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制品」

沉迷爱豆中 有缘再见

 

【刀剑乱舞/石青】小平生

*好久没写石青了 复健下
*短
*饿 我现在好饿


 
 


===



你是这短暂一生的唯一装点。




人这一生会有很多转折点,好的坏的不管哪一个选择都会牵动你以后的生活。石切丸在而立之年经历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转折点。

家境良好、学业有成、工作傲人、家庭幸福妻儿美满,石切丸前30年的人生只能用一帆风顺来形容,他在几乎没有任何波折的情况下过完了他之前的人生。只是,人的一生不可能毫无波澜就像湖水也不可能一直安然如镜一般,30岁生日那天石切丸与妻子签署了离婚协议。女人大概都是敏感的生物所以当石切丸提出离婚时妻子并没有多问也没有咄咄逼人,石切丸很感谢妻子答应了自己无理的要求,财产对半,房子和孩子都归女方所有,一夜之间石切丸变成了孑然一身。

“所以说,你到底想干嘛!?”

相比石切丸之前住的房子要小的多的单身公寓,有些旧的榻榻米上坐着一边怒吼一边用手敲击着桌子的青江。

“笑面青江先生,请和我结婚吧。”

石切丸在青江面前正坐,正色说到。

“啥?”

青江瞪大了眼睛,等到手中的烟头烫到了手才反应过来。

“你有病吧。”

青江把烟灭掉对石切丸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我想我是喜欢上你了,请和我结婚吧。”

青江叹气,用手指揉着太阳穴。原以为不过是个在夜晚发生的美好回忆,却没有想到变成了这般田地。

“等等,我们只是一夜情好吗,连恋人都不是,结婚什么的你别吓我好不好。”

用手敲击烟盒,青江又点燃一根。

“那就请以结婚为前提和我交往吧。”

“你这人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

“我已经和妻子离婚了,房子也归了对方,从今天起我可以暂住在这里吗?”

“当然不可以!话说离婚?你这家伙是直男的话就别在这瞎闹了,快回家好不好。”

“我已经向家人坦白了。”

“坦白什么?”

“我已经喜欢上了笑面青江先生这件事情。”

如闹剧的对话发生在一周之前,青江实在不能理解为什么这个社会精英男非要死皮耐脸的呆在自己家里,而且还像传教士一样坚持不懈每天都在诉说着对自己的喜爱。




“我出门了。”

早上7点,青江被石切丸的声音弄醒,目送西装笔挺的背影出门,青江用手摸了摸印在脸颊上的早安吻。

“月九看多了吧。”

青江嘟囔了句,转了个身又睡下了。

非要说的话青江和石切丸的人生就是180度的不同,青江从小就发觉了自己喜欢同性这个事实,比起女孩子柔软的胸部和班上男生传阅观赏的黄书青江更在意体育课前更衣时同班男生裸露出的胸膛和夏天被汗水打湿的衣服紧贴在背部的曲线。自己和其他人不一样,青江接受这点并没有花费很多时间。高中毕业后向家人坦白,被断绝关系后青江毅然决定离开家来到了陌生的地方。打工、赚钱、遇到合眼缘的人就来一场一夜情,青江的生活大多就是这样,不深究不纠缠,一个人自得其乐。

青江睡醒时窗边的景色已经被夕阳染红,从冰箱里拿出面包和牛奶,青江随便吃了几口。青江不是不会做饭,只是懒得做饭,一个人做饭还要洗碗实在太过麻烦。

“今天不该我当班啊。”

查看手机的日历,青江才想起今晚自己不用工作。青江在一家不错的酒吧里上晚班,与石切丸相遇的地方也就是那里,白天有时会帮朋友当当读者模特,今朝有酒今朝醉青江的生活实在算不上充裕。

“今年A区公园的的红枫也引来了不少游客驻足观赏……”

听到电视里女主播的话语,青江才想起今年也到了这个时候了。

“已经是秋天了啊。”

青江对季节的变化并不敏感,在他记忆里他似乎前两天还穿着夏装。

坐在沙发上青江盯着电视,久违的假期反倒让青江没了头绪,青江完全想不出自己该做些什么。不管是手机或是掌机又或是电脑,青江都只是玩一会就失去了兴致,最后的最后青江记起了自己之前录下的还没看的鸡皮疙瘩系列电影。从冰箱里拿了几罐啤酒,又从柜子里取出了几袋薯片,青江开始观赏电影。看电影的时候时间过的意外的快,不知不觉天就黑了下来,青江看得还算专心,就算石切丸回来了也没有察觉。

昏暗的房间只有电视机的屏幕在亮,奇奇怪怪的声音在屋子里回响,石切丸回家时看见青江穿着家居服在沙发上看电视。

“你吃饭了吗?”

石切丸放下包,松开领带。

“嗯。”

“都吃了些什么?”

把脱下来的西装外套挂在衣架上,石切丸坐到青江身旁。

“这个。”青江抖了抖手中薯片的袋子,“吃吗?”

石切丸看了看扔在地板上的啤酒瓶和垃圾桶里的零食袋子叹了一口气,石切丸起身从桌子上拿起自己买的晚饭,自从同住之后石切丸便发现了青江对饮食很忽视这件事,自那后起石切丸便开始习惯买双人份的晚饭。

米饭,小菜还有烤鱼和味增汤,都是在石切丸常去的那家定食屋里买来的。

“谢了,”道过谢青江拿起筷子吃起来,“你今天回来的很晚嘛。”

“今天要加班。”

“这样啊。”

吃饭时青江偷偷瞟了几眼石切丸,棱角分明的侧脸透着几分严肃,吃东西时也微微皱着的眉头,挺得笔直的脊梁,用筷子的姿势也很漂亮,青江越看越觉得对方和自己的差距不止一点点。

“我的脸上沾到什么了吗?”

大概是青江看的太专注,视线引来了石切丸的注意。

“没人,没有。”

青江赶忙摇头。

“石切丸我问你,”青江放下手中的碗筷,“你到底喜欢我哪里?”

关于这一点青江怎么也想不通。

“这个……”石切丸思考了一会,“我喜欢你的脸。”

“脸?”

“是的,脸。”

听到这个答案后青江有些哭笑不得,还真是个诚实又直白的男人,青江这样想。

“只有脸?”

“起初是脸,相处后青江先生性格中可爱的部分也喜欢。”

“可爱?你对个大男人说可爱没问题吧?”

被人一本正经地说可爱青江还是头一回。

“青江先生你很可爱,这和性别无关。”石切丸顿了顿,也放下了手中的碗筷。“不管是你早上醒不来喜欢赖床的部分,或是为了梳理头发在镜子前站立很久的部分,又或是喜欢甜食在冰箱里装满布丁和冰淇淋的部分,还是工作时干练利落的部分,不管哪一部分在我眼里都十分的……”

青江猛眨了几下眼睛,一把捂住石切丸的嘴,被人这样说也是平生头一回,即使没有镜子青江也知道此时的自己一定是面红耳赤。

深吸一口气,青江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然后松开了手。

“青江先生?”

“别叫我先生,叫我青江就好。”

青江这样说到。




石切丸开始在闲暇时学着做菜,青江也会偶尔试着打扫卫生,屋子的阳台处养了绿植,厨房里多了超市的袋子,石切丸尽量不加班到深夜,青江没有再带其他人回过家。

“石切丸。”

吃过晚饭石切丸端着泡好的咖啡坐到青江身旁。

“怎么了?”

青江接过咖啡,习惯性地靠在石切丸身上。

“你喜欢我吗?”

“我喜欢你。”

“你还真是个奇怪的人。”

“但你还是接受了这个奇怪的人不是吗。”

“如果你遇见的人不是我会怎么样?”

石切丸没有说话,他想起那天在下班后偶尔进到的酒吧,只是一眼石切丸就确信了他是喜欢上了那个带着笑容对他说话的有着墨绿色长发的男人。

低头朝青江额头吻了一下,石切丸只是微笑。

“话说,今年的红叶要去看吗?”

“如果你想去的话。”







  77 5
评论(5)
热度(77)

© 「玻璃制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