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制品」

沉迷爱豆中 有缘再见

 

【刀剑乱舞/石青】All I Need

*题目依旧是歌名系列最后一章 不会再有后续
*想了好久最后还是这么写了 管他什么鬼东西
*近期不会再写这对cp脑洞枯竭中
*发现自己真的也只能这样了 毫无进展又很烦躁 总之就是这样 






======================================






从前在某个地方有一个美丽聪明却又缺了些什么的女孩也许是父母的关爱又或是因为贫穷等等,在某一天经过一些带有奇迹性的意外比如说魔法比如说他人的善心,女孩和王子相遇然后相爱,最终获得幸福结局的故事你一定听说过。就像是小时候读过的童话书一样,每一个故事的最后总是无一例外,俗套的没有一丝意外。不过,每个人都喜爱并追求着这样的完美故事结局,关于这点也倒是无一例外。





四月中旬时青江接到了歌仙的电话说是修学旅行的地方定在了京都,青江最初还是记得的只是日子一忙起来这样的事便被抛在了脑后,根本没了一丁点印象。四月到了末尾青江收到了歌仙的邮件,此时的歌仙已经坐在了前往京都的车上,看了短信的青江才想起了还有这么一回事,只是那时的他依旧忙得手忙脚乱本根顾不上歌仙。

四月中旬歌仙给青江打电话的时候青江的语气里带着满满的疲倦感,即使告诉了他修学旅行的地点歌仙也不觉得青江能够记住。四月最后的那几天悄然而至,也就示意着修学旅行要来了,身边的人虽然都期待不已歌仙却没什么感想。出发那天歌仙在新干线上给青江发了邮件,正如歌仙所料,青江果不其然将这件事忘了个一干二净。歌仙合上手机,瞄了一眼坐在自己斜前方的人,虽然歌仙很多事都有对青江说比如自己和宗三成了同班同学这件事,比如自己选了文科这件事,但关于石切丸成为了自己班上国语老师这件事他却只字未提。

但愿一切都能正常,歌仙在心里这么想。


刚开学的那几天石切丸每天都觉得十分疲倦,无论是在新的班级里看见歌仙和宗三又或是关于修学旅行的讨论,还有自己必须继续担任美术部顾问这件事,每一个都让石切丸感受到了不必要的烦躁。随着时间的推移关于旅行地点的讨论也越发激烈,虽然石切丸觉得其实哪里都一样但其他老师对这件事却乐此不疲,石切丸每天来到教员室都能听见争论的声音,好几天的僵持不下旅行的候选定在了京都和冲绳两个地方。最后的投票表决,冲绳已一票之差败北,石切丸虽举手投了京都但他仍旧不明白争论的意义,毕竟他连自己当年去了哪里都记不清。

坐在车里,窗外的景色一晃而过如同在不停放映的幻灯片,在这些景色里石切丸突然想起自己当年去的是奈良这件事情。

从新干线下来,歌仙打了青江的手机,电话响了三声没有人接听歌仙便挂了手机。思考了一路到底应不应该告诉青江石切丸也来了这件事,最后歌仙还是选择了不说,毕竟自己没必要刻意去提醒。

青江休息的时候看到了手机上的未接显示着歌仙的名字,刚打算拨过去就被人叫了名字,来不及打电话青江就赶了过去。结果等手头上的事情忙完青江也就完全忘了这回事,直到回到了宿舍拿出手机青江才想起。

“歌仙。”

青江打通电话,响了一声后被接通。

“嗯?”

歌仙那边的声音听起来迷迷糊糊的。

“睡着了?”


青江看了看表,时间还不到10点。


“嗯。”

歌仙揉揉眼睛,今天在外面走了一天,回到酒店后歌仙没去吃饭直接回房间躺下了。

“今天下午你有给我打电话吧,什么事?”

“没什么,就是想告诉你我到了。”

歌仙原本想试着起身,结果一下子没支起身子,干脆就躺着了。

“第三天自由活动的时候我带你出去转转吧。”

青江站在微波炉旁,微波炉里加热着他从便利店里买来的便当。

“你不是说很难请假嘛。”

“是有点,不过我会试试的。”

“实在不行也没关系。”

“好吧。”

叮的一声,加热的东西好了。青江拿出便当坐在木质的小圆桌旁吃着便当,之后他也只是和歌仙随便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挂断电话,歌仙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算算他已经很久没见到青江了。自从青江离开东京后歌仙便再也没有见过他,就算是正月青江也没有回家,一想到也许后天就能见到青江歌仙心里竟有些奇妙的滋味。想着想着,歌仙在不知不觉间又睡了过去。


自从离开了东京,青江的每一天都变得繁忙。要学的东西、要掌握的东西、要熟练的东西,每天都堆得像山一样高,青江恨不得自己有两个脑四双手可就算这样似乎也不太够。还没适应那会青江好几次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没能好好休息的身子又疼又难受,但手上的工作却不会等他。青江渐渐开始忘了给歌仙的电话,也渐渐开始忘了自己之前在东京的生活,青江的夜晚已经不会再做梦,他每天都睡的都很沉,疲惫的身体似乎连做梦的空闲都没有。

人这种生物比自己想象中还要来的容易适应环境,等青江意识到这点的时候他已经在京都呆了些日子了。

石切丸坐在房间的椅子上喝着啤酒,和小鬼们在外跑了大半天,石切丸内心的不满马上就要从身体里溢出来。一想到明天还要陪小鬼们跑一天,石切丸就觉得双腿像是灌了铅般沉重。翻看着手机,line上显示着来自三日月和小狐丸的消息,消息的内容是想要的土产名单,石切丸瞄了一眼便把手机扔到了一边。所谓的交友不慎大概就是这么回事,石切丸在心里这么想。




修学旅行的第三天,歌仙病倒了。两天的劳累似乎超出了身体的负担量再加上没有好好吃饭,歌仙发起了低烧。身边的人都已经出门,歌仙一人躺在酒店的床上,拿出手机歌仙打通了青江的电话。

“生病了!?”

青江那不可置信的喊叫声震得歌仙头疼。

“声音太大了。”

歌仙在电话的那边皱起了眉头。

“啊,抱歉。那我去找你吧?”

“不用了,我吃过药想好好睡一觉,你来了也只能制造二氧化碳和噪音。”

“可是,我已经请到假了。”

“随便你去干点什么吧,我要睡了。”

挂掉电话,吃过感冒药的头又昏又沉,没过一会歌仙就睡着了。

被挂了电话青江呆坐在家里,突然被歌仙那么说青江也完全不知道该干嘛。原本订好的计划此刻没有一点用处,青江一下子没了头绪。

干脆睡个回笼觉好了,这么想着青江又睡了过去。只可惜生物钟已经完全适应了现在的生活,等青江醒来的时候也只是一个小时之后。干脆随便转转吧,青江拿着伞出了门。

今天的京都,小雨转晴,出门请记得带伞。


修学旅行的第三天,石切丸总算觉得轻松了些。早上接到了歌仙生病的电话,来到歌仙的房间时却被对方用嫌弃的眼神赶了出去。石切丸越发觉得自己被讨厌的厉害。通过走廊的时候看着墙上贴着的广告石切丸才想起来三日月和小狐丸的土产名单,反正也没事可做问酒店的服务人员借了把伞石切丸便出门了。

石切丸不是第一次来京都,大学时曾和研讨会的人来过,但也只是如此。走在几乎没什么印象的街头,石切丸开始寻找名单上的店家。石切丸对数码产品基本上没什么特别的兴趣,但他还是很感谢数码给人带来的便利,手机里的地图应用对此时的石切丸来说十分有用,起码让他知道了自己的目的地不像无头苍蝇。

走在路上,各色行人从身边经过,不熟悉的地方不熟悉的口音,当一个人的时候石切丸才意识到了自己已身处异地这件事情。

“雨看起来好像还不会停。”

某个不认识的人从身处经过时嘟囔了句,石切丸也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便利店里就能买到的透明雨伞上载满了水珠,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

石切丸不相信奇迹,也不相信偶遇,那些多年后男女主角在某处相遇的情节只在小说里出现就好,石切丸一直是这么觉得的。所以,当石切丸看到那把熟悉的雨伞和青色时,他第一反应是掐了掐自己的手。

青灰色的伞面上印有墨绿色的格子,那是当年石切丸在商店街抽奖抽到的东西,也是石切丸借出去再也没有拿回来的东西。体型似乎不再纤细,皮肤看起来也黑了几分,只是那头青绿色的头发还是记忆中的颜色。

青江的内心满是奇妙的滋味,他几乎不能拿言语去形容此时的心情。原本只是在街头随处走着的青江,不知道怎么就和石切丸撞了个正着。虽然想也知道如果歌仙来了石切丸也理应会在,只是令青江想不到的是这么大个城市里竟真的能让他碰到。

青江看着石切丸的时候石切丸也正在看着青江,青江不知道此时的自己是什么样的表情,但大概和石切丸的表情差不了多少。深吸一口气,青江原本预想着自己能笑着向石切丸打个招呼,只是事实似乎不太如愿,当青江看见石切丸向前迈了一步的同时青江便猛地掉头跑了起来。撑着伞青江不顾旁人的眼神没有目的地地奔跑,一边跑青江一边想着自己奔跑的理由。

说实话石切丸被吓了一跳,就像他没想到会在京都遇见青江一样,他也没想到青江会在看见自己后飞一般地跑开。石切丸心里大概是清楚的,青江跑走的原因,按常理石切丸应该任由他去,只是这次等石切丸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跑了起来。

青江边跑边喘着气,当他回头看发现石切丸追在自己身后的时候他差点叫出声来。青江既弄不清自己奔跑的原因,也搞不懂石切丸为什么要追自己,满脑子都是问号和为什么。

石切丸追在青江的身后,在雨天奔跑让裤腿和鞋子上都沾满了泥水,这让石切丸心情不太好。但最让石切丸恼火的是当青江转头发现自己时那幅见到鬼般的表情,越想越气,石切丸干脆把伞一扔全力跑了起来。

当石切丸追到青江时,青江正一手撑着伞一手扶着墙,蹲在地上大口喘着气。青江抬眼看石切丸时眼睛里挤满了泪,上气不接下气,喘得厉害。石切丸一把拿过青江手中的伞,绕到青江背后帮他顺气。

“谢了。”

等到心脏平复下来,青江说到。

“你跑什么?”

石切丸站到青江正对面,说话时还有些喘。

“因为你在追我?”

青江一时间也说不出个为什么。

“是你先跑的。”

“倒也是。”青江站起来看了看石切丸,“你全身都湿了啊。”

“嗯?”

被青江说了石切丸才意识到自己现在头发和衣服都湿透了。

“总之,”青江到处看了看,“先去把衣服和头发弄干吧。”

寻着青江指的地方看去是一家酒店,石切丸想了想后点了点头。


尴尬两个字该怎么写,当青江踏进酒店房间的那一刻便清楚到不能再清楚。但与青江的坐立不安不同,石切丸一进房间便去了浴室,湿漉漉的头发还在滴着水,湿透了的衣服贴在身上,那粘粘乎乎的感觉让石切丸无比难受。

青江在房间里来回渡步,该做什么该说什么他都不清楚,脑子里此时一片空白。拿出手机,当青江看见歌仙电话的那一刻就仿佛溺水的人看到了救命的稻草,青江随即拨了歌仙的号码。当电话响了四声后,歌仙才接了电话。

“如果没有重要的事要说的话,杀了你。”

歌仙躺在床上用手抚着额头,被电话铃声吵醒的现在歌仙正头疼。

“歌仙,我该怎么办!”青江完全没在意歌仙对自己说了什么,“我现在和石切丸在酒店的房间里。”

“我挂了。”

歌仙几乎无法想象自己被吵醒的原因竟然是这个。

“别!”

青江喊了出声。

“他人呢?”

歌仙一边说话一边揉着自己的太阳穴。

“在洗澡。”

“总之先去洗把脸,不行的话就掐掐自己。”

“我没在做梦!”

电话那头青江的声音在歌仙听来越来越像嗡鸣,就算不停地揉着太阳穴也没有丝毫作用。

“那就冷静下来,然后该干嘛干嘛,我要睡了。”

不理会青江的呼喊,歌仙挂断电话关了手机。喝了口水,歌仙换了个姿势,继续睡了起来。

再次打歌仙手机时被人工语音提醒对方已关机,青江呆望着自己的手机哭笑不得。

“你要洗吗?”

在青江发呆的时候,石切丸已经洗完澡出来了。石切丸穿着酒店的睡袍,手上还拿着毛巾擦着头发。

“不了。”

听到石切丸的声音青江才回过神,赶忙摆摆手。

在房间里突然响起的是吹风机的声音,青江看见石切丸正背对着自己吹着头发。不管是肩部的线条还是说话的声音又或是皱眉时的表情和之前一点都没变,不过想来也是这么短的时间里怎么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青江低下头看了看自己,他也说不清自己是不是也毫无变化。

“你现在在这儿?”

石切丸说话的声音和吹风机的声音混杂在一起,打断了青江的思绪。

“啊?嗯,嗯。”

青江点了点头也不知道石切丸能不能看到。

“过的好吗?”

“还好。”

“这样啊。”

青江不知道石切丸到底想说什么,如果只是这种如同询问天气般的问候青江想这也许并不值得自己那几条街的奔跑。

“你到底想干什么?”

说话前青江深吸了一口气,但是不管怎样心跳声都无法像往常一样平静。

“不用敬语了?”

关掉吹风机石切丸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已经干的差不多了。

“您到底想干嘛?”

听到青江这么说石切丸笑了一下。

“不叫我老师了吗?”感受到了青江不太友善的视线石切丸摊摊手,“好吧,是我不对。”

青江的视线在不算大的房间里游离,石切丸坐在他正对面的床上,说实话只是视线相撞青江都会觉得尴尬。

“如果没事的话我走了。”

青江无法给自己找出任何一个继续留在房间里的理由,他甚至开始思考自己为什么没在石切丸洗澡时就离开。

“不想和我聊一聊吗,好歹也有一年没见了。”

石切丸的手轻压着床铺,这比自己前两天睡的那家酒店要来得柔软。

“说什么?”

青江细眯着眼睛看着石切丸,就像石切丸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

“你在这边的生活?”

“需要我给你写个长篇报告吗?”

“那谈谈你的工作?”

“我想你不会感兴趣。”

“关于京都?”

“酒店大厅里有旅游手册。”

“你真是一点都没变,除了头发。”

被石切丸说到青江摸了摸后颈,因为嫌麻烦而剪短的头发现在只有齐耳长。

“虽然这样也不差,不过我觉得还是长发更适合你。”

“在这样下去我要收费了。”

听到这句话石切丸眨眨眼然后起身,从自己的外套里掏出钱包。

“现在包里只有三万,可以聊多久?”

“去你的吧。”青江起身的动作太大,椅子一下子倒了下去,“不对,应该是您。”

“我以为你见到我会很开心。”

“你还真自信。”

青江翻了个白眼转身准备离开。

“那是我的伞吧。”

石切丸指了指放在桌子上还带着雨水的伞。

“去你妈的。”

青江停下了开门的手,小声骂了句。

转身,青江几步走到石切丸的身边揪起了石切丸的衣领,因为一下子距离的拉近,青江闻到了石切丸身上洗发水的味道。然而很多东西是不那么容易改变的,青江也意识到了,比如之前就觉得石切丸是个混蛋这件事情。

“所以说,您想证明什么,证明我还没忘记,证明我还喜欢您?不过是把伞,还给您就是了。”

石切丸仿佛没在听青江在说什么,他凑近青江的脖颈闻了闻。

“染料的味道,你还在画画?”

就如同拳头打在了枕头上,青江一下子没了脾气,干脆往床上躺了下去。那是和宿舍里的床不一样的柔软,还有淡淡的柔顺剂的味道。

“偶尔会。”

“画些什么?”

石切丸低头看着青江,青江的脸在泛黄的灯光下显得有些模糊。

“什么都画。”

画画这件事到了最后对青江来说也不过只是兴趣。

“我没想到会见到你。”

“我也是。”

“我也没想到你会跑。”

“大概是因为我不想见到你。”

青江想了想,只有这个可以作为原因。

“虽然你用的还是我的伞。”

青江抬眼瞄了下桌子上的伞。

“你说的对,虽然我不想提。”

“因为你……”

“闭嘴。”

在石切丸说出什么前,青江喊了出来。

“我没想为难你。”

石切丸觉得青江也许并不是毫无变化,只是变化的并不是全部。

“我也不想为难自己。”

说话的期间青江不自觉地闭上了眼睛,经过那不需要的奔跑后又躺到了舒服的床上,说实话青江有点犯困。

石切丸看着青江一下又一下努力地眨着眼,不过似乎没能驱赶掉一丝丝困意。

“困了?”

不知道是不是青江的错觉,从刚才开始石切丸的声音就越变越轻。

“睡吧。”

石切丸伸手揉了揉青江的头发,稍微带了点湿气的短发似乎会把指间也染成青色。

“嗯……”

青江迷迷糊糊地应着。那天青江久违的做了梦,梦里天气晴朗太阳高照,他像往常一样工作然后回家,但和往常不一样的是他没有去便利店买自己的下午饭。等回到宿舍打开门后,玄关处摆放着不属于他的,看起来很贵的皮鞋。梦到这里,青江就醒来了。




睁开眼,青江发现自己还在酒店里,拿出手机看时间是18:35,青江才意识到自己在酒店里睡了一整天。四处张望也没看到石切丸的身影,躺在床上青江不知道该作何感想。翻个身,青江发现床头柜上放着什么,拿下来一看,是一张写了电话号码的纸条。

“这算什么。”

拿着纸条翻来覆去地看,除了手机号以外青江看不到其他玄机。坐起来伸展下身子,青江起身去浴室里洗了把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青江心里倒也都清楚,当他今天见到石切丸第一眼时就明白,很多事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

“总之,先去吃个饭吧。”

把纸条收进口袋里,青江拿着伞走出了房间。当青江踏出酒店的大厅,他才发现,原来外面早已放晴。

  54 2
评论(2)
热度(54)

© 「玻璃制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