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制品」

沉迷爱豆中 有缘再见

 

【刀剑乱舞/石青】The Place Has No Name(2)

*现代paro 教师石切丸X学生青江


*莫名其妙就变长了 虽然这章很短


*我随心写写你随便看看 不接受反对意见


*前一章在这(1) 还有其他相关联 有兴趣可以从(1)里点进去看 虽然不看也没什么关系


 
 
 


======================================


 
 
 


男人是靠下体思考的生物。

青江不知道这个观点是谁提出来的,但他此时此刻无比的赞同这一点。

清晨七点过五分,青江比平时起的要早那么一点,醒来的时候青江背后的衣服被汗水湿透,下体有些异样,几乎不抱希望的拉开被子青江笑的无奈又绝望。

笑面青江,十七岁,在被美术顾问(男)舔了小腿的第二天伴着梦遗起床。

换上干净的裤子,青江把脏掉的扔进了洗衣机里,看着那在洗衣机里翻滚的睡裤,青江陷入沉思。青江大概是知道的,自己梦遗的理由,和晨勃这种生理现象不同这次是有确实原因的。青江昨晚做了个梦,因为留下的印象太深以至于他醒来时还记得。青江梦到的是石切丸,石切丸像平时一样坐在部室里看着书,当青江和石切丸的视线相遇时石切丸朝青江笑了,然后对青江说喜欢你。仅仅因为这一句话,青江梦遗了。如果是更加色情的梦青江还觉得可以原谅自己,但仅因为那样一句话,越想越觉得自己可悲,青江干脆放弃思考。

歌仙做好早餐从厨房出来的时候听见自己的房间有声响,虽然不用想也知道是谁歌仙还是朝自己说明房间走去。

打开房门,歌仙看见青江带着耳机坐在电脑前。

“你在干嘛。”

歌仙拍拍青江的肩膀。

青江转过头,看见歌仙后取下耳机,尖细的女声娇喘配合着屏幕的画面倾泄出来。

“看AV。”

青江说的不咸不淡。

“为什么?”

“为什么?”青江歪着头,“欲求不满吧?”

按着太阳穴,歌仙觉得莫名的火大。

“我是问你为什么要在星期六的早上在我房间里用我的电脑看AV。”

“这个嘛,”青江几乎脱口而出,“因为歌仙房间让人安心。”

想都不想,歌仙一脚踹向青江,青江整个人从椅子上脱离倒在了地上。

“你干嘛啊,疼。”

青江缩着身子揉着膝盖,虽然被踹的地方很痛,但是倒下时不小心被撞到的膝盖更疼。

“去死吧,因为下体被马踩断失血过多死掉吧。”

除了这个想法以外歌仙此时再也想不到其他。

“歌仙,好恶毒,这么恶毒小心找不到女……”

狠狠朝青江的背上踹上一脚,最后几个字歌仙只听到青江的咳嗽声。

“把电脑关掉,然后给我回自己家,今天的早饭没有你的。”

青江和歌仙的父母都在外工作,因为无人照料两人决定互相帮主,虽然一开始商量好两人轮流做饭但吃过一次青江做的饭之后,做饭的担子便到了歌仙身上。

听到歌仙砰的一声关上门,青江整个人呈大字躺在地上。耳机里还有女声在不停流出,但青江却不为所动。用手摸了摸下体青江苦笑。

“真是糟糕了,”青江瞄了一下自己的下半身,“你倒是给点反应也好。”










 石切丸在职员室的时候其他老师们正在讨论着关于今年修学旅行的事,打开窗户石切丸恍惚间听见了蝉鸣。 
 


“石切丸老师,你觉得这次修学旅行选哪里好?”


 


有人向石切丸问了一句。


 


“哪里啊,我也不知道呢。”


 


石切丸笑着回了一句。其实哪里都好,石切丸在心里想却没有说出口。




从窗口眺望,职员室对面的楼顶,石切丸发现了一抹熟悉的青。 
 
“石切丸老师?” 




“抱歉,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事没做。”


 


对其他老师这么说着石切丸走出了热闹的职员室。


 


“这还真是个不错的地方。”


 
青江听到声音的时候吓了一跳。 
 
 
“你怎么在这?” 
 
 


“因为发现有人公然旷课,作为老师我来提醒一下。”


 
“我有请假。” 



 
挪动一下,青江给石切丸空出一块阴凉地。



 
“体育课?”
 
石切丸看了一眼青江身上的运动服,然后学着青江在空出的阴凉处就地坐下。


“是啊。”




头靠着墙,青江微微眯起眼睛,刘海被风吹得散乱。 
 
“你,”伸手把青江的脸转向自己,石切丸盯着青江的脸,“原来你是异色瞳。” 
 
“诶?” 




摸了摸自己的右眼青江才想起来因为体育课自己把隐形眼镜取下了这件事。
 
“奇怪?”
 
因为右眼的红色,青江小时候没少受欺负,也有因为好奇而接近青江的人,零零散散青江在这上面吃了不少亏,所以高中时就决定遮住它带起了隐形。




“不,不如说挺适合你的。”




石切丸也学着青江把整个人的重心都移到墙上,闭上眼睛风吹过,有种说不出的舒适感。




 
“你在这里偷懒没问题吗?” 
 
 


青江斜眼看着一脸放松的石切丸。
 


“我到下午之前都没有课,应该没问题。”
 

石切丸虽说话但眼睛却不睁开。
 


“正大光明的偷懒。”



“这可是大人的特权。”揉揉青江的头发,石切丸对青江笑,“感觉有点困了,要不要一起睡会?”


 


“我也想,可是我一会还有课。”


 


头发被摸过的地方还残留着人体的温度,青江不自觉的把手叠了上去。




“那还真是可惜。”


 
石切丸耸耸肩。 
 
 


“不过,你在我面前睡觉真的好吗,这么没有防备,小心我偷亲你。”




“会干这种事,说明你还很可爱嘛。” 
 


闭上眼,就像石切丸说的那样,他真的觉得有些困了。
 

咂咂嘴,青江说不出反驳的话。
 


看着睡在自己身边的石切丸,也不知是不是天气的缘故青江觉得整个人都暖洋洋的。伸出手青江想去摸摸石切丸的脸,想模画他的轮廓,但手刚刚触及到石切丸的脸又收了回来。看着石切丸睡着,呼吸均匀,头发被风吹得有一下没一下的动,面对这样的石切丸青江莫名觉得好笑。所以当下课铃响起的那一刻,青江才意识到以前觉得无比漫长的体育课原来这么短。起身,拍拍裤子上的灰,青江向外走。


“要走了吗?”


 


石切丸虚着眼睛问青江。


 


“下课铃响了。”


 


“这样啊,”石切丸揉了揉眼睛,“我以后还能来这吗?”


 


“这又不是我的地方,想来何必问我。”


 


“也是。”




看着石切丸又闭上眼睡了起来,青江才关上了天台的门。站在门口,青江久久矗立就像是有什么黏住了他的脚,让他无法动弹。


 


“你这家伙在哪?”


 


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青江愣了一会才接听,一接通就听见歌仙带着怒气的声音。




“歌仙,怎么办,我好像越陷越深了。”


 


顾不上歌仙的问话,青江没头没尾来了这么一句。


 


把青江的话在脑子里过了几遍,歌仙才了解青江说了些什么。




“给我在恋爱里溺死吧。”




放下这么一句话,歌仙挂断了电话。


 


就算被挂掉了电话青江仍然拿着电话。


 


“溺死吗,大概快了。”


 


青江喃喃。明明看不到但青江能感觉到脚边的积水正在一点点上涨。








晚上漱口的时候石切丸才发现自己的牙有些疼,吐出来的沫子里也带着血红,想着是不是牙坏掉了石切丸打通了小狐丸的电话。


 


“你星期六有预约吗?”


 


“怎么了?”


 
从电话里石切丸听到了那头电视的吵闹声。 
 
 


“牙有些疼,想你去那看看。”


 


“星期六啊,应该没问题,你来吧。”


 


挂掉电话,石切丸到现在也觉得有几分不思议,当年的那个小狐丸现在竟成了牙医。




顺手从冰箱里拿出罐啤酒,刚做下石切丸才想起自己还在隐隐作痛的牙,想了想还是把啤酒又放了回去。


 
星期六,石切丸早早就到了医院,当看见小狐丸穿着工作服带着口罩的样子还是没忍住笑了出来。 
 
 
“不看的话就回去。” 
 
 
白了石切丸一眼,小狐丸说的没什么好气。 
 
 
“抱歉,抱歉。” 
 
 
躺在椅子上,石切丸张着嘴让小狐丸看。虽然来之前石切丸也对着镜子看了好久,但是实在没看出个所以然。 
 
 


“你最近有在好好刷牙吗?”


 


这句话自从石切丸上了初中之后就再也没听到过了,现在听来竟有些怀念。


 


“我又不是小孩了,当然有在刷牙。”


 


“刷牙和好好刷牙可是两个概念。”小狐丸的声音隔着层口罩传入石切丸的耳朵,多了几分陌生。“总的来说就是,你最近甜食吃的太多了。”


 


检查完之后,小狐丸得出这个结论。


 


“甜食?”回想最近,同事女老师带来的蛋糕,班上学生家政课做的饼干,从老家寄来的糕点还有自己偶尔买回家的大福。“也许真的有点多。”


 


“总之我先给你开点药,如果不想牙被蛀掉的话就节制一点。”


 


“恩。”


 


和表面不同石切丸并不讨厌甜食,不管是西点还是和果子石切丸都很喜欢。适当的摄入糖分有助于缓解焦虑,忘了是谁这么告诉自己的,但石切丸一直都记得这句。


 


“对了,”取下口罩,小狐丸说:“你和那个可爱的学生怎么样了?”




“现在还是工作中吧。”


 


坐起身子,石切丸隔着脸敲了敲牙床,果然还是有点痛。


 


“反正现在就你一个人。”


 


抬起头,小狐丸把写好的药方放在一边。


 


“糖太多了点。”


 


想了想后,石切丸这么说。




“这算什么?”




“是啊,”石切丸从桌子上拿起药方,“我也不知道。”


 


“太小看小鬼可是会吃亏的。”


 


看着石切丸的背影,小狐丸说了这么一句。


 


“是嘛。”


 


石切丸转头,对小狐丸笑了一下。




“真是个讨厌的人。”


 


小狐丸叹一口气,真是个可怜的小鬼。


 
 
 




 
 
 




 
 
 


TBC

  65 4
评论(4)
热度(65)
  1. 一直手癌从未断过「玻璃制品」 转载了此文字

© 「玻璃制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