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制品」

沉迷爱豆中 有缘再见

 

【刀剑乱舞/烛青】一日一食

*大家七夕快乐 虽然和我没什么关系
*之前硅太太有说过这个cp觉得蛮有趣的想写一写
*专注拆自己cp100年的我
*有人给我告白吗 没有就算了





======================================







烛台切光忠29岁,普通的上班族朝五晚九时常加班,没有特别的兴趣爱好非要说的话就是喜欢做饭和做家务。从小就很受女性欢迎,只可惜交往的时间最长也没有超过半年,别人口中常说的残念的帅哥。家住在需要坐一个小时电车才能到公司的不大的公寓里,总的来说生活不算好也不太糟。

烛台切光忠一年前,当他结束长达一周的长期加班后回到家时在自家公寓的垃圾堆旁捡到了一只青色毛发的异瞳猫咪,不过如果按照别人的说法那天被称为白色圣诞节。



【烤鱼和味增汤】

凌晨四点半,烛台切家的门被人打开,和开门声音一起的是浓重的酒味。

“光忠~”

笑面青江躺在玄关的地板上,看见烛台切后他开始傻笑起来。

“今天也喝了很多啊。”

拉着青江伸向自己的手,烛台切试着让青江从地板上离开。

“今天麻美子过生日嘛。”

被烛台切拉起来,青江干脆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烛台切身上,倒在了烛台切怀里。

烛台切因为突然的重量猛地向后退了几步。

“光忠身上,有股好闻的味道。”

把头埋在烛台切的胸前青江用鼻尖蹭着烛台切的衣服。

“是你身上太难闻了,青江。”

把青江整个人都环抱在怀里,烛台切像是挪动重物一样拖着青江走。

“抱歉抱歉,”青江抬头轻吻烛台切,刚刚长出胡子的下巴有几分刺人,“胡子。”

“我还没来得及刮胡子。”

“我不讨厌哦,光忠怎么样都很帅嘛。”

一边说着青江舔了舔烛台切的下巴。

烛台切只是扯出个苦笑,把青江拖到床上后开始帮他脱衣服。

青江是烛台切在一年前捡到的,年龄不知大概比烛台切要小一些,现在在新宿的一家牛郎店当着牛郎,花名叫AOE。除了这些以外烛台切不知道其他关于青江的事情,他甚至怀疑过笑面青江这个有些奇怪的名字是真是假。不过即使是这样,在不清不楚的情况下青江也和烛台切住了大半年。

帮青江把衣服脱下,需要洗的放进洗衣机里,烛台切看一眼表已经快要5点。把青江往墙那边推了推,烛台切也躺上床,还有一个多小时他也要去上班了。对于两个成年男性来说单人床实在算不上宽阔,只是对于烛台切来说他并没有去买双人床的理由,毕竟他不知道青江什么时候会离开,况且他的房间也容不下一张双人床。

青江翻身的时候抬脚踢到了烛台切,他转了个方向把头靠在烛台切肩上,然后安心地睡起来。


青江醒来的时候烛台切早就不在家里了,桌子上放着留给青江的不知应该算作午餐还是早餐的一顿。从床旁边的椅子上随便摸了件T恤,青江走近浴室洗澡,即使经过了一个晚上身上的酒气似乎也没有全部消散。

从浴室出来,青江把还湿着的头发随意一扎,他走过的地方还留着他湿湿的脚印。桌子上放着鸡蛋卷、炒牛蒡、味增汤和烤鱼。青江把所有东西端进厨房加热,站在微波炉旁边看着盘子在里面转啊转。青江对吃的没有任何讲究,他觉得吃一个月泡面和每天都吃着精心料理的饭菜这两者之间并没有什么区别,但他还是很感谢每天都会给自己做饭的烛台切不仅因为他做的确实很好吃,虽然青江吃不出烛台切都烤的什么鱼和味增汤里的用料。

一边咀嚼着米饭青江一边翻看着手机,离烛台切回家还有4个小时。




【白饭团和饺子】

烛台切和青江吵架了,这半年来他们还算相处的愉快,烛台切基本上没有可以称得上吵架的印象,所以这次的吵架才显得格外严重,原因反而显得无足轻重。

早晨等烛台切起床时他比平时晚了20多种分钟,来不及认真做早餐,烛台切用昨天下午剩下的米饭给青江捏了几个饭团,他自己则什么也没带。烛台切出门的时候看见青江正躺在地上,那是青江第一次没和他一起躺在床上,一个人睡的单人床显然不再拥挤但烛台切却也没觉得有多舒服。

早班高峰期的电车,拥挤的空间里空气中混杂着各种味道,秒针的转动宣誓着再不快点就要迟到的事实,烛台切几乎没有时间去思考自己该做些什么去打破僵局。

青江起来后看见了放在桌上的饭团,他原本以为今天自己是要出门去买吃的的。洗漱完毕,青江拿起一个饭团咬了一口,白饭团没有馅。瞄一眼厨房,用过的电饭锅也没有合上,青江几乎可以想象到烛台切今早有多匆忙。

青江明白烛台切对自己有多好,如果不是烛台切他大概早就冻死在了那个飘雪的圣诞节。烛台切和他非亲非故,就算基于好心也完全不必收留自己这个陌生人,而且自从自己来了以后非但没有帮到烛台切不如说还添了不少麻烦。自己宿醉烛台切会给自己煮解酒汤,一天两顿饭一周不重样,会帮自己洗衣服还棒自己熨烫西装。这么好的人,青江觉得实在太少见。

青江和烛台切睡过,但那并不平常,他们虽然经常接吻却很少做爱,尽管他们每天都睡在同一张床上。烛台切的脸青江很喜欢,毕竟那是张十分帅气又标致的脸,和烛台切的性爱青江没有丝毫厌恶,然而青江也认为这根本算不上报答,毕竟凭那张脸烛台切不可能缺少床伴。

“我到底在干什么啊。”

越想越觉得无奈,青江狠狠地揉着自己的头发。


烛台切回家的时候房间里的灯没有开,怀着一丝不安打开灯后烛台切看见了乱扔在椅子上的青江的衣服,从而松了一口气。

回家的路上烛台切想不到今天晚上的菜单,以前的他总是一开始就做好了打算可今天不太一样。经过一家中餐店时烛台切看见了招牌上的字,想了想自己也好久没有吃过了,于是去了超市。肉馅、葱、蒜……烛台切买了一大堆东西。

烛台切很久都没有包过饺子了,毕竟一个人要吃的话还是买来的方便。饺子包到一半的时候青江回来了。

“要帮忙吗?”

青江站在烛台切身边半天才说了句。

“青江你会吗?”

“不会。”

青江长这么大做饭的次数屈指可数,虽然可以做但是味道却无法保证,至于饺子这种东西他只吃过从没自己动手做过。

“我来就可以了。”看见青江有些失望的样子,烛台切想了想,“可以帮我把包好的煎一煎吗,青江。”

听到烛台切这么说,青江笑着点点头把盘子端进厨房。

烛台切一边包着饺子一边想,一会吃的饺子的青江会怎样。饺子并不是普通的饺子,有加了芝士和香蕉的甜饺子也有放了很多芥末的,当然也有普通口味的,非要说的话就是俄罗斯轮盘一样的饺子,吃到什么全凭运气。

青江并不讨厌芝士香蕉的口味不如说还觉得不错,不过芥末味的却让他呛住了,加了大量蒜的青江咬了一口就放到了烛台切的盘子里,毕竟他晚上还要工作。

吃完饺子烛台切在客厅里看电视,青江则在一遍又一遍地刷牙。

“真的没味道了吗,光忠。”

站在玄关处青江还在不停地哈着气。

“没有了。”

不管烛台切再怎么说,青江还是一副不确定的样子。

一把拉住青江到自己怀里,烛台切低头吻住青江的唇,薄荷味牙膏的味道在嘴巴里扩散开。

“一股饺子味。”

松开后,青江说到。

“那是我的,青江嘴巴里是薄荷的味道。”




【苹果粥和布丁】

烛台切病倒了,夏季的流行性感冒,虽然去了医院也吃了药可是却没见好,没有办法烛台切向公司请了一天病假。

“我还以为你不会感冒。”

“我也以为。”烛台切躺在床上,他此时手脚无力头还昏沉。“今天的晚饭你就出去吃吧。”

“知道了,那我去了。”

等听到了关门的声音烛台切才闭上了眼睛。


“光忠,光忠。”

被摇醒,烛台切还有些迷糊。

“吃饭了。”

青江把装着碗的盘子放到烛台切面前。

“嗯?青江,你做的?”

看着面前的东西烛台切拍了拍自己的脸,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景象。

青江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说了声谢谢烛台切打开了盖子,煮融了的白米粥里放着切的细碎的苹果,带着甜味的香气迎面扑来。

“这个,我家以前生病的时候会做。快点吃,不然就凉了。”

烛台切点点头,那是他第一次听青江说自己的事。

不知道是因为饿了还是生病导致的味觉迟钝,粥意外的很好喝。看着青江把空碗端走,烛台切觉得有一股暖流在身上流窜。

“还有这个,要吗?”青江拿出来的是布丁,“虽然是便利店买的。”

“这个也是你们家的习惯?”

“嗯。”

接过布丁,烛台切吃了起来。说实话,烛台切并不太喜欢甜食,家里也几乎没什么甜食,但偶尔吃一次也没什么不好。

青江坐在床边换着台,电视里似乎没什么好节目。

“今年的七夕庙会也迎来了空前的盛况……”

电视里的女主播在说着什么。

“今天已经七夕了啊。”

烛台切嘟囔着。

“好像是的。”

青江看了眼日历后说。

“抱歉呢,今年没能去庙会。”

对于突然这么说的烛台切,青江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

“不过,明年再一起去吧。”

“啊?”青江愣了一下,“嗯,明年一起去吧。”

  57 5
评论(5)
热度(57)

© 「玻璃制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