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制品」

沉迷爱豆中 有缘再见

 

【刀剑乱舞/石青】The Place Has No Name(1)

*现代paro 教师石切丸X学生青江


*OOC严重OOC严重OOC严重


*Everybody Loves Somebody的前篇


*正篇】【正篇番外别问我为什么前篇比正篇长我也不知道




======================================




长长的通往学校的坡道被樱花的粉色填满,一条马路相隔的女校不管是说话或是笑声都显得格外清脆动听,春假刚完的怠惰感与疲倦感还缠绕在周身,青江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向学校走。


 


“为什么我们的学校全是些男人啊。”


 


“因为是男校。”


 


和青江说话的同时歌仙把歌曲的音量调大了些。


 


“好想去对面,歌仙你不觉得吗,明明只隔了一条马路但那边是天堂而这边则是地狱。”


 


不理会青江,歌仙只是径直向前走。


 


见歌仙不做任何反应青江耸耸肩也就罢了。青江觉得就算这春天来的多么烂漫,樱花再怎样地飞舞,他的世界也不过是一片灰白。


 


“真是缺乏色彩的世界。”


 


青江说到。


 


开学典礼,原本空荡此时却挤满了人的体育馆,嘈杂的声音,墨蓝色的人群。青江觉得乏,不仅是因为眼前的场景更因为通宵游戏后那深深的疲惫。


 


闭上眼睛,就算只是站着青江也想要休息一会。教导主任也好,校长也好,冗长的讲话变成了咕嘟咕嘟的冒泡声,青江听不太清。


 


“那么有请新任老师讲话。”


 


好像有谁说了那么一句。


 


“我是新来的国语老师,我叫……”


 


清澈的男声传入耳朵,青江猛的睁开眼睛,如同被那声音唤醒一般。


 


高挺的鼻梁,硬朗的轮廓,西装显衬出身材的娇好,笑着微微勾起的嘴角,平和而温柔的语调。青江觉得眼前灰白的世界开始从那个人周身慢慢渲染上颜色,心脏的跳动浮躁起来,他的声音和心跳的声音融为一体。


 


青江一把扯住站在前面的歌仙的衣服。


 


“歌仙,我好像恋爱了。”


 


顾不上歌仙的白眼,用手按住那颗仿佛随时都要脱口而出的心脏,青江第一次意识到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所谓的一见钟情。


 


 


 


 


青江趴在桌子上望着窗外,天晴朗的只剩下一片蔚蓝甚至都见不到云,如同青江那放空的大脑一般,干干净净。下课铃响起,青江习惯性地收拾好东西,和歌仙打过招呼后向美术室走。


 


青江打开美术室门的那一刻熟悉又陌生的身影印入眼睛,啪的一下关上门青江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确定那不是自己的幻觉之后,青江深吸一口气才走进了美术室。


 


“我是代替上一任老师的新美术部顾问石切丸,虽然我对美术一窍不通但是希望以后可以好好相处,你们有问题可以来问我不过我也不一定能够作答就是了。”


 


听着那人的话青江才记起来春假之后会有新顾问这件事情,一切都来得太过巧合,青江反而有些发懵。


 


 


“所以说,你到底要干嘛?”


 


歌仙看着青江,语气里有几分不满。


 


“所以说,你不觉得太过巧合了吗?”


 


不在意歌仙的态度青江继续说。


 


“这不是挺好的嘛,对你来说不正是个机会。”


 


歌仙用没什么起伏的语气说。


 


“机会吗?”


 


青江一边想着今天在部室里遇见石切丸的事一边想。


 


“所以说这个话题可以结束了吗,为什么我非要和你谈这种话题。”


 


一想到自己正在和青江谈论着恋爱的话题歌仙就觉得自己的头皮在发麻。


 


“歌仙,好冷淡,难道是倦怠期?”


 


一书敲到青江的头上,歌仙一字一顿地说:“现在,马上,给我滚回自己的房间,我要睡觉。”


 


“是,是。”


 


青江应到。


 


青江从小学时就认识了歌仙,两人同一个小学同一个初中现在也同一个高中并且同班。初中时青江搬家到了现在的公寓,青江的房间和歌仙的房间只隔了一面墙,青江经常从阳台翻过去找歌仙,两人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近。歌仙总说那就是孽缘,青江却认为孽缘也是缘。


 


回到房间后青江躺在床上,闭上眼睛脑海中浮现出石切丸的脸,青江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于是决定干脆什么都不做。


 


那以后的半个月青江就像他自己决定的那样什么都没有做,不接近不接触,青江就只是单纯地注视着。


 


“你在画什么?”


 


那是石切丸第一次向青江搭话也是他们的第一次接触。


 


“是什么呢,我也没想过,”虽然心里被吓了一跳青江也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您觉得这是什么?”


 


石切丸盯着画布看了好一会,那是被不同层次的粉色填满的画,一层又一层的在叠加。


 


“不知道。”


 


石切丸笑着摇摇头。


 


“不猜猜看?”


 


“我大概猜不到的吧,毕竟我对画一窍不通。”


 


“这样啊。”


 


“你很喜欢画画啊,经常看到大家都回去了,你还在部室里画画。”


 


“原来您都看到了。”


 


“我好歹还算是美术顾问,你们的事我也是有在看的。”


 


青江停下笔看着石切丸,光从窗外射入正好打在他的脸上,他的笑一半在光里一半被阴影遮盖。


 


青江把身体向前倾,贴近石切丸的耳边轻声说到:“我喜欢你。”


 


听到青江突然的告白石切丸一怔,然后笑着说:“别拿老师开玩笑啊。”


 


青江用拇指在颜料板上一划,皮肤沾染上一片粉色,伸出手用拇指将那粉色抹在石切丸的唇上。


 


“刚才你有问我在画什么吧。”青江笑着对石切丸说:“是恋爱。”


 


石切丸摸了一下自己的唇,是鲜艳的粉。


 


“恋爱吗。”


 


石切丸朝青江笑了一下然后离开了部室。


 


樱花的花期总是不那么长,就如同还没好好盛放就要结束一样,就像有的时候开始就代表结束一样。


 


 


 


 


青江觉得石切丸大概是个生性冷漠的人,表面上的温和就像是不起波澜的水面一样,了解之后才觉得虚假。


 


“您最近在躲着我吧。”


 


放学后只剩下两人的部室,青江站在部室的门口,用脚抵住门。


 


“是你的错觉吧。”


 


石切丸笑着,伸手想把门拉开。


 


“我虽然没什么优点但直觉还是蛮准的。”看到门要被石切丸拉开青江干脆整个人靠在门上。“别无视我啊。”


 


石切丸有些无奈地揉着头发,他搞不懂眼前的这个人到底在想干些什么,只是在鼻尖环绕不散的青江身上的颜料味道让他觉得有几分烦躁。


 


“我是老师又是个大叔,比起我你还有很多更好的选择,隔壁女校的孩子可要可爱的多,与其浪费时间在我这种大叔的身上不如去交个女朋友如何?”


 


石切丸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而青江却只能听出其中的拒绝。


 


“我,对您可是一见钟情。”


 


上前双手环住石切丸的脖子,青江看见身后那正缓缓下沉的太阳将地板染上一层红艳。


 


“真是个奇怪的孩子,”石切丸表情不变但语气听起来似乎有几分困扰。“如果我不答应你今天就回不了家吗?”


 


“我可没这么想过,”青江摆摆手,“我只是希望您能给我个机会。”


 


“机会?”


 


“撕破您那死气沉沉,温柔的机会啊。” 


 


青江眯着眼睛笑,金色的光像是要从他的眼睛里溢出来。


 


“那还真是让人期待。”


 


轻抚青江的左眼,原来那金色还藏在眼睛里并没有轻易就溢出来,石切丸这样想。


 


被石切丸突然的动作吓到,等青江回过神的时候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在部室里。


 


 


“总觉得被摆了一道。” 


 


青江狠狠地咬住了筷子。


 


“别咬筷子,太没礼貌了。”


 


“是。”


 


把筷子放下,青江用手支着下巴。


 


“就没什么办法了吗?”


 


“办法?” 


 


“嗯,让石切丸不再那么从容的办法。”


 


“干脆推倒他算了。”


 


吃完最后一口,歌仙将空碗端近厨房。 


 


“总觉得歌仙你,”目送歌仙的背影,青江有点不敢相信,“完全搞不懂,你真的是文系?”


 


“我只是说出最简单有效的方法罢了。”


 


“但是我没有推倒男人的经验啊。”


 


“女人的也没有吧。”


 


歌仙悠悠说到。 


 


“你明明也一样。”


 


“吃完饭后记得收拾,然后就给我回自己家,我还有作业要做。”


 


不想再和青江纠缠下去,歌仙留下话后便回了自己房间。 


 


“推倒吗。”


 


一边吃着东西青江一边想。


 


女孩子是很可爱的生物,青江从以前就一直这么想。轻飘飘的裙子,毛绒绒的玩具布偶,闪闪亮的,像是化开了的棉花糖。女孩子是很脆弱的生物,软软的脸颊,小巧的身形,纤细的骨架。青江以前也交过几个女朋友却没有一个能做到最后,不管是涂了口红的带着些许甜味的双唇还是身上香水的味道又或是内衣上的蕾丝和白皙的胸膛,都无法让青江做出进一步的动作。他喜欢女孩子身上的香甜也喜欢她们的柔软,但也仅限于此,青江觉得自己的欲望比自己想象中要来的理性。意识到这点后青江便再也没有交过女朋友,比起近距离接触青江更喜欢远距离的观看。 


 


“恋爱还真是麻烦。”


 


 青江自言自语。


 


 


 


 


青江不知道东京的春天算不算长,只是每当樱花的花瓣凋谢下一瓣气温也就随之升高一点。


 


“好热。”


 


青江穿着运动衫站在操场上,毒辣辣的太阳在他的头顶像是炫耀般释放着光和热,从裤兜里取出头绳青江把头发束的老高。


 


“干脆剪掉算了。”歌仙突然说到,“长头发很麻烦吧。”


 


“剪掉吗。”青江摸着自己的长发。青江也记不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留头发的了,等注意的时候头发已经变得很长,既然长了青江也就没去管它任凭它生长。“还是算了,毕竟已经习惯。”


 


体育课的内容是足球,青江对体育基本上不怎么上手不如说很糟,每次的体育课他都很头疼。


 


“好想回家。”


 


青江在站在一边嘟囔。


 


“青江,传球!传球!”


 


不知谁这么喊了一声青江才发现在自己发呆的时候球不知什么就到了自己脚下,大脑的反应永远慢过身体,听到喊声后青江便一脚踹向足球。球从青江脚下离开滚出去老远,青江却因为一下重心不稳摔了下去。


 


“你没事吧。”


 


歌仙虽然这么说但没有伸手去扶青江。


 


“没事,”青江站起来的时候觉得右脚一阵刺痛,“好像也不是,可能扭到了。”


 


“一个人去医务室没问题吧?”


 


青江点点头,虽然有点疼但并不严重。


 


“那我去给老师请假,你先去医务室。”


 


一瘸一拐地往医务室走,青江越发觉得自己不适合运动这件事。


 


等到了医务室青江却没有看见医务老师,想着老师可能一会就来了吧,青江随意找了个凳子坐下等了起来,然而等门被打开的时候青江看到并不是医务老师。


 


“有哪不舒服吗?”


 


石切丸打开医务室门的时候正好和青江的视线撞了个正着。


 


“脚扭了,倒是您怎么了?”


 


“不小心切到手了。”


 


石切丸从柜子里找到创口贴贴上。


 


“老师呢?”


 


“不知道,我来的时候就不在。”


 


“这样啊。”石切丸说着从柜子里拿出一堆东西放下并端了个凳子坐到青江对面。“把鞋脱了。”


 


“嗯?”


 


青江瞪大眼睛看着石切丸。


 


“我帮你弄吧,毕竟不知道老师什么时候才回来。”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青江慌忙摆手。


 


“真是麻烦的家伙。”石切丸叹一口气,“哪只脚?”


 


“哪只?”


 


“扭到的。”


 


“右边。”


 


不等青江反应,石切丸便伸手抬起青江的右腿放在自己膝上,脱下他的鞋袜卷起裤腿,露出了青江的脚踝和小腿。


 


“有点肿了。”


 


被石切丸轻抚脚踝的时候青江因为疼痛微微皱起了眉头。


 


“疼吗?”


 


“有一点。”


 


“上药的时候会更疼,忍一下。”


 


石切丸从桌上拿起药瓶,当药水喷向伤处的时候他听见了青江吸气的声音。抬眼看青江才发现他脸有些泛红,脖子露出的地方能看见有汗水滑下。


 


青江皮肤很白体毛也少,小腿上没什么肌肉却很细长。触摸到青江的皮肤石切丸才发现青江体温比自己要低,手指处有几分冰凉。


 


青江屏息,他不清楚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被石切丸触碰的地方如同炙烤过一般烧热的厉害。


 


“好了。”


 


当石切丸松开手抬起头时发现青江正死死地盯着自己。


 


“我好像硬了。”


 


听到青江这么说的时候石切丸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笑了。


 


“还真是年轻。”


 


看到石切丸笑青江有几分恼火,把脚伸向石切丸下体轻轻摩擦。


 


“明明是您先挑逗我的。”


 


因为青江突然的动作石切丸身上一个激灵,不过看着青江的时候才发现青江脸上也是一片绯红。


 


“果然还是个孩子啊。”


 


石切丸在心里想。


 


一把抓住青江的小腿,然后举起,青江因为重心整个人都靠在身后的桌子上。


 


“别太欺负大人啊。”


 


一边这么说石切丸一边把脸凑近,轻轻地在青江的小腿肚上舔了一下。


 


青江一瞬间从脸到脖颈都红了个透,咿咿呀呀的说不出个话。


 


“你在发什么呆。”


 


等歌仙来到医务室的时候只看见青江一个人坐在凳子上发呆。


 


看到眼前的人是歌仙青江才回神,一把抱住歌仙,青江把脸埋在歌仙的腰间。


 


“歌仙,我要嫁不出去了。”


 


听见青江的话歌仙又好气又好笑,敲着青江的头歌仙说:“你是把脑子也摔坏了?这都什么胡话。”


 


青江能嗅到歌仙身上的味道,那是自己熟悉的可以令他感到安心的味道,但石切丸却不一样,青江只能从他身上嗅出猛兽的气息。


 


自己大概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青江虽在心中这么想但也知道已是为时已晚。


 


 


“石切丸,你看起来心情很好嘛。”


 


居酒屋里,三日月一边往自己的杯子里倒酒,一边对石切丸说。


 


“有吗?”


 


“有。你最近心情好的莫名,都到了让人恶心的程度了。”


 


小狐丸在一旁说。


 


石切丸与小狐丸还有三日月是学生时代的旧识,三人虽性格、爱好都大相径庭,却也意外的相处的很好,就算毕业多年三人也时常相聚。


 


“大概是最近遇到了有趣的事吧。”


 


“这么说来,你去了新的学校吧。”


 


把自己的杯子添满后三日月又往石切丸的杯子里倒酒。


 


“教高中生的感觉如何?”


 


小狐丸说着夹起一块油豆腐放进嘴里。


 


“这个嘛……”说到这石切丸脑海中突然浮现出青江那张涨得通红的脸,“意外的可爱。”


 


石切丸笑着说。


 


 


 


 


TBC


 


 



  120 3
评论(3)
热度(120)
  1. 一直手癌从未断过石青(石切青江)投稿整理主页 转载了此文字

© 「玻璃制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