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制品」

沉迷爱豆中 有缘再见

 

【刀剑乱舞/石青】The Place Has No Name(3)

*考前最后一更七月之前不再更新


*只想写对话不想写剧情 好喜欢歌仙想写歌仙毒舌语录


*歌仙和青江的关系属于友情以上恋人未满 干脆写青歌算了


*(1)(2)




======================================




歌仙曾经认为恋爱应该是件风雅的事,风花雪月花前月下就算不是过分甜腻也理应与爱相随。但自从身边那个说不上亲近谈不了疏远的蠢货恋爱之后,歌仙只觉得恋爱除了使人失去正常思考能力外再无其他。

“歌仙,你平时都靠什么撸?”

青江坐在床边随手翻看杂志。

在一旁作业的歌仙听到这句话时手中的笔便停止了动作。

“滚。”

不想转头,歌仙现在光是听到青江的声音就觉得烦躁。

“不要这样嘛,大家都是男人害羞什么。”明知歌仙不悦青江依旧不屈不挠,将杂志在歌仙面前摊开,青江问:“这两个模特,你喜欢哪个?”

歌仙沉默不语,青江仍喋喋不休。

“比起巨乳我觉得腿更重要,虽然胸部也很有魅力但女孩子的萌点果然还漂亮的长腿……”

不等青江把话说完,歌仙捏紧手中的自动笔扎向青江的眼睛。

“给你三秒钟,把话说完。”

笔尖停在距离青江眼球几毫米的地方,咽下一口口水,青江把歌仙的手向后推了推。

“我最近硬不起来了。”

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青江,歌仙说:“不是挺好的嘛,正好节约纸张。”

“我是很认真的在困扰,”一把抓住歌仙的肩膀,青江情绪有一点激动。“最近不管是看工口本又或是AV我都没感觉,这是不是病啊。”

把青江的手从自己肩膀上掰下去,歌仙思索了一会。

“你是不是变成homo了。”

“诶?”

得到了意想不到的答案青江整个人都呆住了。

“你不是喜欢上学校的男老师了嘛。”

“可是,诶,我之前都没有啊,而去我……”

“因为第一次所以不知道如何是好?”

看着语无伦次的青江,歌仙帮忙总结到。

“嗯。”

想不到更合适的说法,青江点点头。

“那个,歌仙,”犹豫了一会青江开口问:“男人之间是怎么做的?”

“我怎么会知道,”连白青江一眼都觉得麻烦,歌仙认为自己还不如省点气力,“好奇的话不如上网查查。”

说完这句,房间陷入微妙的沉默之中。

“歌仙,我,今天就先回去了。”

当歌仙做完三道题后青江开了口。

“哦,晚安。”

“晚安。”

那天青江意外的没有从阳台而是走正门回了自己家,看着那样的青江的背影,歌仙笑了起来。

“那家伙,莫非是初恋?”


第二天当青江顶着浓重的黑眼圈来吃早餐时,歌仙也就明白了昨晚发生了什么。

“还活着吗。”

把咖啡放到青江面前歌仙问到。

“姑且算是。”

趴在餐桌上青江看起来毫无生气。

“感想如何?”

咬下一口面包,歌仙微微皱起眉头,新买的果酱太甜了。

“惨绝人寰。”

拿起杯子猛灌下去,因为咖啡太烫青江半天张着嘴说不了话。


“知难而退如何?”

“会考虑的。”

因为烫到了舌头,青江说话的声音还有些含糊。

春宵苦短时日不长,唯有恋爱这件事只能作罢。

看着青江,歌仙在心里想。




下课后来到美术室,青江推门进去的时候,美术室里只有他一人。把书包放进柜子里,然后拿出被颜料涂的乱七八糟的围裙穿上,青江坐到画板前。

“毫无进展。”

看着自己的画,青江自言自语。思绪混乱的时候,画也完全不成形。不知是不是夏天要到的关系还是因为自己来的太过浮躁。

想半天也没个结果,狠狠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青江把围裙脱下扔到一边,向外走。

“要回去了吗?”

宗三站在门口,朝青江挥了挥手。

宗三左文字,这个满是男人的污浊的学校里唯一一朵盛开的花,纤细又美丽的美少年。对于青春期躁动不已的无脑少年来说,宗三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强有力的慰借。只可惜,宗三身边有着护卫他的兄弟,这也就在那些躁动的心上强制地加上了冷却剂。也许高岭之花大多都是如此,说这话的人是歌仙,青江还记得。但对青江来说,他似乎一直对这种虚无的美无法心动。高一时宗三曾做过一段时间美术部的模特,两人的交集从那时起但也就仅此而已。

“你怎么会来美术部?”

“路过而已。”

宗三用袖子掩着嘴笑,普通男生的校服在他身上显得松松垮垮。

“你哥哥竟然不在,真稀奇。”

“哥哥大人他有风纪委的会议。”

三年级的江雪左文字是学校的风纪委员长,为人冷酷又认真,正因为有了他才阻止了宗三身边的诸多怀有居心之人。不过青江认为,比起宗三那莫名的扭曲感,江雪身上的凛然要吸引人的多。

“我啊,虽然身体不太好,”宗三一边说一边向青江走去,“但是眼睛非常好呢,视力两只都是5.0。”

看着宗三异色的眸子,青江想和遮住的自己不同宗三并不怕别人讨论瞳色的异常,这大概就是自己和他之间的区别。

“我看到了,那个是我们班新来的国语老师吧。”

宗三伸手指了指窗外。

顺着宗三的手,青江看到了对面教学楼的屋顶。

“你想说什么?”

青江不太明白宗三的意图。

“别生气嘛,”宗三笑着,在青江眼前晃了晃手,“我只是来给你个忠告而已啦。”

“忠告?”

“那个人,”靠近青江,宗三在青江的耳边细语,“是猛兽哦。”

“猛兽?”

“人如果试图去驯养猛兽只有两种后果吧。”

伸出手,宗三摆出个v。

“哪两种?”

“要么磨掉猛兽的獠牙,要么死在猛兽的爪下。”

说着,宗三在青江的脸上轻轻亲了一下。

“你赢不了的。”

说完自己要说的话,宗三对青江做了个再见的手势就走了。

“真是个奇妙的公主大人。”

摸着被亲吻的地方,青江还是摸不着个头脑。

在走廊里,宗三和石切丸擦肩而过,微微鞠躬宗三轻声说了句老师好。

石切丸点点头后走向美术室,打开门后发现只有青江一人站在部室里发呆。

“青江。”

石切丸敲敲门框,弄出点响声青江才回神。

“你认识宗三?”

想到刚刚和自己打招呼的宗三石切丸突然问。

“算是认识,怎么您对那种类型的感兴趣?”

“确实不讨厌。”

“是嘛,”听到这个回答青江顿了顿,“宗三是很漂亮。”

“漂亮吗。”

石切丸琢磨着这两个字,宗三算不算漂亮石切丸自己也说不上来毕竟从学生时代开始自己身边就有个美到令人厌烦的人在了,只是现在他有件在意的事。

“你身上有味道。”

“味道?”青江抬起手嗅了嗅,可什么也没闻到。“我什么也没闻到。”

“有哦,”抓住青江抬起的手臂,石切丸用鼻尖在青江的手腕处蹭了蹭,然后深吸一口气。“甜到发腻的味道。”

这个味道石切丸刚刚在宗三身上也闻到了,像是水果腐烂后发出的,过分甜腻的味道。

青江瞪大眼睛看着石切丸。

“今天没有社团活动,我是来告诉你这个的,记得早点回家。”

松开手,石切丸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般说着。

被放开手的那一刻青江向后退了几步,当石切丸一出部室青江便顺着墙滑了下去,坐在地上青江觉得信息量太大自己的脑子仿佛就要爆炸。

“该死。”

用手狠狠砸向地板,除了疼痛再无其他。




“你真的长脑子了吗?”

一边帮青江包扎着被图钉划破的手,歌仙一边说。

“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也好,对我温柔一点啊。”

哭丧着脸,青江对歌仙撒娇。

“那就先去给我把大脑找回来。”

包扎好后歌仙又在伤口处用力按了一下。

疼的一下缩回手,青江憋着嘴。

“歌仙,以前明明那么可爱。”

青江比划着,像是要描画出个什么。

“就算被你这么说我也完全高兴不起来。”

把医药箱放回柜子上,对于青江的妄想歌仙这样回答。

“总觉得陷进泥塘了。”向后一仰倒在歌仙的床上,青江望着天花板。“如果深陷下去,歌仙你会帮我吗?”

“嗯。”

歌仙应了一声。

“拉我一把?”

“一脚踩下去。”

听到歌仙这样对自己说,青江反而有点释怀。如果真的深陷于泥潭,只凭一人之力大概也是无济于事,不如一脚踩下去让整个人都沉溺算了。

“如果我是女生,一定会爱上你。”

青江看着歌仙的侧脸,那是一张自己熟悉又好看的侧脸。

“男生就不会?”

如果是以前歌仙一定不会理青江这种戏言,但今天他却回应了青江。

“男生的话不行,因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青江起身看着歌仙,“而且男生的我已经有了喜欢的人。”

“啊,是嘛。”

在青江的额头弹了一下,歌仙转过身时不觉的笑了。

白驹过隙世事无常,果然恋爱还是算了。

歌仙想。






TBC

  64 5
评论(5)
热度(64)
  1. 一直手癌从未断过「玻璃制品」 转载了此文字

© 「玻璃制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