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制品」

沉迷爱豆中 有缘再见

 

【刀剑乱舞/压切宗】人间失格

*写了太多现代AU好久没写原设了复健下
*第一次写角色还是把握不好 上课无聊码下的短打
*标题与内容不符 其实就只是个脑洞罢了


======================================


白日时天看起来似乎还是晴晴朗朗,只不过到了午后暗色便一下子就压了下来,好似沉甸甸的黑云把天染弄成一片混沌,连空气里的水汽也变得重了些。

长谷部在院子里叹一口气,寻思大概是要暴雨了。

晚饭前远征的队伍和出阵的队伍都快回来了,审神说来了把新刀让长谷部去接应下。长谷部在门外候着,天却阴沉的更加厉害,长谷部心里也生出一丝隐隐的不安。

远征的短刀们先回来,长谷部嘱咐了几句便让他们去主殿准备吃饭。后面回来的是江雪那一队,和江雪擦肩而过时长谷部听到了对方的一声叹息。人已走尽,长谷部也没见到新刀,思忖着是不是哪里弄错了,远远看见了一个亮色的单薄身影。




“小夜。”

宗三走在队伍的末尾,这一路他虽第一次走却感到了些许熟悉。左顾右看,不小心就落了队伍好远,到了本丸小夜正在门口等着。

宗三蹲下身子去摸小夜的头,长久未见的弟弟依旧使他亲切。等宗三站起身才发现旁边还站了个人,宗三看来看去也记不起那人的名字。

“我名宗三左文字,是江雪和小夜的兄弟,请问,您是?”

长谷部看着面前笑吟吟的宗三倒吸了一口冷气,眼前这人终究是忘了个一干二净,好的不好的都弃之不理。

“长谷部,压切长谷部。”

“压切……长谷部。”

宗三将名字重复了一遍,心里只觉这名字不是初次听见。

“长谷部就好。”

这人也就是些样,长谷部虽在心里念着却没有说出口。不再言语,长谷部往主殿走。

宗三看似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小夜一把拉住手,扯扯拽拽向屋里走。

那天阴闷了整整一日,夜半才下起大雨,雨水噼里啪啦地击打着屋顶,扰得长谷部一宿未眠。




宗三来了本丸一月有余,和大家相处的都还不错,不管是药研又或是烛台切他都记得,却惟独忘了长谷部的名字。

长谷部终日忙于本丸里的大小事务,宗三整日被兄弟围绕着,就算过了些日子两人也没能有什么交集。

那一日的手合,是长谷部和宗三。虽说本体是刀,但也终为人型,手合时长谷部才发现宗三的身骨不仅单薄,手脚更是宛如枝木,不须折都会断裂一般。

长谷部不觉分心,宗三一刀向下斩断了几缕头发。长谷部惊觉,刀锋向前在宗三的脖颈处留下了一道血印。

“今天就到这吧。”

收刀入鞘,留下这句话长谷部就走了。

宗三一人呆愣着,不知是哪里出了差。


“若是又取了他的性命,您也真是罪孽。”

“那红色您可有忆,染过那红的衣服您倒是收到了哪里?”

“那人看似什么都记不得了,不如待他好些,也可算个宽慰?”

长谷部在梦中惊醒,大口喘着粗气。药研在一旁愣了几秒才开口。

“长谷部大人您是怎么了?”

察觉到药研在身边,长谷部摇摇头。

“若是不适大可说出来,我去为您捡些药来。”

“不碍事,”长谷部顺顺气,“噩梦罢了。”

药研思忖了一会。

“烛台切大人让我唤您去吃饭。”

长谷部点点头。

“您也不必太过自责,毕竟那不是您的错。”

药研走了,长谷部一人呆坐在床上。那人毕竟不是自知的那人,那个自己熟悉之人早已化作了血肉融入了自己的骨子里。




长谷部平日工作繁重,夜里又未能好眠,疲倦之色清晰显露在面容上。

“长谷部君,您没事吧?”长谷部坐在走廊上休息,宗三端着茶点过来。“这是刚从万屋买来的,主上让我也给您拿些。”

长谷部不喜甜腻,不过拿来了就吃了一小块。

“长谷部君是有什么烦恼吗?”

宗三也俯身坐下。

“没有这回事。”

长谷部想要倒茶却被宗三止住。

“我来就好。”把杯子翻过倒满茶,宗三将杯子递到长谷部手中。“长谷部大人夜里可有思梦?”

长谷部喝一口茶,没有说话。

“自从我来了本丸夜里便长梦,有好几次都在梦中遇见了您,也不知是怎么一回事。”宗三拿起一个茶点咬下一口,豆沙的内里吃起来带着甘甜。“您说这算不算的上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长谷部看宗三,那人依旧一副笑吟吟的模样。

“长谷部君,您到底是在看着哪一个我啊?”

杯子从长谷部手中脱落,茶水洒到了裤子上,杯子则碎成了渣。

“这里我来就好,长谷部君去把衣服物换了吧。”

在走廊的转角处长谷部和江雪打了个照面。

“我那弟弟让您烦心了。”

“也算不上烦心。”

听闻这话,江雪不再多言。


宗三坐在走廊上,杯子的碎片都收到了盘子里。

小夜看见宗三,从身后环抱住他。宗三抬眼,看见小夜的侧脸,拉住小夜的手,宗三道了句谢谢。




宗三初阵那日,小夜和江雪在门外送行,宗三并未见到长谷部的脸。回来时,听闻长谷部被刀解了,为此烛台切似乎还和长谷部大吵了一架。宗三不知各种缘由,只是听说是长谷部的愿望。

那日天气还好,碧空如洗,连遮蔽的云都没有看见。


过了些日子,具体的数目宗三已经记不清了。宗三在院子里晾晒衣物时,听见殿内有人喊锻出了新刀。

宗三并不在意,可小夜却一路小跑拉着宗三就往锻刀处走。

当看见新刀时宗三呆愣住,半晌才回过神。

“长谷部君,我名宗三左文字,您可曾记得?”

  28 1
评论(1)
热度(28)

© 「玻璃制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