC OOC 私设多 


*现代paro的教师石切丸X蓝染师青江 蓝染师这个梗来自えすとえむ老师的《蓝染师之恋》 几年前看过漫画一直记忆犹新想拿出来写一写


*交往三年以上为前提 青江曾经是石切丸的学生为前提 歌仙是青江的高中死党为前提 


*写着写着字数突然就超了 所以这个还会有番外和前篇并且大概会有肉


*三天不练手生 我已经不懂现代paro要怎么写了


*再说一遍OOC OOC OOC 所以慎


*推荐BGM Everybody Loves Somebody


 


======================================




天空初亮的那一刻这个世界仿佛都浸染在蓝色里,爱就像那片漫无边际的日本蓝,不知不觉间就在心中蔓延来开。


 


 


 


 


【Everybody loves somebody sometime】


 


 


在青江被手机来电吵醒之前,他做了个不算长也不算短的梦,梦里有长长的盛开着樱花的上学坡道、有被颜料盒堆满的水池、有学校小商店里150円一个的面包还有他的年轻气盛和无理取闹。所以当青江醒来的时候,看见自己身处的地方他反而有些安心。时间是晚上十点半,来电人是石切丸,青江不太清楚石切丸为什么会突然给自己打电话,电话接通的那一刻天边突然闪下一个巨大的闪电,青江一瞬间被吓到差点把手机扔了出去。


 


“你现在在家吗?”


 


青江还没来得及问候电话那边便来了这么一句。


 


“我现在在工房。”


 


“你多久可以回去?”


 


“十五分钟左右。”


 


“回家等我。”


 


电话被挂断了,青江还没整理出个思绪,想想今天呆在工房也没什么事可做青江收拾了下东西便向家走。


 


回家的路上青江在脑内描画着石切丸的模样,毕竟从正月以来他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而现在已是六月。从东京到京都370公里的距离,7、8个小时的夜行巴士又或是2个小时左右的新干线,虽然不能算上遥远但两人一年中见面的时间却屈指可数,道理两个人心里都明白所以谁都没有说穿。


 


从工房到自己租的1DK小屋,骑自行车只需要5分钟,步行大概15分钟左右,自从上个星期自行车被偷以后青江每天都是步行。


 


回到房间的时候看了下表,正好十五分钟。石切丸还没有来。进屋打开灯,忽然屋外下起了瓢泼大雨,青江急急忙忙去关上窗户并且庆幸自己回来的时间正好。


 


门铃响的时候青江已经看了十多分钟的搞笑节目,虽然他也没觉得电视上那两个人的表演有多有趣。打开门后,青江看到了被淋到浑身湿透的石切丸后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


 


“可以让我先进去吗?”


 


见青江在发愣石切丸不觉皱起了眉头。


 


“啊,好的,请进。”


 


青江像是想起什么,侧过身子让石切丸进屋。


 


“我以为你有带伞。”


 


“从新干线下来的时候还没有下雨。”


 


夏天的阵雨总是来得特别恼人。


 


石切丸把湿掉的鞋子放在玄关的一边,开始脱自己身上湿透了的衣服。看见石切丸开始脱衣服青江先是楞了一下,然后猛地转身跑进卧室从衣柜里拿出自己的衣服。


 


“这是我的衣服你先穿,浴室在那边,洗澡水应该已经准备好了。”青江说着把衣服递了出去,像是又想到了什么末了又补了句,“内裤是新的。”


 


石切丸看了眼青江又看了眼衣服,然后接了过来。青江看着石切丸走过的地方留下的水印还有些发神,自从他搬家以后石切丸还是第一次来这里。


 


浴室里传来水流的声音,青江在屋内坐立难安。


 


“你为什么会知道我住在这?”


 


“你以前有告诉过我。”


 


听到这句话青江才记起,自己最初搬来这里的时候就有告诉过石切丸自己的住址,虽然他一次都没有来过。


 


“你这次来这边是出差?”


 


“算是吧。”


 


“原来老师也要出差啊。”


 


浴室里没有了回应,青江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房间里只剩下浴室的流水声、窗外的雨声和电视机里不明状况的笑声。


 


“总之很多事,一言难尽。”石切丸一边擦着头发一边从浴室里向外走,“这个可以用吧。”


 


石切丸指了指手中的毛巾。


 


“恩。”


 


青江点点头,上下打量石切丸一番后青江不禁笑出来。


 


“笑什么?”


 


“衣服,稍微有些小呢。”


 


石切丸低头看看自己,“确实都有些小。”


 


听了这话青江想到了些什么脸突然红了起来,想要换个话题青江朝石切丸招招手说:“过来,我帮你吹头发。”


 


石切丸想了想后点点头,青江从柜子里拿出吹风机让石切丸背对着自己。


 


干燥的热风吹动着湿润的短发,和自己不同的棕色的短发比自己要来的硬的发质,和自己相同的洗发水的味道,青江稍稍凑近闻了一下。


 


“青江。”


 


被石切丸叫到的时候青江觉得自己的心跳好像漏了一怕。


 


“怎么了?”


 


“我可以在你家住几天吗?”


 


“你不是来出差的吗?”


 


“我把时间弄差了,多出来了三天,不过行李先运了过来所以我现在身上只有现金。”


 


“这样啊,不过我的房间很小,没关系吗?”


 


“恩。”


 


青江不是很懂石切丸一天都在想些什么,三年前不懂现在也不懂。青江经常会做梦,梦到自己所付出的努力全都是幻境不过是自己的幻想,所以每次从梦中惊醒的时候他都会打开手机看看石切丸的电话号码,好告诉自己这些并不是自己的妄想,但他一次都没有在梦中惊醒后给这个号码打过电话。他不希望石切丸把他当做孩子,当做学生,以前不想现在也不想,所以最开始的几次他都是打给歌仙,期初歌仙不管多晚都会接到了后来歌仙直接把青江的电话设置成了黑名单。青江不止一次因为这件事对歌仙发恼骚,不过得到的只有歌仙的冷嘲热讽。


 


“你在想什么?”


 


石切丸抬起头看着青江。


 


“没什么。”


 


青江笑着摇摇头,把吹风机收起来。


 


“你饿不饿,虽然我这里只有泡面。”


 


“我来之前吃过了。”


 


“那个,其实,我这里只有一床被褥。”


 


“那一起睡吧。”


 


石切丸这话说的很轻巧,青江也只是点点头。大雨的夜晚狭窄的单人床上挤着两个人,棉质的布料在呼吸的起伏间摩擦着,从背后传来久违的人体的温度和自己相同的洗发水还有沐浴露的味道。


 


青江那一宿到深夜才进入浅眠。


 


 


 


 


【Everybody falls in love somehow】


 


 


早晨被一阵香味唤醒,青江揉着惺忪的睡眼看着石切丸穿着围裙站在厨房里。


 


“早上好。”


 


“早上好。”


 


有些不明所以的打过招呼,青江站在厨房一边。


 


“你家里还真是像你说的一样除了泡面什么都没有,我刚刚去超市买了些食材早晨吃和食可以吧。”


 


青江早上床气很重,也很少吃早餐,一般都是一杯咖啡就解决。


 


看见青江还在发呆,石切丸伸手朝青江的头上拍了一下。


 


“快去洗漱,早餐要做好了。”


 


点点头,洗漱完毕后青江才觉得自己稍微清醒了一点。


 


从盥洗室出来,咖啡已经摆在了桌子上。喝一口,青江不禁好奇起来,明明是同样的东西为什么石切丸泡的会比自己泡的要好喝。


 


早餐是米饭、加了蛤蜊和茄子的味增汤,甜味的鸡蛋卷和炒时蔬还有凉拌小菜。


 


“你很会做菜嘛。”


 


青江一边扒饭一边说着。


 


“一个人生活久了自然就会,倒是你完全不会反倒比较特别。”


 


“也不是完全不会,”青江摆摆手,“简单一点的东西我还是会做的,只是太麻烦了就懒得做。”


 


刚来这里时每天光是把学的东西吸收下去都很费力根本没心思做饭,等上手一点的时候空闲的时间比起做饭更宁愿拿来睡觉,而且买来的东西更方便也更便宜最重要的是味道也比自己动手来的要好,慢慢的厨房的存在对于青江来说便成了摆设。


 


看着青江吃饭的样子,看着他拿筷子端碗的那双手,石切丸想说什么张张嘴又算了。


 


“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我今天休假可以陪你。”


 


石切丸想了一会,“总之先去买身衣服吧。”


 


青江看看石切丸身上还穿着自己的衣服,一想到他穿成这样去了超市就笑了出来。


 


吃过饭后青江刷了碗,石切丸收拾了桌子。用青江的话说,那天他们就像所有普通的情侣一样,去逛街买衣服石切丸骨架很好看穿什么都很衬,莫名其妙地去看了场恋爱电影因为情节太老套青江在途中就睡着了,两人找了个拉面店解决了午饭青江点了豚股拉面石切丸是叉烧,吃过饭后又无所事事地在街上走了走被奇怪的老外搭讪青江拉着石切丸的手一溜烟跑进了小巷子里,晚上去超市买了些食材晚饭青江决定自己来。


 


超市里特价的牛肉切成小块,切得很大块的胡萝卜和土豆,洋葱不用刀切改为手撕,牛油在锅里加热把准备好的材料倒进去翻炒。青江不太能吃辣咖喱选的甜口的,把咖喱块掰成块放进锅里化开,倒水煮一会加入切碎的苹果、巧克力有的时候青江还会根据心情往里面加点作料比如牛奶或者果汁,这次他往里面加了蜂蜜,等东西融的差不多了把蔬菜和肉一起倒进去慢慢煮。青江以前也这么做过咖喱,歌仙只吃了一口,之后便再也没让青江进过厨房。其实青江自己也说不上这个味道到底算不算好,只是他觉得做饭和恋爱是一回事,应该依着自己的心来。


 


在等青江的过程中石切丸显得有些无所事事,看见床头放着青江的3DS石切丸索性拿起来玩了起来,以前他被青江怂恿着也买了一个不过石切丸不怎么擅长游戏玩的不太好,等青江走了之后也就搁在柜子里再也没碰过。


 


咖喱快煮好的时候青江打开电饭煲才发现米饭早上就吃完了,现在煮饭大概也来不及,打开冰箱发现还有一袋乌冬没吃干脆就把面扔进了锅里。


 


青江端着碗从厨房出来的时候看见石切丸正在玩自己的3DS,把两碗面放在桌子上,青江拍了拍石切丸的肩膀。


 


石切丸抬头看了看桌子上的东西又看了看青江,问:“这是什么?”


 


“咖喱乌冬。”


 


放下手中的掌机拿起筷子,石切丸先喝了一口汤,说不清是什么的味道在舌尖上蔓延,再吃一口面只觉得更加奇怪。石切丸眉头皱起,看了看身边的青江他倒是没有任何反应,石切丸也没说什么只是皱着眉头吃,期间两人一句话也没说。


 


吃过饭后收拾东西的还是青江,石切丸也说不清就是觉得哪里有些不舒服。青江收拾好东西从冰箱里拿出两罐啤酒,问石切丸。


 


“喝吗?”


 


石切丸点点头。


 


石切丸和青江都好日本酒,两人虽然性格、兴趣、口味都天差地别唯有在这件事上倒是很一致。


 


猛灌下几口,石切丸才觉得味蕾稍微变得正常了一些。石切丸看着青江,他觉得自己似乎好久都没好好看过他了,而事实也确实是如此。正月的时候青江回了一次东京,两人去了新年的初拜,之后就因为各种事忙再也没有见面等闲下来的时候青江已经回了京都。青江很少给自己打电话,而自己也很少给他打,两个人偶尔发短信也像是在报告近况,石切丸有的时候会想他们到底算是个什么样。


 


“你的手,不洗的吗?”


 


看了好一会,石切丸脱口而出这一句。


 


“恩?”青江看了看自己的手,那是被蓝色浸染了的双手,不管是皮肤还是指缝里都只能看见一片蓝。“一直都有在洗,不过这个大概是洗不掉的。”青江顿了顿继续说:“刚开始只是指缝里,慢慢的就像是生长开来一样,从指缝到指尖一直向下最后整个手掌都是,只要我不停大概一直都会是这样吧。看起来很脏吗?”


 


青江反问道。


 


“没有。”


 


石切丸拿起酒罐,发现里面已经空了就又放了下去。人的改变总是在不知不觉间的,就像青江的手一样,在他没注意的时候已经变成一片蓝色。


 


“还要吗?”


 


“不了,我有些困了。”


 


石切丸说完便去洗澡,出来的时候青江带着耳机在看电影。青江问要不要关灯,石切丸摇头。等石切丸睡下的时候青江还是去把灯关了,石切丸也不太清楚青江是什么时候睡下的,只是感觉床有响动的时候大概已经到深夜了。


 


 


 


 


【Everybody finds somebody someplace】


 


 


第二天石切丸刚醒来的时候,青江的闹铃也响了。当青江不情不愿地按下闹铃起床的时候,石切丸已经把面包烤好了。那天的早晨是面包、煎蛋还有培根和咖啡。


 


“你今天打算去哪?”


 


“去你的工房。”


 


石切丸说话的时候青江正在喝咖啡,听到这话就被呛到了,咳个不停。


 


石切丸一边帮青江顺着背一边问:“你没事吧?”


 


好不容易缓过来,青江问到:“为什么突然去那。”


 


“就是想去看看。”


 


青江也没再说什么,就算是答应了。


 


吃过饭后两人沉默地走了十来分钟,到了工房青江和其他人打了声招呼算是通知了一下。换好衣服,把头发束起来然而随意地绾一下,每天最开始的工作都是这样。石切丸也不说什么只是从窗外看着青江工作,这里的一切都是石切丸陌生的东西他不懂但青江明白,青江做的每一个动作看起来都驾轻就熟。石切丸就这么看着,偶尔有人来搭话就说上两句,这里的人还挺好客只是京都的方言他还有些生,回答的时候总是慢上一怕。


 


中午大家都散了去吃饭,整个工房就剩下石切丸和青江。


 


“不去吃饭吗?”


 


“再等一会。”


 


随手擦一把汗,青江头也不回地说。


 


“你现在也会说关西话了?”


 


“多多少少会一点。”


 


“你在做的这是什么?”


 


“打版。”


 


“很难?”


 


青江没说话,等弄好手里的活才松一口气,把工具放下。


 


“起码对我来说不算简单。纸版要打好,一公分都不能差,这里要是差上一点后面的偏差就会越来越大。正反两面要好好地贴合,丝毫不差才行,这样上色的时候白色才能好好的保留下来,染好了白边才能漂亮。”


 


“丝毫不差啊。”


 


“是啊,丝毫不差。这种东西必须得亲力亲为,光看书根本没有用。”


 


“所以你才来了京都。”


 


“算是吧。”青江笑了笑,往屋外走,“刚开始我连抹刀也拿不好,师父说我拿的角度不对,其实他只是这么说我也不懂。现在算是明白了抹刀的角度不对,力道也就不对其实只要轻轻地顺过去就好我却用了多余的力气,抹出来的不平整也难看。师父说做这个要专心,得练,把心思放在上面多花些时间,按部就班的来慢慢的也就好了。不过就算是这样,该瓶颈的时候也还是会瓶颈。”


 


“这个我知道。”


 


“听歌仙说的?”


 


“恩。”


 


“明明问我就好了。”


 


青江点燃一支烟,抽了起来。


 


“不是说戒烟了。”


 


“前些日子又抽上了,太难熬。”青江把烟递给石切丸,石切丸摇了摇头。烟是别人给顺带捎上的,薄荷味青江以前没抽过,总觉得不太习惯,有点凉。“之前师父说我来这也有些时候了让我试着自己打一次版,我也试着做了可是总做不好,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就是这么回事。别人都劝我不急慢慢来,可心里就算清楚还是做不到,最后这事还是给黄了。昨天就是因为这个才给我放了天假让我缓缓,没想到你给来了。”


 


石切丸靠在门边上看着青江,他不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都说血浓于水,但是在这里蓝甕大概来的更重要,其实我到现在也不太懂,说的也都是现学现卖罢了。”


 


烟抽完了就放进随身携带的烟灰缸里灭掉。


 


青江转头看看石切丸说:“我还以为这次你是来和我谈分手的。”


 


石切丸先是楞了一下,然后笑了,“这是你从歌仙那听来的?”


 


“才不是,那家伙什么都不告诉我。”


 


“那你为什么这么说?”


 


“直觉。”


 


“你直觉还蛮准的。”


 


青江以为自己早有准备但听到这句话还是倒吸了一口冷气。眼泪开始在眼眶里打转,青江生怕一个不注意在眨眼的时候眼泪就会掉下来。


 


“结果,你还是没喜欢上我。”


 


青江说话的时候手攥得紧紧的,他不知道自己的声音有没有在颤抖,但他不想让石切丸看见自己的身体也在颤抖。


 


石切丸看着青江,他不知道青江用了多大的力只是手背上的青筋都看的一清二楚。


 


石切丸没说什么就走了,等听不到脚步声的时候青江一下子瘫坐在地上,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落,也许是因为身边没人落着落着泪青江就嚎啕大哭起来。或许所有事情就像自己说的一样,要是一开始有了差错,后面的偏差只会越来越大。青江觉得他们之间的偏差就在自己身上,也实在赖不着别人。


 


听到有脚步声,青江胡乱把脸擦了一下抬起了头,没想到是石切丸。


 


看见青江呆望着自己的样子,石切丸有些想笑却也没笑出来。


 


石切丸一手拿着牛奶,一手拿着咖啡,问青江:“哪个?”


 


青江搞不清楚状况,只是随手就拿走了盒牛奶。


 


“你不是走了嘛。”


 


青江说话的时候还吸着鼻子,鼻音也挺重。


 


“买东西。”


 


“你回来干嘛?”


 


“其实我被调过来了。”


 


“啥?”


 


“我被调到A中了。”


 


“A中?”青江想了想,“那么近!”


 


“算是吧。”石切丸喝了口咖啡,果然罐装的没有自己泡的好喝,“所以要不要一起住?”


 


青江没说话沉默着,过了一会青江一抬手就把牛奶盒朝石切丸扔了过去。


 


石切丸一躲盒子砸向身后的墙壁,炸裂成一片白花。


 


“顺便再帮我染个和服吧。”


 


青江不说话,走向石切丸,把石切丸衣服领向下一拉照着嘴上就狠狠啃了一口。


 


“自己买去吧。”





  128 16
评论(16)
热度(128)

© 「玻璃制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