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制品」

沉迷爱豆中 有缘再见

 

【刀剑乱舞/一期莺】Close To You

*我的cp观就是没有cp观
*为了找个合适的BGM我也是各种无奈
*我之前一直怀疑自己是性冷淡现在我觉得我只是对爱情本身比较冷淡


===


一期一振打开冰箱才想起牛奶昨天就喝完了,拿起放在沙发靠背上的蓝色运动衫一期一振出了门。星期六早上8点多,住宅区的街道显得有些冷清,偶尔会有人从窗子里探出头不过也只是一下,然后又没了人影。途经便利店,有一个穿着短袖的人慢跑着从一期一振身边经过,11月的天气虽然还算不上严寒但还是让一期一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8点15的便利店,店里有两个人店员,一个站在收银台一个在整理货架,一期一振拿起一盒牛奶然后结账走出便利店,其间只花了3分钟。

便利店附近有个很小的公园,一期一振之前看见过有小孩在这里玩耍。公园的长椅下面卧着一只大狗,有着柔软的金色毛发。没有项圈,没有名牌,大狗就这么卧在长椅下,见到人不喊也不叫和雕像一样。

“你的主人呢?”

一期一振蹲在狗的面前,大狗湿漉漉的褐色瞳眸就这样直勾勾地盯着他。

“你被抛弃了吗?”

即使询问也得不到回答,一期一振起身,然后转身走掉了。

便利店的玻璃上贴着三天前还没有的海报,海报黑色的底子上大而鲜红的字迹格外醒目:冬季限定肉包2个只要150元。

“你饿吗?”

折返回便利店又出来,一期一振的手上多了个袋子,袋子里的东西还不停地向外冒着热气。

“汪。”

一期一振第一次得到了回应。

“那我们一人一个。”

一期一振在长椅上坐下,拿出一个肉包咬了一口,热乎乎的馅有些烫舌头,他吹了吹,然后把另一个包子放到了地上。

“汪,汪。”

就算听不懂狗在说什么,一期一振想这大概就是开心的意思吧。


一期一振打开家门,一股热气流迎面扑来就算只是在玄关也能够感受到热量。脱下鞋子一期一振走进客厅,屋子里的热气让人如同身处在盛夏,一期一振知道是莺丸醒来了。

“你醒来了。”

一期一振把牛奶放进冰箱。

“你去哪了?”

“买牛奶。”

莺丸没有回话,坐在沙发上喝茶。他上身穿着弟弟们送给一期一振的宝蓝色衬衣,下身是灰色的平角内裤。

“你不觉得温度有点高吗?”

一期一振脱下外套,从茶几上拿起空调的遥控器把温度调低了几度。

莺丸只是抬头望了一期一振一眼然后又低下头喝茶。

“对了,”一期一振的转折来的似乎有些突兀,“你想不想养条狗?”




在一期一振和莺丸同居的第4年,一期一振给莺丸戴上戒指的第3年,一期一振和莺丸交往的第7年,他们之间又多了一个存在。

“你说它该叫什么名字好?”

看着正趴在阳台上晒太阳的大狗,一期一振问。

“猫。”

莺丸在一旁的躺椅上看小说,鼻翼间还架着副无框的眼镜。

“你是认真的?”

一期一振从水果篮里拿出个橘子开始剥皮。

“那就叫狗。”

“再换一个。”

“叫Dog,决定了。”

莺丸合上书,那是他这周第5本看到一半就不想再读下去的书,不过再准确点说这本书他读的还不到三分之一。

“Dog?”一期一振把剥好的橘子递给莺丸。然后用手敲了敲阳台的玻璃,“Dog。”

“汪。”

“那就叫Dog吧,它看起来似乎不讨厌。”

“你怎么知道它讨厌。”

咬着橘子,莺丸因为酸味一下皱起了眉头。

这样的对话发生在养狗的第二天。


两个慢热的人谈恋爱是件在别人眼里很折磨人的事情。

一期一振花了1年时间才鼓起勇气对莺丸告白,然后等了半年才有了答复。交往后他们用两年的时间去熟悉对方,然后用半年的时间决定是否同居,房子的位置和室内的装修又用了半年。同居后过了一年,一期一振在莺丸生日那天买了戒指给他,然而莺丸3个月之后才第一次戴上。牵手用了1个月,拥抱是在牵手的3周之后,接吻还得往后推半年,等到做爱还是在第二年的圣诞节。掐掐算算,一期一振和莺丸交往了也有7年然而直到最近两年他们之间的交谈才去掉了敬语。用其他人的话来说,能忍受他们俩的也就只有对方了。

莺丸半年前还在公司上班,朝五晚九的上班族,然而半年前莺丸得了抑郁症,他辞掉了工作,这半年一直在家。

“你今天不用去店里吗?”

莺丸用毛巾擦着刚洗过的头发,发尖上落下的水滴顺着他的背一路向下。

“今天我休息。”

一期一振原本是大医院的医生,莺丸生病后他辞掉了工作开始帮老家打理店铺。一期一振的老家是有名的和果子店铺,他和莺丸的初见就是在老家的店铺里。

“过来。”

一期一振对莺丸招招手。

莺丸走到一期一振身边,然后坐在地面的绒毯上,青色的绒毛上有着灰蓝色的花纹,莺丸第一次见就喜欢上了它。

“今天周六?”

莺丸把毛巾交给一期一振。

“周五。”

帮莺丸擦拭头发,电视机里天气预报的女主播正说着最近气温要骤降的话题。

“要把被炉拿出来吗?”

莺丸盯着日历,不工作也不常出门的现在,对于时间的概念变得越来越模糊。

“你说什么?”

“要把被炉拿出来吗?”

头发擦到不再滴水,一期一振站起来想去卧室拿吹风机。

“再等会。”

拉住一期一振的手,把一期一振重新拽回沙发,浅咖色的布艺沙发没有一丁点花纹装饰,这是一期一振选的,莺丸起初还不太喜欢现在看来倒也不算差。

“怎么了?”

看见趴在自己腿上的莺丸,一期一振笑。

“不怎么。”

“会感冒的。”

一期一振摸着莺丸湿漉漉的头发,比自己要硬得多的发质,根根分明。

“不管它。”

莺丸故意把头发往一期一振身上蹭了蹭。

“你是Dog吗,它每次洗完澡就这么干。”

一期一振笑得宠溺,现在的莺丸不知道为什么比起以前突然爱撒娇了。

“汪。”

原本卧在一边睡觉的Dog也许是听见了自己的名字,猛地叫了声。

“哈哈哈。”

一期一振笑出了声。

“汪。”

莺丸照着一期一振的手腕咬了一口。




“人皆有一死。”

那是某段时期莺丸常挂在嘴边的话,一期一振现在再想起来觉得那大概是莺丸最难熬的日子。

下了夜班回到家,一期一振的疲劳已经快要到临界点,连续3个晚上的夜班已经让他连呼吸都带着倦意,每走一步路都仿佛透支着生命力。

用尽身体的最后一份力气,一期一振决定不管再怎么困也要洗漱后再上床。打开浴室灯的那一刻,只是一个眨眼的瞬间一期一振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冻结住了。

莺丸赤露着身子躺在被水充满的浴缸里,他的一只手垂在浴缸外,还沾着血迹的刮胡刀就扔在手下面,他的另一只手放在浴缸里,鲜血不停从割裂的伤口处涌出,浴缸里是满眼的鲜红。莺丸闭着眼睛躺在浴缸里,他的嘴唇苍白,他的皮肤被血红侵染,看起来就像睡着了一样。

人皆有一死。

如同文字的死循环一般,一期一振的脑袋里挤满了这5个字,大大小小密密麻麻。

一期一振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打的急救电话,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到的医院,他只记得当他意识到的时候自己已经身处医院的病床旁,而莺丸插着输氧管睡在自己身边的病床上。

白色的墙壁白色的窗帘白色的天花板,灰色的被罩浅蓝色的病号服,莺丸翠色的头发枕在灰色的枕头上,苍白无力的脸上戴着呼吸器,只有自己一半粗细的手上插着针头,药水一点一滴地流进莺丸的身体。空气里消毒水的味道和衣服上血液的味道混合在一块,一期一振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趴在卫生间的水池边一期一振狂吐不止,吐到没有东西可吐,最后的最后只有泛出的胃酸。眼泪,鼻涕和呕吐物混杂在一块,一期一振用冷水一遍又一遍地洗脸,洗到手指发红脸颊麻木。一期一振低头,白色的衬衣上是莺丸的血迹看起来触目惊心。脱下衬衣扔进垃圾桶里,一期一振扶着墙壁往病房走,走到一半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

一期一振做了梦,梦中是莺丸的葬礼,认识的人熟悉的面孔全部都在。巨大的相片、诵经的和尚、献花的人群、哭泣的声音、黑白的色调还有檀香的味道,而莺丸安详地躺在棺木中他的四周满是白色的花。一期一振猛地从床上坐起,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他的额头和背后是密密的汗水,粗暴地拔掉手背上的针头,一期一振跑向莺丸的病房,期间撞到了几个人也没有意识到。

莺丸还躺在病床上,一期一振伸手触碰莺丸还能感觉到他的体温和心跳。一瞬间的脱力,一期一振呆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我会死在这个浴缸里,我的血液会顺着管道流走,我的肉体也许会泡到腐烂也许不会,我不知道第一个发现我的人会是我的恋人还是因为腐臭而注意到我的邻居。想不开的人,也许他们会这么形容我。人皆有一死,我只是想早一点脱离这具肉体,去到另一个也许算不上美好的地方。如果不给别人添麻烦,我希望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

那是之后一期一振在莺丸的日记里发现的东西。那之后一期一振经常被梦魔所困扰,而梦境都是同一个模样。




莺丸的手腕上有一条长长的伤疤,深色的和周边皮肤格格不入的伤疤。

“去纹身吧。”

入冬后的第一场雪,只是从屋子里向外看就能感受到深深的寒意。

“为什么?”

“不为什么。”

从衣柜里拿出毛衣裤子和外套,一期一振把它们全部扔到还躺在床上的莺丸身上。

不情不愿地穿好衣服,然后不情不愿地吃着早餐,最后再不情不愿地站在玄关处穿鞋,在出门的那一刻莺丸被一期一振叫住了。

“别忘了围巾。”

绀色的毛呢外套配上黑白格子的羊绒围巾,深灰色的手套一人一只,莺丸的另一只手在一期一振黑色的大衣口袋里。

雪是从早上开始下的,到中午还没积太多,同款不同色的皮靴踩在雪地上留下浅浅的脚印。

“为什么把它也带上?”

莺丸看了眼被绳子牵着的Dog。

“好不容易可以三个人一起出来嘛。”

“不是三个人,是两个人和一条狗。”

“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

“汪。”

一期一振握紧了大衣口袋里莺丸的手。

莺丸的手腕上纹着一条手链,和一期一振一模一样的,纹在皮肤上的手链。

“这是枷锁。”在回家的路上一期一振这么说,“为了防止你突然不在的枷锁。”

No amount of coffee
No amount of crying
No amount of whiskey
No amount of wine
No no no no no
Nothing else will do
I've gotta have you
I've gotta have you

街道边的店铺里有歌声传来。


  41 9
评论(9)
热度(41)

© 「玻璃制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