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制品」

沉迷爱豆中 有缘再见

 

【刀剑乱舞/一期三日】Shall We Dance ?

*原以为今年不会再写了但还是没忍住
*cp无所谓设定无所谓我就是想写这个梗

===

人生真是充满了不思议,一期一振觉得这句话说来一点都不假。在时间的洪流中挣扎了三十多年以为自己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却偏偏在阴沟里翻了船,有些事如果不亲耳听到亲眼见到,大概一辈子都不会去想。一期一振想时间如果再往前推1个小时,他的世界一定不会是现在这个模样。

从儿时就相伴的亲梅竹马,那个就算全世界的人都被丘比特打成筛子也依旧会选择孑然一身的男人,在一个小时之前对一期一振这样说到:“我要结婚了。”

不是听错没有迟疑,男人的声音没有一丝丝犹豫。

“结婚?”

咽下口中的红茶,一期一振看着对面笑的一脸和煦的男人,一期一振觉得自己定力还算不错不然早就一口水喷到男人脸上了。

“你会来吗?”

“哪?”

“婚礼啊。”

“啊,”一期一振吃了一惊,不过说吃惊也不太对他只是反应了过来,结婚是需要婚礼的。“当然会去。”

一期一振脸上带着笑可脑子里早就乱作了一团,要说有什么事比世界毁灭还严重的话大概就是眼前这件事了。

“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男人在一期一振面前晃了晃手。

“有在听。”

一期一振回过神来。

“那就这么定了。”

男人走掉了,一期一振还坐在座位上发呆,这周末去看礼服的约定像最后通牒一样印在了脑袋里。

“都他妈什么事。”

一期一振的咒骂声吓到了从旁经过的服务员,要搁在之前一期一振一定会马上换上那副人畜无害的笑脸,可今天他恼火的根本没那个闲心思。从包里拿出烟点上,一期一振使劲咬着烟嘴。

男人的名字叫三日月宗近,说句不夸张的话,三日月是一期一振这辈子见过最漂亮的人。一期一振打小就喜欢三日月,幼儿园时为了和三日月在一个组一期一振就开始动心机,初中前三日月一头长发为了赶跑那些男生一期一振明的暗的不知折腾了多少回,高中时劝三日月剪了头发却又引来了女生注意一期一振不得不摆出一副王子面孔只为吸引一些女生对三日月的注意力。这么多年,一期一振除了告白以外该干的事都干尽了,好不容易断了三日月所有恋爱的苗头却没想到突然来了这么一出。

“去他妈的。”

一期一振恶狠狠地把烟头按灭在烟灰缸里。

“什么事!”

电话响的时候一期一振正处在越想越气的头上。

“一期哥?”

听声音是药研,一期一振口气才松下来。

“怎么了?”

“刚刚听说新宿那边的酒吧有人闹事,虽然乱已经过去了,但我还是有点不放心……”

“我知道了。”

一期一振披上外套出了店。

粟田口一家从以前就小有名气,虽然也不是太好的名气。一期一振家里是黑道,除了毒品都沾的那种。一期一振高中就开始帮家里干活,死人活人好事坏事也算是见过不少乱七八糟的东西却没有一件让他像今天一样烦心。

“哎呀,哎呀,你们再来陪我玩玩嘛。”

一期一振在店门口就听到了自家弟弟的声音。

“乱。”

推开门,酒吧里一片狼藉。桌子、椅子歪七扭八地倒着,玻璃的碎渣撒的地上到处都是。

“一期哥!”看见哥哥,乱一下跑过来撞进一期一振怀里。“您怎么来了?”

“药研不放心你一个人。”

说话的时候一期一振瞅了瞅,几个男人鼻青脸肿地躺在地上。

“药研真是的,就这么不信任我。”

乱不开心地嘟着嘴。

“他也是出于关心。”

一期一振摸了摸乱的头。

“你们在那唧唧歪歪什么。”

一个原本躺在地上的男人突然爬起来,向一期一振和乱冲了过去。

“闭嘴,渣子。”拿过乱手中的蝴蝶刀,一期一振将刀尖抵在陌生男人的喉头,“不想死的话就快滚。”

一边说,一期一振一边将刀尖向男人的皮肤里刺进去,红色的鲜血一点点流下来,陌生男人哇的大叫一声跌跌撞撞跑走了。

 
 
 

"还不滚。

 
 
 

一期一振一脚踹向还躺在地上的其中一个男人的身上,男人吃痛地大喊一声,被其他几个人架着跑了出去。

 


 

“一期哥,你今天心情很差啊。”

 


 

坐在回家的车里,乱说。

 


 

“没这回事。”

 


 

一期一振虽然这么说可眉头依旧紧皱。

 


 


 

周末一转眼就到了,一期一振从未像今天一样痛恨和三日月的约定。

“一期你是有心事吗?”

“没有,没有。”面对三日月的关心一期一振只能摇头,“你看这件怎么样?”

一期一振从衣架上拿下一身白色的西装套。

“白色的?”

“很适合你。”

一期一振把衣服放在三日月面前比了比。

“那就这个吧。”

“不试试吗?”

“不用了,听你的就好。”三日月笑着把衣服递给工作人员,“麻烦你,就要这身了。”

“新娘是个怎样的人?”

回家的路上一期一振问。

“普通人。”

“漂亮吗?”

“普通长相。”

“那你……”

一期一振的话都到了嘴边还是咽了下去。

三日月现在还住在公寓里,房子是一期一振帮忙选的,地段好交通也方便离一期一振家也近除了房租以外没有可以挑剔的地方。为了让三日月住这里,一期一振每个月都会偷偷支付三分之二的房租。

“我结婚了,一期你会不会寂寞啊。”

一期一振在厨房烧水时三日月突然问。

“不知道,毕竟我还没想过你会结婚。”

“我之前还以为自己会和一期你一直单身到老,看来还是不行呢。”

“这样啊。”

一期一振泡着茶,倒水时手还有点抖。

“一期,我们来跳舞吧。”

“跳舞?”

当一期一振转过头,三日月正穿着那身他选的礼服。

“合适吗?”

三日月害羞般地低下头。
 
“很合适。”

一期一振笑了笑,走上前接过三日月手中的领带。

“以后我可不能帮你打领带了。”

“那还真是困扰。”摸着打好的领带,三日月说:“和我跳一支舞吧。”

斜下的夕阳,木质的地板,宝蓝色的印花地毯是去年一期一振送给三日月的圣诞礼物,没有音乐的客厅里三日月依偎在一期一振肩上,两人跳着不成形的华尔兹。

“恭喜你结婚。”

一期一振搂着怀中的三日月,才想起那句他一直没能说出口的话。

“谢谢。”

这是三日月的回答。


以前一期一振想当三日月一辈子的朋友,现在一期一振想自己只能当三日月一辈子的朋友。



  29 7
评论(7)
热度(29)

© 「玻璃制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