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制品」

沉迷爱豆中 有缘再见

 

【刀剑乱舞/鹤莺】情冷情热

*暑假最后一篇 明天就要回学校了虽然我不想开学




*想了半天把cp定成了鸟太组




*想写个有些冷淡的故事












======================================












这座城市被桥分成了两半,桥的这边是新都这个城市90%的人都住在这里,桥的另一边是旧都,原先这里的人都住在这里但自从城市扩建人就一点点流向了新的地方。新都的孩子从小都被教育着不能过桥,因为从久之前起那里就成了灯红酒绿的地方,白天看起来像是一座死城到了晚上却是灯火通明。桥这边的男人们虽然嘴上不敢明说但大家还是很感谢桥的那一边,因为这边的男人们第一次大多都奉献给了那里。








鹤丸吃过饭从家里出发,骑自行车穿过河堤的时候他看见有人在河边钓鱼,太阳在缓慢地下沉,夕阳的余晖一点点染红桥的那边,那是桥那边人们一天开始的信号。从桥的这头骑到桥的那头,再穿过那些狭长弯曲的街道,鹤丸最后停在了一家古旧破烂的成人电影院门口。








在售票处的玻璃窗口上敲了三下,不一会一边的门被打开,莺丸慢腾腾地挪动着步子。莺丸是鹤丸的高中同学,高中毕业后莺丸离开了这座城市,然而三年前他又突然回来带着全身的家当买下了这座破旧的电影院。








“你来了。”








莺丸倚在墙上说到。








“吃饭了吗。”








莺丸点点头。








“今天也没有客人的样子啊。”








鹤丸说的时候还四处看了看。








“中午有两个人,现在没有。”








莺丸掩嘴打了个哈欠,看来在鹤丸来之前他正在睡觉。








“那算我一个吧。”








“500元。”








鹤丸从裤包里摸出了个硬币,莺丸接过硬币转头走进了放映室。








窄小的荧幕,只能容纳30来个人的场厅,坐下去会发出咯吱咯吱响声的座椅和摸起来带着油脂黏腻感的扶手,和鹤丸第一次来时一个样子。








电影开始放映的时候,门口那个厚重的门帘被人掀起,莺丸走路时木屐和地面的接触会发出清脆的声响。








“你也要看吗?”








鹤丸看了看坐在自己旁边的莺丸。








“反正也没客人。”








莺丸这样回答。












鹤丸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他还是高中生,班上的几个男生因为好奇瞒着父母偷偷摸摸地过了桥。鹤丸本身并没有兴趣,不管是桥这边又或是桥那边对他来说都一个样,只是令他没想到的当时大家讨论这件事的时候莺丸竟然也要去,鹤丸对成人电影并没有什么兴趣但对于莺丸却有止不住的好奇心。








莺丸是个奇怪的人,鹤丸在知道这个人后便这么想。莺丸是学校里只有三个人的茶道社的社长,平日里少言语表情不多做事也稍显温吞,看起来对事物没什么执着心,除了茶似乎其他怎样都好。最常说的话不是关于茶就是鹤丸从未见过的莺丸的兄弟大包平。








像个老人一样。








有人曾这么形容莺丸。








“这个女优不眼熟吗?”








莺丸突然开口。








“不太清楚。”








荧幕上的女优头发散乱袒露着大的不正常的胸部,有些尖利的喘息声从刚才开始就没有停。








“就是那个,最近广告上那个。”








莺丸很努力的想让自己想起了。








鹤丸盯着荧幕,试图从凌乱的头发和马赛克间找出女优的脸。








“新的饮料广告那个?”








“对,就是那个。”仿佛醍醐灌顶,莺丸拍了下手,“叫什么名字来着的……”








“不清楚呢。”








透过屏幕的亮光鹤丸看着莺丸的脸,没有被头发遮挡的部分有着柔和的线条。








“你现在还是不会勃起吗?”








鹤丸问到。








“嗯?”莺丸转头看了鹤丸一眼然后点点头,“是啊。”












狭窄暗黑的密闭空间里是粗重的喘息声和精液特有的味道,染成金色长发的女人在男优的身上不停晃动着腰肢,鹤丸支着头忍住不打哈欠。








“鹤丸。”








突然被人戳了手臂,鹤丸一个激灵直起身子,触碰到他皮肤的那个温度似乎比常人还要低。








“干嘛?”

鹤丸压低嗓子问。










“你勃起了吗?”








鹤丸不可思议地大量着坐在身边的莺丸,他想不到这个一本正经的外表下会问出这种问题。








“你呢?”








鹤丸反问。








“没有。”








“我也没有。”








“这样啊。”








听到鹤丸的话,莺丸的声音听起来带着点放心。








“不感兴趣?”








“好像是。”








“那我们出去吧。”








“嗯?”








莺丸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鹤丸拉着手离开了座位,为了不被其他人发现他们猫着身子,从一边的过道里快速跑了出去。








不过关于莺丸其实是性冷淡这件事,鹤丸知道的时候已是很久以后。












“你最近还在工厂里吗。”莺丸说的时候还朝鹤丸身上闻了闻,“有火药的味道。”








“不然我也没地方去。”








高中毕业鹤丸没有像莺丸一样出去,因为他知道就是出去了自己最后也还是会回来。毕业后的鹤丸开始在烟火工厂当起了学徒,烟花炸药,从成分上来说明明是差不多的东西可看起来却大相径庭。








“今年的庙会没去成呢。”








虽然这么说莺丸的语气里倒也没几分可惜。








“我有给你打过电话。”








“是吗。”莺丸想了想似乎也没想起什么,“之前看的那个很好看,5种还是7种颜色?”








“12种。”








“是嘛,真厉害。”








鹤丸唯一一次和莺丸看的烟花是在高中毕业后的那个夏天,莺丸也是用着那平平淡淡的语气对在空中绽放着的巨大烟花说着:真厉害。








“人会觉得烟花美丽是因为烟花里有人的回忆,所以说不是烟花太美丽而是回忆太让人倾心。”








“突然说什么?”








“电影里的台词。”








莺丸说着,笑了一下。








“不考虑放些正常的电影吗?”








“谁会来这里看正常的电影啊,又不赚钱。”








“现在不也是没有客人,也没见你赚过钱。”








鹤丸挑眉。








“今天可是有两个客人的。”








“不对,”鹤丸摆摆手,然后指指自己,“是三个。”








“如果有兴致的话。”








“鹤丸。”沉默了一会后莺丸开口,“今年已经没有烟花了吗?”








“没了,都9月了。”








“对啊,”莺丸如梦初醒,“夏天要完了。”








“电影也是。”








鹤丸指了指荧幕。








“是啊。”








莺丸点头。













  18 6
评论(6)
热度(18)

© 「玻璃制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