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制品」

沉迷爱豆中 有缘再见

 

【刀剑乱舞/青歌】途

*画风突变 角色性格崩坏 低端OOC
*没有肉的ABO
*一个半小时产物 我心情不太好不接受任何谈心
*别关注我


===



青江做爱的时候朝歌仙的后颈咬了一口,歌仙一个激灵转身对着青江就是一巴掌。

“滚。”

歌仙摸着后颈,青江咬得狠用手能摸到牙印。

“别生气嘛,之定。”

青江笑着,但一笑就疼血从嘴角流了出来。

“滚。”

“是是是,我的大小姐。”

青江耸耸肩,捡起地上的衣服裤子走出房间。

青江走了,歌仙赤身裸体躺在床上,经这么一闹下半身也萎了歌仙干脆闭上眼睡觉。

世界没有公平可言,你出身的那一刻一切就已经注定。青江和歌仙从小就认识,所以歌仙更明白这个道理。青江是Alpha,而且还是个家境不错的Alpha,相比之下歌仙只是Beta,歌仙从他懂事起就看着青江即使不用做任何努力都能比自己好,努力并不能证明什么这不过是你天生不如别人的标志。从那时起,歌仙就过的得过且过。

青江是个人渣,这件事歌仙觉得大概自己见青江第一眼时就知道了。Alpha和Omega的配对并不一定要一对一,对于那些有钱有势的Alpha更是如此,青江的番有三个歌仙都见过娇小可爱的美人,那是青江的喜好。歌仙曾问过青江要这么多番的原因,青江的回答也令歌仙惊讶,只因青江想要很多孩子。但即便如此青江依旧会时不时跑来和自己做爱,关于这种对繁衍后代完全没有用处的行为,歌仙并没有拒绝也懒得拒绝。

等他腻了就好。歌仙一边这么想,一边拖着,一拖就是好几年。

“今天你一个人?”

二町目酒吧的主人宗三,是歌仙少有的能说话的对象。

“嗯。”

歌仙闷哼一声,点了杯加冰的白兰地。

“又吵架了?”

歌仙没说话。

“昨天青江来过了,过程我都听说了。”

歌仙看着宗三,他不知道青江到底对宗三说了什么,是否露骨露骨到了哪里。

“只说了个大概。”

歌仙低头喝了口酒,宗三这人太过聪明,把人看得太清。

“是他活该。”

“你又何必计较。”

“我又怀不上孩子。”

“我想青江也不是真心想标记你。”

“我是Beta。”

歌仙在宗三面前从不说脏话,不如说除了青江他没对任何说过脏话,闷声歌仙又喝了一口。

“干脆一走了之?”

“去哪?”

“天涯海角。”

歌仙从包里掏出烟,才发现打火机忘在了家里。

“我帮你。”

宗三从口袋里拿出打火机帮歌仙把烟点燃。

“这倒是个好主意。”

歌仙深吸一口,脑子里那些混沌的情绪仿佛都跟着烟雾飘了出去。

“要和我一起吗?”

“我的店怎么办?”

“那我一个人好了。”

歌仙开始盘算着该怎么出行。

歌仙从酒吧出去的时候撞见了青江,他正搂着个高挑的女人朝酒店街走,与之前的番不同歌仙想这大概只是一夜情的对象,和女人擦肩时女人身上那浓烈的香水味差点让歌仙吐了出来。

“之定,之定。”

青江一把拉住了打算装做不认识离开的歌仙。

“别这么叫我。”

歌仙甩开青江的手。

“认识的人?”

女人声音尖细粘腻,歌仙觉得似乎有虫子从皮肤上爬过。

“青梅竹马。”

“还挺普通的嘛。”

“普通?其实他啊……”

歌仙也不知道青江接下来想说什么,只是他实在受不了空气里那股香水和脂粉混杂的味道,刚刚喝过的酒有点上头胃里也火辣辣的,歌仙怕自己真的就这么吐出来干脆转身就走。

歌仙回到家,将身上所有的衣服都扔进了垃圾桶,站在莲蓬头下歌仙仿佛还能味道那股令他恶心的味道。一遍又一遍的清洗身子,歌仙才觉得气味消散了些,随着气味的散去身上的温度似乎也下降了。

歌仙洗完澡正打算睡觉,就在这时门被人用十分粗暴的方式敲响,不用看歌仙就知道这种没教养的敲门方式一定是青江。

“你来干嘛?”

打开门,果不其然是青江。

“我在想你是不是吃醋了。”

推开堵在门口的歌仙,青江自说自话地进了门。

“你是不是喝醉了,如果是就滚回去。”

好不容易才洗掉的味道随着青江的到来又在空气中飘逸了起来其间还夹杂着酒精的味道。

“歌仙你最近总是对我说这句呢。”青江不以为然,“你洗澡了吗,身上好香。”

青江凑过来闻了闻,有沐浴露和洗发水的味道。鹤丸家的沐浴露和洗发露与青江用的是同一个牌子,都是之前青江买来的。

“你身上很难闻。”

“是吗?”青江抬手闻了闻,“我倒是没闻到。”

“要么滚要么去洗澡。”

“那我去洗澡了。”

青江去洗澡了,歌仙把青江放在篮子里的衣服和自己的一样都扔进了垃圾桶里。垃圾桶被两套衣服塞满,没办法歌仙只好把他们装进黑色的塑料袋里。

“我的衣服呢?”

青江从浴室出来时找不到自己的衣服,就干脆赤裸着上半身下身随便找了条放在篮子里的裤子穿着就出来了,站在客厅里问坐在沙发上的歌仙。

“垃圾桶。”

“那我穿什么?”

“让人给你送。”

“你果然还是吃醋了吧。”

青江靠着墙笑。

“会长让我告诉你,这周末你一定要去。”

歌仙突然想起之前接到的一通电话。

“又来。”青江翻了个白眼,“之定,你帮我推掉好不好。”

青江用手戳着歌仙的脸颊。

歌仙是青江的秘书,这个职位他已经做了好多年。歌仙不知道别的秘书都是做什么的,但对于歌仙来说他唯一的工作就是帮青江收拾那些他不愿收拾的烂摊子,比如每个月给青江的番送赡养费这件事。

“早点成家对你也好。”

青江虽然有三个番但他却一直都没有结婚,番对他来说不过是情人般的存在当然还带着生产的意味。

“我还不想结婚。”

青江坐到歌仙身边。

“这话你对会长说吧。”

“你难道想我结婚吗?”

歌仙转头看向青江,对他来说青江结不结婚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你结婚对公司有好处。”

歌仙实话实说。

“之定你好无情。”

青江掐着嗓子,擦着根本就没有的泪水。

“我想辞职。”

“辞职干嘛?”

歌仙话题转的太快,青江吓了一跳。

“出去走走。”

“旅行?我也要去,正好避开那个老头子。”

“我不想和你一起。”

“嗯,你说什么?”

青江掏了掏耳朵,表示他没听清。

“我受够你了。”

歌仙的话刚出口只听咚的一声,青江按着歌仙的头让歌仙的脸和茶几来了个亲密接触。猛烈的撞击让歌仙有几分晕眩,就算被青江扯着头发揪起来也没觉得疼痛,只是从额头不停渗出来的血模糊了眼睛。

“抱歉,我是不是弄疼你了?”

歌仙从目眩中清醒,用手抹了抹眼皮上的血,看见的是青江那张毫无歉意的笑脸。

“操你妈。”

歌仙一把抓过桌子上的水果刀朝着青江就是一刀,只可惜头还有点晕准头不够,刀锋滑着青江的就过去了。

“之定,你怎么能说脏话。”

青江一膝撞向歌仙的肚子,看着歌仙捂着肚子在地上滚,又朝着歌仙的背狠踢了几脚。

歌仙蜷缩在地面上,不停地咳嗽还带着血。肚子上和背上的疼痛让歌仙无法直起身子。青江蹲下身扯着歌仙的头发让歌仙面对自己。

“我们做爱吧。”

“去死。”

混着血的口水吐到青江脸上,青江也不介意甚至都不擦。

“怀上我的孩子吧,之定。”

揪着歌仙的头发,青江把歌仙拖到了床上。

“你他妈是不是傻,你见过哪个Beta会怀孕。”

歌仙不知道此时自己是个什么模样也不知道他身上有多少淤青,但被地面摩擦破了的皮肤的疼痛很真实。被狠狠地仍在床上,歌仙只是呼吸都能感受到内脏撕裂般的痛楚。

“那我就操到你怀孕。”

青江亲吻歌仙,如同野兽撕咬一般,牙齿与牙齿相互触碰,用力吮吸舌头,啃食着对方的嘴唇,口水与鲜血混合。

“放过我吧。”

歌仙每动一下都仿佛能听到自己的骨头在咯咯作响,他甚至开始思考自己到底断了几根肋骨。

“之定,你为什么不愿和我在一起。”

青江骑在歌仙身上,用手去擦弄花了歌仙脸的血。

歌仙很想一脚把青江从自己身上踹下去但他疼的根本没法动。

“我为什么要和你在一起。”

青江瞪大眼睛看着青江,先是呆愣随即又大笑,笑着笑着就伏在歌仙胸口听着歌仙的心跳声突然哭了起来。

青江已经拥有了他所有想要的东西除了歌仙,他费尽心思让歌仙和自己在一起最后还是没能得到歌仙的心。这和Alpha、Beta的身份没有任何关系,青江觉得自己只是作为一个人得不到另一个人的接受罢了。

“杀了我,”让歌仙的双手掐住自己的脖子青江说:“不然你这辈子都别想离开。”

青江的直觉一向很准,他知道如果他放歌仙走,歌仙就再也不会回来。

歌仙看着青江那张还挂着泪水的脸,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见青江哭,但就是青江哭的稀里哗啦歌仙也不明白青江执自己的理由。当歌仙的手慢慢加重力气,青江的表情也随之扭曲起来,手指上能感受到人体的温暖,当指甲一点点陷进青江的皮肉时歌仙似乎有点懂电影里殉情者的感受。

“你真的就不爱我?”

青江的声音气若游丝。

“从来就没有。”

青江闭上了眼睛。



“请问您要去哪里?”

歌仙提着行李箱背着包站在机场的大厅里,被工作人员问到时他正在看航班的大屏幕。

“总之给我张马上就能走的最远的机票吧。”

行李虽然不多却还是沉甸甸的,拿好机票歌仙望着天空发呆,万里无云的好天气,看来是这段旅行的好开头。



  19 5
评论(5)
热度(19)

© 「玻璃制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