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制品」

沉迷爱豆中 有缘再见

 

【刀剑乱舞/石青】The Place Has No Name(4)

*给自己的贺文 祝我生日快乐


*一不小心爆了字数 反正也快结束了


*前篇请自行在文章里寻找


*青江唱的歌是这一首THE BLUE HEARTS<终わらない歌>




======================================




趴在桌子上,青江望着窗外,蓝天白云烈日,盛夏已经到来。树下有斑驳的影子,树上有蝉在鸣叫,季节间的转换仿佛就是一刹那。青江不喜欢夏天,不喜欢那过剩的热量,也讨厌随着夏天而来的梅雨季,那黏黏腻腻的湿热让青江浑身难受,对于青江来说夏天是个让他郁闷的季节。


 


“好热。”


 


扯着衬衣的领口,青江用课本扇着风。在这样炎热的气温下,青江头顶的那个电风扇却好死不死地坏掉了。


 


“好热。”


 


青江又说了一遍。数学老师在讲台上喋喋不休,青江和这个教室里的大多数一样一点也听不进去。身边的人三三四四地开着小差,似乎气温和学习的动力成了反比例。偷瞄着邻座的歌仙,他就像不为这高温所动,专注地写着习题。如果问歌仙热不热大概也只会得到心静自然凉之类的说法吧,青江在心里想。


 


“歌仙,歌仙。”


 


叫了两声见歌仙不理自己,青江一脚踹向歌仙的课桌,只是一不小心用力过猛歌仙的桌子一下子位移出去好远。


 


握着笔的手停在空中,歌仙转头怒视青江。


 


“杀了你。”


 


歌仙说话的时候,青江好像能听到他要把牙咬碎的声音。


 


“抱歉,抱歉,抱歉,请务必留我一命。”


 


双手合十,青江把头低下道歉。


 


“说吧,”歌仙叹一口气,“什么事。”


 


“那个啊,快夏日祭了吧。”


 


文化祭又称夏日祭,在每年夏天开始的时候举办的盛典也是这个枯燥的男高里少有的让人振奋的活动。每年的夏日祭都会有隔壁女校的学生来,对那些终日困在围墙里的男子高中生来说,是少有的能和女生交流并交到女朋友的大好时机。


 


“这么说,是快了。”


 


算算日子,大概也就几周不远。


 


“文学部今年也是特刊吗?”


 


歌仙所在的文学部每年都是以特刊的形式来参加夏日祭,这届的部长是歌仙,也就是说今年的主执笔人就是歌仙。


 


歌仙点点头。


 


“我,”青江伸了个懒腰,“我还挺喜欢歌仙写的故事的。”


 


青江还记得昨年歌仙所写的那个故事,一个关于寻找自己心脏的僵尸的故事。没有心脏的僵尸被别的动物嘲笑了,为了找回自己的心脏僵尸一路走一路杀害其他动物只为寻找自己的心脏,可是不论怎样找寻其他动物的心脏都不适合自己。僵尸很苦恼,他一边哭泣一边走,他的眼泪融化他的皮肤,烂掉的部分流了一地。食着僵尸腐肉的鸟儿一路跟着僵尸,当鸟儿看见僵尸在哭泣时,鸟儿便问僵尸为什么哭,僵尸说他找不到自己的心脏。听到之后鸟儿笑了,他对僵尸说你的心脏不是早就被你自己吃掉了吗。当时读完故事的青江一边摸着自己的心脏一边想,我的心脏原来还在啊。


 


“今年也第一个给我看吧。”


 


“我考虑看看。”


 


“请务必考虑一下。”青江看着歌仙,有的时候青江会想明明两人一起长大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区别,“歌仙你今年要写什么?”


 


“还没想好。”


 


“恋爱故事如何?”


 


“你的吗?”


 


“你要写吗?”


 


“不要,太恶心了。”歌仙觉得青江四散在桌上的长发就像是水面一样,窗外的阳光照在上面如同泛起的波光。“美术部今年也是画展吗?”


 


“不是。”青江摆摆手,“去年的画展根本没人来所以今年不办了。”


 


去年青江所在的美术部举办了画展只可惜效果不佳几乎没有吸引到客人。


 


“那今年干嘛?”


 


“LIVE。”


 


“你们能行吗?”


 


歌仙觉得有些好笑,明明是美术部却要办LIVE。


 


“和轻音部的一起大概没问题。”


 


青江越说越没底气。


 


“你能干嘛?”


 


歌仙想了半天也记不起青江会什么乐器。


 


“主唱。”


 


青江小声说了句。


 


“你?”


 


歌仙忍住不笑,可还是没忍住让笑声泄了出来。


 


“对啊,”青江说的有些自暴自弃,“因为轻音部的主唱嗓子坏掉了,所以帮我们的要求就是让我去做主唱。”


 


青江并不讨厌抛头露面,只是他并不喜欢唱歌,就像不喜欢夏天一样。


 


“总之,你加油。”


 


歌仙说的时候还在捂着肚子笑。


 


当歌仙低下头时青江看到了歌仙被汗水浸湿的衣领。


 


“果然还是好热啊。”


 


青江说到。


 


 


 


 


青江拖着沉重的脚步向美术室走,一路走一路叹气,他实在不想当什么主唱,越想越觉得头疼。


 


“你看起来很困扰嘛。”


 


宗三靠在窗口,笑着向青江搭话。


 


“是啊。”


 


不怎么想理宗三,青江继续往前走。


 


“哎呀,等等嘛,走什么。”


 


从窗口伸手拉住青江的袖子,宗三还在眯着眼睛笑。


 


“什么事啊。”


 


“曲目选好了吗?”


 


“曲目?”


 


“LIVE,你不是要唱嘛。”


 


“你怎么知道?”


 


“这个嘛……”


 


看着宗三,青江总觉得自己被人算计了,不好的感觉越增越甚。就算聊下去也不会有什么改变,青江甩开宗三的手,往部室走。


 


“加油哦,青江。”


 


宗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青江虽对宗三这人喜欢不上来但唯有声音很是喜欢,那轻轻细细的声音就像有蛊惑人心的魔力。


 


“我尽力。”


 


也不知道宗三听到了没有,青江回了句。


 


到部室的时候其他人正在商量着LIVE的事情,青江没想法也插不上话心里闷就从部室里跑了出来。青江站在走廊上望着操场,棒球部的人正在场地上挥洒着汗水与青春,那清脆的击球的声音一次又一次传进青江的耳朵里。果然运动部就是会让人联想到青春之类的东西,青江在心里这么认为。


 


“只可惜我的青春热血不起来,回家算了。”


 


青江一人自言自语。


 


坏事是接连不断发生的,青江觉得这句话说的一点错都没有。当青江刚刚走出校园不久天就下起了瓢泼大雨,没有伞的青江一路狂奔,等到了地铁站头发、衣服、书包、裤子都湿了个透。


 


“该死。”


 


拧着头发上的水,青江咒骂。


 


“淋雨吗,真青春呢。”


 


说话的人是谁青江不用想都知道。


 


石切丸拿着伞站在青江的一旁。


 


“如果看到我的话请打声招呼,这样我也就不用淋雨了。”


 


“我以为那是你们最近演绎青春的新方式。”


 


“才没有人会这么做,”一边说一边拧了拧衬衣,水顺着青江的胳膊向下流。“除非那人傻了。”


 


湿漉漉的头发,紧贴在身上的衣服和裤子,都让青江浑身难受。


 


“要去我家吗?”


 


听到石切丸的问话,青江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家就在附近,先来换个衣服也行,你也不想感冒吧。”


 


看见青江呆愣的样子石切丸觉得有些好笑。


 


“啊,嗯。”


 


青江对此并不做他想,他只想赶紧换下这身湿衣服。


 


和石切丸共打一把伞青江才意识到自己和石切丸的身高差。青江1.78左右,在青江这个年纪他的身高并不算矮,但石切丸比起青江却要高的多。


 


“您多高。”


 


“1.95左右吧。”


 


听到石切丸的回答青江感觉自己吃了个瘪。


 


走在石切丸的身边青江偷瞄着石切丸,高挺的鼻梁坚毅硬朗的侧脸,他果然长得很好看。青江在心里又确认了一遍。


 


石切丸的家在离地铁站步行十分钟距离的地方,是最普通的单身公寓的11层,家里就像青江想象中一样收拾的干净整洁,但意外的是家居很少没什么生活感。


 


“要洗澡吗?”


 


“不了,不了。”青江慌忙摇头,“给我件衣服就好了。”


 


“这样啊。”石切丸在衣柜里翻翻找找,然后从中取出一件黑色的T恤和短裤,“这两件你应该能穿。”


 


青江接过衣服,走进浴室。当青江换好衣服站在镜子前时,青江有点不知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纯黑的T恤上大大的印着一排英文字母,上面写着“I  AM YOUR  FATHER”


 


“还合身吗?”


 


看到青江从浴室走出来,石切丸问到,可是当他看到青江的衣服时还是笑了出来。


 


“您喜欢星球大战?”


 


看到石切丸笑,青江也觉得有点臊,但还是问了出来。


 


“没有,”石切丸摆摆手,“这是朋友送的,说很合适我,不过我一次都没穿过。”


 


看了一眼青江,刚刚咽下的笑又起来了,石切丸别过头笑。


 


被石切丸笑的面红耳赤,青江站在一边有点手足无措。


 


“那我先走了。”


 


半天,青江只憋出这么一句话。


 


“嗯,再见。”青江刚转身,石切丸又补了句,“伞就用玄关那把吧。”


 


青江点点头,从玄关拿了伞,走出了石切丸的公寓。在电梯里,青江盯着不停下降的数字,他开始有些搞不清自己刚刚都在干些什么。好不容易进到了喜欢的人的家里,自己却只是换了衣服,然后被笑之后就离开。


 


“莫名其妙。”


 


青江也说不清这句话到底是在说自己还是在说其他。


 


撑着石切丸的伞穿着石切丸有些宽大的衣服,青江向地铁站走,从包里掏出手机青江拨通了歌仙的号码。


 


“歌仙,今天吃什么?”


 


“泡面。”


 


“诶,人家想吃咖喱嘛,做咖喱嘛歌仙。”


 


青江掐着嗓子用尖细的声音向歌仙撒娇。


 


“滚。”


 


只听歌仙干脆的挂断了电话。


 


即使被挂断,青江依旧拿着手机傻笑,不管怎样只有歌仙不变就好。


 


 


回到歌仙家的时候,大门并没有关,打开门一股香浓的咖喱的味道传出来,即使在玄关也能闻得到。


 


“歌仙,我回来了。”


 


把书包放在玄关的柜子上,青江一脱鞋就飞奔进厨房。


 


一把按着青江,把盛好咖喱的盘子递给青江。


 


“放到餐桌上去。”


 


青江没说什么,只是笑着点了点头。


 


咖喱是加了蜂蜜的和歌仙喜欢的辛辣味不同的甜口咖喱,虽然歌仙做的东西都很好吃但青江尤其喜欢这个。


 


“你什么时候换风格了。”


 


虽然吃饭的时候歌仙就想问了,但最后还是留在吃完后。


 


“这个啊。”


 


看了看自己的衣服,青江有些哭笑不得。把自己刚刚的经历给歌仙讲了一遍,青江越说越无奈。


 


“梦话睡醒了再说。”


 


“才不是梦话。”青江指着自己的衣服,“不然这件衣服从哪来的。”


 


“也对。”歌仙盯着青江身上的衣服看了好一会,但不管怎么看都觉得不合适,“不是挺好的嘛。”


 


“哪里?”


 


“多多少少都算是一种进步。”


 


“这也算吗?”


 


青江不清楚,他和石切丸之间的距离感他总是把握不清,有时候他以为很近但他却连石切丸的衣角都抓不到,有时候他以为很远却发现一回头石切丸就在他身后。


 


“多多少少。”


 


歌仙虽然这么说,其实他也不太清楚。他不清楚青江口中的石切丸到底是怎么样个人,就算听到青江说过无数遍但实际上歌仙并没有真正和石切丸面对面说过话。


 


“歌仙,”靠在歌仙身上,青江说:“我果然还是不想当主唱。”


 


“认命吧。”歌仙把靠在自己肩上的青江推开,“你身上有味道,洗澡去。”


 


闻了闻自己身上,青江也觉得自己身上还沾着汗水和雨水的味道。起身,从歌仙的衣柜里拿出自己放进去的换洗衣物,青江走进浴室洗澡。洗头的时候,青江想如果烦恼也能像泡沫一样被水冲走就好了。


 


 


 


 


时间的流逝速度一定是根据心情来判定的,青江得出这个结论的同时离夏日祭也不只剩不到一周的时间。每天的练习、练习和练习,青江已经开始怀疑自己其实是轻音部的一员。离夏日祭越近时间就越不够用,班上的咖啡店,美术部的LIVE,青江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


 


“如果一天有48个小时就好了。”


 


就算这么吼,青江也知道根本无济于事。


 


“很忙嘛。”


 


走廊里,宗三朝青江打招呼。


 


“对啊,超级忙,所以不要打扰我。”


 


青江不知道为什么宗三总是在自己烦恼的时候来找自己。


 


“别这么瞪我嘛。”宗三虽这么说还是向青江靠近。“啊——”


 


对于突然张开嘴的宗三,青江不明白。


 


“啊——”


 


宗三指指自己张开的嘴,让青江学自己。


 


虽不解,青江还是张开了嘴。


 


看见青江张开嘴,宗三满意地笑了一下。随即将棒棒糖塞进青江嘴里。


 


被吓了一跳,青江猛地合上嘴。棒棒糖的甜味一下就在嘴里散开,甘甜还带着汽水的味道。


 


“可乐味?”


 


宗三点点头。


 


“糖分能够补充体力,不错吧。”


 


说着宗三也拿出一个棒棒糖放进嘴里。


 


“什么味?”


 


“想知道?”宗三把口中的棒棒糖取出来,递给青江,“尝尝不就知道了。”


 


青江摆摆手。


 


“还是算了。”


 


“真可惜。”


 


和青江道别后宗三往自己的教室走,在路过教师职员室的时候遇到了石切丸。


 


“不用去给班里帮忙吗?”


 


宗三看着石切丸,觉得石切丸的表情虽然在笑但眼睛里却没有丝毫的笑意。


 


“老师才是,明明都放学了还不回家吗?”


 


宗三并不喜欢石切丸而且宗三知道石切丸大概也不喜欢自己,宗三对来自于他人的敌意总是很敏感自己讨厌的人则更甚。


 


“我正打算回去。”


 


“我也正打算回班上。”


 


 就此对话也就算结束了,走过拐角的时候宗三停下了步子回头看了一眼石切丸的背影,不禁想到:这个人哪里好了?


 


 


答应下来的事就别逃避。


 


在夏日祭的那天早上,歌仙一边说着这句话一边把青江从床上拽了下来。又拉又踹,歌仙费了好大力气才把青江带到了学校。夏日祭时的学校总是显得特别热闹,每个人都看起来神采奕奕,当然这其中也有例外。


 


“你要不高兴到什么时候?”


 


在后场,歌仙问青江。


 


青江不说话,他并不明白,为什么受罪的人总是他。说好的咖啡店,歌仙穿着合身的白衬衣黑马甲和黑色西装裤,就好像真正的执事一样,而自己却偏偏是……


 


“所以说为什么我是水手服啊!”


 


墨绿色的衣领和百褶裙,青江穿着黑色长筒袜翘着腿坐在后场。


 


“不是挺适合的嘛。”


 


歌仙看着青江他觉得并没有什么不合适,毕竟青江的长发都被人绑成了双马尾。


 


“我不干。”


 


青江把头一撇,不理歌仙。


 


青江甩头的时候双马尾也跟着一起动,歌仙竟觉得那有点可爱。


 


“好了,好了,”歌仙拍拍青江的肩膀,“你真的很合适,别闹别扭了,班上不会有人比你更适合这一身了。”


 


虽然心里有千万个不甘但被歌仙这么说了青江还是软下了态度。


 


“这周要做我喜欢吃的。”


 


“好,好。”


 


歌仙一边答应一边在心里笑,是不是因为穿了女装,青江比平时显得要可爱多了。


 


不情不愿,青江还是跟在歌仙身后走出了后场。咖啡店的工作量比青江想象中还要大,忙过来忙过去青江也没了闲心在意身上的服装,不一会青江就习惯了这身水手服。但青江也许不知道,他真的比自己想象中还要适合水手服。纤细却结实的小腿被长筒袜包裹住,比女生要来的长的腿在短裙的衬托下更加引人注目,有些短的上衣在大的动作下偶尔露出的腰部的空隙也让人移不开眼睛,青江原本就白皙,墨绿色的衣领则更显皮肤的白嫩。明明应该女生居多的咖啡店里不知什么时候男性客人的数量开始增加。


 


“哦,很热闹嘛。”


 


看见宗三的时候青江就知道,他一定会来。


 


“我就知道会看见你。”


 


青江已经释怀了,宗三这样的突然出现。


 


“嗯——”打量青江一番,宗三说:“还蛮好看的嘛。”


 


白宗三一眼。


 


“你穿才合适吧。”


 


“我穿就没有惊艳感了。”


 


听到这句话,青江对于宗三并不排斥穿女装这件事反而感到吃惊。


 


“要吃什么吗?”


 


“不了,兄长大人还在等我。”


 


等宗三走了,青江才想起,宗三到底是来干嘛的。


 


不知在外场呆了多久,好不容易等到自己的休息时间青江觉得自己整个人都累得成了一滩烂泥。


 


“好累。”


 


靠着歌仙的背,青江只想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一会。


 


“辛苦你了。”


 


听到了意外的回答,青江反而不知该怎么回答。看着歌仙的脸好一会,青江把手放到歌仙的额头。


 


“歌仙,你没事吧。”


 


歌仙一巴掌打在青江的头上,青江的额头马上显出个红印子。


 


“没事。”


 


“这才是歌仙嘛。”


 


摸了摸自己的额头,青江说。


 


叹一口气,歌仙不想再和青江说话。


 


 


 


 


被歌仙甩下的青江穿着水手服在学校里乱逛,可能是穿习惯了青江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你这身,”石切丸摸着下巴想了想,“还蛮好看的。”


 


石切丸被其他老师硬拉着在学校里晃悠,偶然发现一个和青江特别像的穿着水手服的身影,不自觉的跟上去竟没想到真的是青江。


 


“诶?”


 


低头看看青江才发现自己正穿着水手服,一下子蹲在地上抱住头,青江悔的想找个地洞钻下去。


 


看着青江一连串的动作,石切丸就觉得有趣。


 


石切丸原本还想说些什么却没想到青江猛地站起来,拔起腿就跑。看青江跑了好远石切丸才意识到,一路追着青江,最后追到了男厕。


 


青江把自己关在男厕的隔间里,他一边喘着气一边回想起刚刚跑进厕所时和自己正面相迎的那个人的吃惊的表情。穿着水手服躲在男厕里,青江自己也觉得自己可笑。


 


“青江。”


 


有人在门外喊自己的名字,青江知道是石切丸。


 


“你干嘛跑啊。”


 


石切丸一边说话一边帮自己顺着气。


 


青江其实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跑,只是等注意到的时候自己已经把自己关在了男厕所里。


 


“青江,总之先把门打开。”


 


青江在里面不开门也不说话,他只听到自己心脏的跳动声越发喧哗。


 


“青江。”


 


“笑面青江。”


 


当喊到青江全名的时候,石切丸听到了锁被打开的声音。


 


拉开门,石切丸看见青江低着头,但脸却红成一片,红色都蔓延至了脖颈。


 


“青江。”


 


石切丸刚开口想说什么,就听到有人进来的声音,想都没有石切丸也进入那个狭小的隔间并关上了门。


 


因为石切丸突然进来,青江整个人都贴在了石切丸身上。青江的鼻尖蹭到石切丸身上,他能闻到石切丸刚刚跑步后汗水的味道。青江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晕乎乎的,脑子也是心也是,天旋地转一般。


 


“喜欢。”


 


青江的发言让石切丸有点错愕。


 


“喜欢你。”


 


“我喜欢你。”


 


“一直都喜欢你。”


 


像是坏掉的刹车,猛踩下的油门已经停不住。


 


青江垫起脚想去亲吻石切丸却被按住了肩膀,青江看着石切丸面无表情的脸,蹲下身子去解他的皮带,石切丸一把拉住青江的手把他拽了起来。


 


“我喜欢你啊!”


 


青江低声吼着,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他不知道石切丸到底想要什么,他也不清楚石切丸到底想做什么。但是他怕被拒绝,也不想被拒绝。


 


“你应该冷静一点,你还有更多的选择。”


 


“我不想听这些,你明明知道。”


 


石切丸觉得青江的一切都来的突兀,他的告白和他的眼泪都让石切丸来不及提防。


 


“我不喜欢你。”


 


听到这句话时青江觉得一瞬间世界变成了一片空白,他除了点头以外不知还能做出什么反应,就算开口嗓子里也干涸的也说不出一句话。


 


等石切丸走后,青江呆坐在马桶上。脑子虽是真空一片,但身体却很清醒,石切丸的味道还在这个狭小的空间内没有散去。脱下内裤,像是回味着石切丸身上的味道,青江手淫起来,射出来后看着手上的精液青江眼泪就流了下来。


 


LIVE开演前1个小时,谁都找不到青江。歌仙打通青江电话的时候,青江那边的声音听起来像似乎随时都会消失一样。当歌仙冲到男厕时,青江还呆在隔间里,来不及问话歌仙拉着青江就向舞台走。


 


“我想消失。”


 


被歌仙拉着向前走,青江在歌仙身后断断续续地说。


 


“我不想呆在这。”


 


“想去个能够不用多想的地方。”


 


“好难受。”


 


“世界的颜色都没了。”


 


“歌仙,我被拒绝了。”


 


虽然一路上都没有理会青江,但在听到拒绝两个字时歌仙还是停了下来。


 


转身捧着青江的脸让他正视自己。


 


“有多少抱怨我之后都会听,所以现在去做你能做的事情,别逃避,青江。”


 


拥抱住歌仙,不管是体温还是味道都是自己所熟悉的,青江觉得自己似乎慢慢恢复了。


 


“给我一个勇气的吻吧。”


 


青江笑着说到,但虽说是笑,却也只是生硬地拉扯着嘴角。


 


把青江拉到角落,歌仙轻轻在青江唇上啄了一下。


 


“快去吧。”


 


楞了一下,青江随即笑起来。


 


“我去了。”


 


看着青江跑远的身影,歌仙苦笑。


 


“真是不管多久都不让人省心。”


 


 


青江一路狂奔至后台,道歉、换衣服、准备,一切都是那么慌乱根本来不及喘气也来不及让他悲伤。站在舞台上,台下全是陌生的脸和陌生的眼睛,找来找去青江终于在靠后的地方发现了歌仙的身影。青江觉得自己有好多情绪都淤积在胸腔里,他有好多话想对歌仙说,但现在还不是时候。音乐响起的时候,青江握着麦克风大声嘶吼。


 


终わらない歌を歌おう クソッタレの世界のため


终わらない歌を歌おう 全てのクズ共のために


终わらない歌を歌おう 仆や君や彼等のため


终わらない歌を歌おう 明日には笑えるように


 


看着在舞台上用力演唱的青江,歌仙也跟着节奏舞动起了手。


 


夏日祭第一天结束的时候青江没有收拾东西就走掉了,当别人问起青江时歌仙只是笑着摇摇头。


 


那天晚上青江没有来歌仙家吃饭,多出来的饭菜歌仙裹上了保鲜膜放进了冰箱里。


 


凌晨的时候,歌仙听到阳台上有响动,转身看见青江正站在那里。青江不说话只是站在阳台那,他的身后是一片黑色,几乎都掩盖了他好看的金色的眼睛。


 


“过来吧。”


 


歌仙把被子拉开,示意青江过来。


 


青江走进房间钻进歌仙的杯子里。


 


青江把头抵在歌仙的背上,歌仙不说话假装就此睡去。那夜歌仙的背一直都是湿湿的,青江就那样靠在歌仙的背上哭了一夜。






TBC

  63 30
评论(30)
热度(63)
  1. 一直手癌从未断过「玻璃制品」 转载了此文字

© 「玻璃制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