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制品」

沉迷爱豆中 有缘再见

 

【刀剑乱舞/石青】The Place Has No Name(5)

*深陷POI不想码字 一遇李四误终生已被低音炮轰成渣


*不出意外下章完结




======================================




歌仙第一次见到青江是在小学的时候,墨绿的短发遮不住异色的眼眸,微微抖动的双肩紧张的神情,结结巴巴在讲台上做着自我介绍,涨红的脸像是要燃烧一样。即使这样歌仙也依旧认为青江很好看,从第一眼间时歌仙就这么想,那双在人前闪躲的双眸比他之前见过的任何一个人都要美丽,当然这件事歌仙从没有告诉过青江。但他们并没有成为朋友,至少在青江被人欺负之前他们都只是普通的鲜少交流的同班同学。人总是会去排挤与自己不同的特别的事物,这是人类的特性,就算那代表的是美好的一面也会用厌恶去代替,小孩子也是如此随着成长一点点学着成人的样子。课本上突然出现的涂鸦变成了开始,消失的室内鞋是经过,被扔进垃圾回收处的课本则更进一步。掺杂了沙土的便当、湿掉的体育服、课桌上写满了污秽的话,青江单薄而懦弱着,一直都只是忍耐。现实并不是漫画,正义的英雄不会在你困难的时候出现,大多数人都不会伸出援手因为谁都不想成为弱小的一方。所以当歌仙看见在厕所里满身污水的青江时,他反而不知该怎么好,青江不哭也不闹面无表情地洗着脸。但当他将手帕递给青江的时候,青江先是愣住了接过手帕后他开始哇哇大哭。


 


每个故事都需要一个开头,也许这就是他们之间的开始。


 


初中的时候青江搬到了歌仙家隔壁,如果说之前两人之间还存在着物理上的距离,这件事则将距离一口气拉进。初中的时候青江留起了长发,用刘海遮住眼睛。他开始变得轻佻和女生嬉笑打闹和男生开黄腔,他总是一副笑嘻嘻的模样,没有人再欺负他,歌仙也不知道这改变算不算得上。青江第一次翻过阳台来歌仙房间是在初二的时候,青江和人打了架脸上还带着伤,歌仙没问原因也不需要问因为他知道这件事错一定不在青江,歌仙只是拿出医药箱帮青江涂了药。自那之后,翻过阳台来歌仙的房间仿佛成了青江的专利,也是从那时起无论冬夏那扇面对阳台的门再也没有上过锁。


 


如果问起歌仙和青江之间的关系应该怎么去回答?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歌仙觉得那些形容词并不适合他们,倒不如说孽缘反而来的更加合适。从他们认识的那一天起,他们之间就只是互相的纠葛。歌仙不会认为是自己拯救了青江也未曾想过自己会是正义的英雄,青江也亦然。他们只是在比较特殊的时间里认知然而成为朋友,不太对的时间不太对的地方做了对的事,非要说的话大概也就是如此。歌仙的17年并不代表青江的17年,尽管他们的时间里都或多或少的留下了对方的身影,他们不是对方人生的缩影,歌仙不会对青江的苦痛感同身受青江也无法理解歌仙的所思所想。他们不会成为对方的半身也无法做到灵魂的交融,身体的独立思想的独立,但只要对方需要一定会伸出援手,就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你们一直都在一起,难道你们是同性恋吗?”


 


初中的时候曾有人这么说过。


 


“我喜欢歌仙,比任何人都喜欢,但我不会和歌仙谈恋爱因为歌仙是比恋人更重要的存在。”


 


说这话的人是青江。现在想想这句话一定是个转折点,歌仙心中的重要的转折点。


 


 


 


 


歌仙醒来的时候青江已经不在自己身边,换好衣服随便吃了早饭歌仙去了学校,夏日祭的第二天也依旧的繁忙。当有人问起青江时,歌仙也只是说他身体不舒服。事实也确实就像歌仙说的那样,早上青江意外的比歌仙醒的要早,照了照镜子那红肿的眼睛让青江显得十分不堪。青江记不起自己昨晚是几点睡的,只记得自己哭的累了就靠着歌仙的背睡了过去。翻过阳台回到自己的房间,青江一下子就倒在床上,昨天的疲倦一点也没有消除,当头挨到枕头的那一刻青江就睡了过去。


 


“今天青江不在呢。”


 


宗三翻看着菜单说。


 


“他身体不舒服。”


 


“身体不舒服啊。”


 


宗三重复着歌仙的话,像是话中藏意,又像是没有。歌仙不知道其中深意,也不想知道。歌仙从以前就认为他和宗三大概性格上不太合。


 


“一个焦糖布丁。”


 


宗三指着菜单上布丁的图片,眯着眼对歌仙笑。


 


歌仙点点头,转身打算走。


 


“麻烦帮我转告给青江,如果他打算换个口味我随时欢迎。”


 


歌仙没有回应宗三的话,他弄不清宗三对青江执着的理由就像他不明白为什么青江会恋上石切丸一样,关于爱的那些事情他只能看的迷迷糊糊。


 


回到后场歌仙放下手中的东西,和同班同学打了声招呼后就离开了自己班。站在教师职员室,歌仙敲门然后进去,虽然没有和石切丸面对面说过话但石切丸的长相歌仙还是知道的。职员室里除了石切丸还有其他的几个老师,歌仙没多想径直走向石切丸。


 


“我是青江的同班同学歌仙兼定,石切丸老师可以麻烦您抽出点时间吗,我有事想和您说。”


 


石切丸没有见过歌仙也没听过他的名字,虽然不知道歌仙的来意但既然他提到了青江石切丸还是点了点头。


 


空着的文艺部的部室,因为文艺部的贩卖地点在一楼所以现在文艺部的部室并没有人使用。


 


“你想说什么?”


 


站在文艺部里,靠墙的两个大书架上挤挤满满的全是书,按常理来说自己应该是这个部的顾问才对,石切丸这么想。


 


“总之先坐下吧。”


 


歌仙说着的时候已经坐下。


 


听歌仙这么说石切丸也找了个凳子坐下。


 


“虽然也很想和您好好聊一聊,但我的休息时间并不充裕毕竟班上还很忙,所以我就长话短说了,石切丸老师您昨天拒绝了青江对吧。”


 


没想到歌仙一开口就是这一句,石切丸也不知该怎么回答只能点点头。


 


“石切丸老师您讨厌青江吗?”


 


“不。”


 


“但是老师您拒绝了他。”


 


“我虽然不讨厌青江,但就和你一样青江只是我众多学生里的一个,如果你是因为这件事来找我的话我想我们没什么可聊的了。”


 


石切丸没想到会被人这么问,说实话他觉得有点可笑。


 


“老师您不要误会,我并不是来说您的不对的。”


 


虽然石切丸的表情并没有露出不悦但歌仙能想到石切丸此时在考虑些什么


 


石切丸没有说话,他比较好奇歌仙到底想说些什么。


 


“您拒绝青江这件事是对的,关于这点不容置喙,不管是从老师的角度还是您自身的角度。我和青江几乎从小到大都在一起,他是个怎么样的人大概我比他父母或者他自己还要了解,老师您的拒绝对他来说应该是个强有力的教训。我想这之后青江他一定会发生改变,毕竟他是个不切身体会就不会懂的人。”


 


歌仙说话的时候石切丸也在观察着歌仙,和青江比起来歌仙就像是另一个世界来的人,成熟稳重,有些这个年纪的人身上没有的东西。


 


“但是,”知道石切丸在观察自己歌仙也无所谓,他顿了顿继续说:“我不会感谢老师您所做的事,也不会认同。作为老师您没有接受学生的告白,作为男人您拒绝了来自同性的告白,这都是合乎情理的。不过从我的角度,青江朋友的角度,我只看到老师您伤害了青江的事实,无论过程怎样但结果就是那样。”


 


“所以说?”


 


石切丸有些弄不清歌仙话中的中心。


 


“请老师您离青江远一些。当然这不是命令而是请求,来自青江的朋友对老师您的请求。”


 


歌仙口中虽说是请求但那坚定的语气并没给人拒绝的余地。


 


“我知道了。”


 


“麻烦老师您了。”


 


石切丸走后歌仙一个人坐在部室里,其实歌仙自己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做,因为那并不是自己的行事作风。


 


“没想到你是这么多管闲事的人。”


 


“没想到宗三左文字有偷听的癖好。”


 


歌仙看着宗三,他正坐在自己面前眯着眼笑。


 


“说成好奇心怎么样,我比较喜欢这个。”


 


“随你。”


 


“不过你还真是做了件不符合你风格的事。”


 


宗三说话的时候手指缠着发尾绕啊绕。


 


“确实是这样。”


 


歌仙苦笑,因为这连他自己都没想到。


 


“为了青江你不是应该一拳揍过去吗?”


 


“你JUMP看多了吧,这个世界哪有那么多热血的人。”


 


“那到也是,不过也应该说成玛格丽特吧。”


 


宗三起身打开了部室里的风扇,歌仙仰着头看见那扇叶不停地转呀转,就像是不愉快的事本身一样,即使你不愿意它也会围着你转呀转。


 


“你到底喜欢青江哪点?”


 


歌仙问出了心中所想。


 


“脸。”


 


宗三回答的几乎不带迟疑。


 


“这样啊。”


 


听到这个回答后歌仙开始笑。


 


“笑什么?”


 


“没,只是我也这么觉得,我也喜欢那家伙的脸。”


 


“他除了脸就几乎没有长处了吧。”


 


“这也是。”


 


歌仙和宗三两人一唱一和,目光相接,两个人都情不自禁地笑了。


 


 


 


 


当歌仙回到教室时教室里忙的不可开交,歌仙被同班同学一把拉进后场换好衣服后就再也没休息过。人都说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但此时歌仙反而想要一点时间让自己休息一下。放学的铃声响起,参观的人开始三三两两的散去,夏日祭也即将结束只剩下最后的后夜祭。被放过一马的歌仙不用留在教室收拾东西,走在明明刚才还热闹非凡现在却略显空荡的校园里歌仙打开了手机,没有电话没有邮件LINE也没有消息。


 


“晚饭吃什么好啊。”


 


歌仙无心参加后夜祭,却又想不出晚饭的菜单,一边向学校外走一边喃喃着。


 


手机的铃声打断了歌仙的思考,打开手机LINE上显示着来自青江的消息:游泳池。


 


到游泳池的时候青江已经在那里,他卷起裤角正把腿放在水里,摆弄着。


 


“你是小学生吗?”


 


“粉嫩嫩的17岁哦。”


 


听到歌仙的声音青江转头对歌仙摇晃着手打着招呼。


 


“不去后夜祭来这干嘛。”


 


“不要这么说,你也过来嘛。”青江伸出手拉住歌仙。“我带了烟花过来。”


 


“烟花?”


 


歌仙看到了放在青江身边的袋子。


 


“一起来玩吧。”


 


“在这里?”


 


“恩。”


 


“会被骂的。”


 


“没关系,大家都在忙着后夜祭才没人会注意这里。”


 


面对青江这番说辞歌仙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只好点头。


 


青江起身赤着脚走,路过的地方留下一排排水印。把一旁的空桶里装上水,青江找了个稍微宽敞一点的地方放下。


 


“烟花,烟花。”


 


青江对歌仙喊到。


 


弯腰拿起放在地上的袋子,歌仙打开袋子只看到里面装着的都是线香烟花。


 


“只有这个?”


 


“只能买到这个,别挑剔。”


 


拿出打火机点燃,金色的火花一点点盛开。


 


“歌仙。”


 


听到声音歌仙抬头,金色的烟花的火焰仿佛融进了青江的眼睛里一样,闪闪发光。


 


“我打算去旅行了。”


 


“什么时候?”


 


“要给爸妈说下,还要请假,大概就是一周后吧。”


 


“记得带土特产。”


 


“只是这样?”


 


“那你还想让我说什么。”


 


“歌仙你还真是,”把灭掉的烟花放进桶里,青江笑起来,“一般都会反对吧或者问去哪里,为什么之类的。”


 


“你又不是再也不回来了,问那么多干嘛。”把自己手中灭掉的也扔进桶里,歌仙白了青江一眼。“还是说你打算就此去外太空生活?反正都是你做的决定,也没给别人添什么麻烦,我为什么要有异议。”


 


“歌仙果然是歌仙。”


 


青江说着那肩膀撞着歌仙。


 


“点火呢,别撞。”


 


“看我的。”


 


青江将点燃的烟花靠近歌仙,歌仙一下子站起来。


 


“混蛋,衣服烧到了怎么办。”


 


“别说那么小气的话,来玩嘛。”


 


歌仙不知道此时在自己面前笑着的青江到底拥有着怎样的情绪也不清楚他是怎样做出的这个决定,只是既然他决定了自己也只会选择支持。


 


“我还没想好要去哪里,也不清楚自己打算去多久,但是歌仙下次等我回来的时候,给我说声欢迎回家吧。”


 


“蠢货,这还用你说。”


 


太阳正慢慢下落,水面被映衬成了红色,青江背对着太阳,他的身影被夕阳的光辉渲染的模糊宛若要融进那片红色一样,只有那金色的眸子异常明亮。


 


 


 


 


“你这个人还真是差劲。”说话的人是小狐丸,他把吃完的烤肉的竹签放到一边。“既然是成年人就不能用其他更加委婉的方法吗?”


 


“三日月,你也这么觉得?”


 


“这次我同意小狐丸的意见。”


 


品着杯子里的酒,三日月说着。


 


听到三日月和小狐丸都这么说,石切丸陷入沉默。即使是被歌仙质问了的今天,石切丸也未曾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他只是用自己的方式去结束了一段不应有的爱慕,他并不能理解自己被责怪的原因。


 


“你是真的不喜欢那个孩子?”


 


小狐丸问的时候石切丸还在想着自己到底做的不对。


 


“为什么这么问?”


 


“我一直以为你也喜欢那个孩子,毕竟你觉得那孩子很可爱对吧。”


 


听到这句话三日月也点了点头。


 


石切丸很意外小狐丸会这么问自己,他心里虽然清楚自己不喜欢青江这件事却从未考虑过喜欢青江的可能性。


 


“他虽然很可爱,那也只是觉得小猫小狗很可爱一样,你难道会想和自己的宠物谈恋爱吗?”


 


“你这个人,果然很让人讨厌。”


 


小狐丸露出露骨的厌恶神情。


 


“也有人真的爱上了自己的宠物,虽然我想你是不会懂了。”三日月把自己空掉的杯子又满上。“感情这种事可不是程序化的东西,国语老师的你应该比较清楚吧,情爱自古难捉摸。”


 


不如说从你觉得一个男生可爱的那一刻,你就输了吧。


 


当然最后一句三日月并没有说出口。


 


石切丸似懂非懂的点着头,石切丸一直觉得感情应该是十分直白的东西,YES OR NO的两面性,暧昧而不清不楚的感情并不适合自己。


 


“不过啊,你不是答应说再也不靠近那个孩子了嘛,你打算怎么办?”


 


“这个嘛,”石切丸苦笑,“其实我也不知道。”


 


小狐丸摊手,算是彻底放弃交流。


 


 


聚会过后,石切丸回到自己的公寓,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啤酒然后打开电视,喧闹的综艺节目和自己没看过的电视剧,心思无法停留在电视上。


 


“差劲啊。”


 


灌下一口啤机,石切丸突然觉得牙齿隐隐作痛。拿出镜子张开嘴看,才发现牙龈处已经肿了起来。


 


“这么说来。”


 


拉开抽屉石切丸看到自己上次从小狐丸那拿来的药还原封不动放在那里。


 


“大概会被骂吧。”


 


靠在沙发上,石切丸轻喃着。






TBC

  50 1
评论(1)
热度(50)

© 「玻璃制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