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制品」

沉迷爱豆中 有缘再见

 

人间喜剧 •上

•出坑这么久前两天才知道大包平还没来
•纪念还没来的大包平
•四花大太组
•鹤莺一期炮友前提下的鹤莺一期江雪


【1】
鹤丸说:这个世界根本就不存在大包平,这个人都是莺丸幻想出来的。

莺丸笑着,一杯刚泡好的热茶随手泼向鹤丸,鹤丸虽然躲开了,但右手还是受了伤。

一期一振帮鹤丸涂药,说:“鹤丸先生,您这是活该。”

鹤丸翻了个白眼,被烫伤的地方抹了药,又疼又痒。

“说得你好像不这么想一样。”

“有些话就算烂在心里也不该说。”

鹤丸的白眼翻得快上天。

“你就装吧。”

“这是怎么了?”江雪回来了,他看了一眼鹤丸,“算了还是别说,我不想知道。”

“小公主回来了啊。”

鹤丸打趣。

江雪没理鹤丸,回了自己的房间。

“我忘了,这还有个装着的。”

“您要是能少说几句一定能长命百岁。”

一期一振帮鹤丸抹完药,开始收拾摆在桌面上的瓶瓶罐罐。

“那多无聊。”

鹤丸靠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

“一期,今晚你和我睡吧。”

“好的。”

将医药箱收好,一期一振回答的爽朗。

鹤丸、莺丸、一期一振、江雪左文字,四个人是同租公寓的房客,鹤丸、莺丸还有一期一振是炮友,三个人互相不干预除了做爱以外基本各过各的,江雪心知肚明却什么都不说,宛若一个看客。

“住这的人其实都差不多,所以才有趣。”

鹤丸刚开始住的时候就这么说过。



【2】
莺丸的结稿期要到了,他把自己关在房子里三天都没出来过。

“莺丸他是不是死在里面了?”

鹤丸坐在客厅里看电视,说话的时候踹了一脚坐在身边的一期一振。

“我今天还给莺丸先生送了早饭,应该还活着。”

“是嘛,”鹤丸瞄了一眼一期一振,“我昨天晚上看见了。”

“看见了什么?”

一期一振转头看着鹤丸,一脸无辜。

“你和江雪做了?”

昨晚鹤丸起来上厕所的时候偶然看到厨房的灯还亮着,好奇为什么大晚上灯还亮着,鹤丸走近厨房正好撞见一期一振和江雪接吻的场景。

“怎么可能。”

一期一振摇着头,语气里满是难以置信。

“小公主很可爱啊,”鹤丸眨眨眼,“既然你们没睡,我还是有机会的吧?”

“鹤丸先生。”

一期一振眯着眼勾起嘴角,只是眸子里没有一丝笑意,他狠狠地按住鹤丸还没完全恢复的右手,粗暴地吻上鹤丸的唇。

疼痛从右手猛地蹿边全身,鹤丸疼地皱起眉头,朝着一期一振的嘴唇就是一口,鲜血直流。

“要发情回房间去。”

莺丸刚从房间出来就看见鹤丸和一期一振纠缠在一起。

听见莺丸的声音两人才分开,鹤丸瞪了眼一期一振,抹了抹嘴角的血,出了门。

“您要吃点什么吗?”

一期一振倒是不太在意,换回一副笑脸对着莺丸。

“麻烦帮我倒杯茶。”

莺丸躺在沙发上,他想在睡着前再喝一杯热茶。

“还有,嘴。”

莺丸指了指一期一振的嘴巴。

一期一振恍然大悟似地点点头,从纸盒里抽出几张纸擦拭着嘴巴。

“他又惹事了?”

莺丸口中的他大多说的就是鹤丸。

“开个玩笑罢了。”

“你们高兴就好。”

不愿再打听下去,莺丸止住这个话题。

“稿子写好了吗?”

“还差最后一点。”

“辛苦您了。”一期一振端出一块蛋糕,“糖分有助于大脑的运作,吃一点怎么样?”

“谢谢你了。”

接过一期一振递过来的叉子,莺丸道谢。

“江雪呢?”

“江雪先生今天有课。”

江雪是大学的老师,用鹤丸的话来说姑且算个正经人。

“你和江雪做了?”

莺丸低头吃着蛋糕,没看到一期一振愣住的背影。

“莺丸先生,您在说什么?”

“没有的话就算了。”

“你们做过吗?”

把泡好的茶放在桌子上,一期一振坐到莺丸对面。

“没有。”

莺丸回答的干脆。莺丸和江雪是大学时的同学,鹤丸和一期一振来之前他们就两个人住在这个公寓里。

“如果做了呢?”

试探性的提问,连一期一振自己也觉得这样做的自己很难看。

莺丸抬眼看着一期一振,不知道他在寻求什么。

“做了就做了,大家都是成年人,又能怎么。”

莺丸的蛋糕吃了一半,他只端着茶进了房间。

客厅里就剩下一期一振一个人,放下肩膀上的重量,一期一振陷进沙发里。昨晚一期一振确实亲了江雪,但他们没有接下来的发展,江雪逃开了毫不犹豫的。

“真难看。”

一期一振喃喃。

莺丸在房间里盯着手机,中午才注意到的是昨晚三点多收到的来自江雪的短信,只有短短几个字:你睡了吗?但就是这几个字,莺丸也能猜出个七八分。

喝着茶,莺丸又想起了前几天鹤丸说过的话,忍不住咬紧了后槽牙。



【3】
鹤丸回家的时候客厅里黑漆漆一片,打开灯果然谁都不在。洗个澡,打开刚从冰箱取出来的啤酒,江雪也回来了。

“你回来了。”

“我回来了。”

江雪回答的有几分不情不愿。

“陪我喝一点吧。”

不管江雪愿不愿意,鹤丸硬拉着江雪坐下。

两个人喝着酒,谁都没开口,沉默的很尴尬。

“你见过大包平吗?”

一罐喝完,鹤丸才开口。

“大包平?”江雪想了想,“没有。”

“这个人难道不是莺丸的幻想吗?”

江雪看了眼鹤丸包着纱布的右手。

“鹤丸先生就不知道什么是吃一堑长一智吗?”

“这个?”鹤丸晃了晃自己的右手,“这算什么。”

江雪叹气。

“如果真的有大包平这个人那么莺丸的痴恋倒也能理解,如果一切都只是莺丸的幻想那不就太可笑了。”

“鹤丸先生不就喜欢有趣的事嘛。”

江雪很少会说这样为难人的话。

“这种事一点都不有趣。”

鹤丸又打开一罐啤酒。

“有又如何没有又如何,只要莺丸愿意大包平他就存在。”

江雪把玩着手中的啤酒罐,看水汽化成水珠流下。

“傻。”

“恋爱中的人谁不傻。”江雪笑了下,“鹤丸先生要是喜欢莺丸直接告诉他如何?”

鹤丸一口啤酒没咽下去反而呛住了,猛地咳嗽,眼泪都咳了出来。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抹了把眼泪,鹤丸将啤酒放下。

“知道是知道,不知道也是不知道。”

“难怪一期一振看上你了,一类人。”

听到一期一振的名字江雪的耳根刷地一下红了。

“让他碰了却又不和他睡,隔靴搔痒你干的就是这种事。”

“我不是……”

江雪喉结动了动,话却没说下去。

“我是不知道你怎么想,只是别看那家伙那样却还是和我们隔着岁数的,他可没你想象中那么拿得起放得下。”

一口气喝完剩下的酒,扔掉空罐子,鹤丸说:“睡了。”

和江雪道了个晚安,鹤丸就回房睡了。

江雪回房间收拾好东西准备洗澡的时候发现一期一振房间的灯亮了,思索了一会江雪还是没有敲响一期一振的房门。

一期一振回本家和弟弟们一起吃了晚饭,等再回到自己的公寓,从热闹到清冷,一时间的反差内心不免产生失落。

江雪洗完澡又一次经过一期一振的房门,在犹豫的时候门打开了。

“江雪先生?”

一期一振打开门看见江雪站在自己门外,有些疑惑。

“晚上好。”

江雪礼貌性地开口。

“晚上好。”

一期一振盯着江雪,他的头发还湿着,身上还留有沐浴液的香味和刚洗完澡的热气。

“我帮您吹头发吧。”

不等江雪回话,一期一振就将江雪拉进自己的房间。

江雪还是第一次进一期一振的房间,就如想象中一样干净有序,目及之处都井井有条。

让江雪坐在靠背椅上,一期一振从柜子里拿出吹风机。风开的不大,一期一振细心地吹着江雪的长发。

“我自己也可以。”

“请让我来。”

推开江雪的手,一期一振抚摸着江雪柔顺的头发。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吹风机的热风,江雪觉得后背和脖子灼热的厉害。

“之前我就觉得了,江雪先生的头发很漂亮呢。”

江雪语塞,不知该说什么。

“今天久违地见了弟弟们,他们果然还是那么可爱,我的弟弟很多,每次吃饭都很热闹,近乎吵的那种热闹。”

“我也有弟弟,弟弟们总是可爱的存在呢。”

“是的,不管多大都那么可爱。”

“寂寞了?”

“是啊,我是寂寞了。”

从身后环住江雪,一期一振轻声说:“今天一晚就好,可以陪陪我吗?”

那还是第一次,江雪意识到一期一振其实比自己小很多。

江雪微微点头。

被一期一振环抱着,蓝色的长发散乱在一期一振怀里,江雪就这样在一期一振怀里依偎了一晚。一大早江雪就醒来了,帮一期一振盖好被子,江雪轻手轻脚地关上房门。

“昨晚睡得还好吗?”

路过客厅时,莺丸顶着两个巨大的黑眼圈喝着茶。

江雪被吓了一跳差点喊出声,发现是莺丸后才松一口气。

“写完了?”

“写完了。”

“辛苦你了。”

“你们说了同样的话。”

“什么?”

“没什么。”莺丸摆摆手,“昨晚睡得还好吗?”

莺丸又一次问。

“不算差。”

“那就好。”莺丸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我去睡了,晚安。”

“晚安。”

回到自己的房间,江雪反而变得脑子一片空白,他还是第一次在除了弟弟们之外的人身边睡的如此熟。几乎要忘掉的人体的温度和近距离的呼吸声,一想到一期一振安详而平静的睡颜,江雪就觉得耳根发烫,直到手机的震动声才把江雪拉回现实。

“您好,这里是江雪左文字。”



【4】
鹤丸被冻醒了,他睁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空调停了,被子也被人抢了去,他穿着单薄的睡衣打了个喷嚏。

打开空调,鹤丸从衣柜里拿出件外套穿上,稍稍拉开窗帘外面是白茫茫的一片——今年的初雪。

“难怪这么冷。”

鹤丸抱着胳膊,还是觉得有点冷,又把空调的温度调高了些。坐在床边,莺丸躺在鹤丸的床上睡的正熟。莺丸蜷缩着身子,把被子严严实实地包裹在身上,像是成蝶前的茧一样。

“怕冷还关空调。”

鹤丸说得声音很小,他轻轻抚摸着莺丸的短发,抚着他的脸颊,莺丸不自觉皱起眉头,看着这样的莺丸鹤丸莫名笑了起来。强行拉开被子的一角,鹤丸也钻进被窝里,从背后抱住莺丸,莺丸闷哼一声转了个身把头埋在鹤丸胸前,两个人就这样睡过去了。

等鹤丸再醒来已经是中午,莺丸早就不在了。鹤丸习以为常,穿了件外套,走出房间。

“鹤丸先生,要吃饭吗?”

一期一振从厨房探出头。

“嗯。”

鹤丸打量着一期一振,从一期一振身上散发出来的愉快氛围直白到让鹤丸觉得恶心。

“你……还是算了。”

鹤丸想想还是没问出口,他怕会影响到他的食欲。

和一期一振吃着饭,鹤丸问:“莺丸呢?”

“一个小时前出去了。”

“是嘛。”鹤丸顿了顿,盯着一期一振的脸看了好一会,“你有没有发现,你今天特别恶心。”

鹤丸还是没忍住。

“有吗?”

一期一振笑,不是常有的假惺惺的笑,反而更令鹤丸起鸡皮。

“我吃饱了。”

饭吃了一半,鹤丸就放下筷子,如他所料这饭是吃不下去了。

洗漱换衣收拾完,鹤丸准备出门。

“要去上班吗?”

一期一振问。

“差不多。”

“一路走好。”

“我出门了。”

出门的时候鹤丸从莺丸房间里顺了条围巾,就如他所想,今天外面冷的渗人,鹤丸把两只手都揣进兜里。

鹤丸是高级俱乐部的牛郎,拿着不错的薪水做着别人不怎么看得起的工作。只是鹤丸自己倒不怎么在意,因为他知道这个世界空有梦想只能被活活饿死。莺丸之前作为客人指名过鹤丸几次,有一次鹤丸偶然谈起搬家的话题,莺丸便邀请了他,那之后鹤丸就搬进了合租公寓。

地铁站,莺丸和鹤丸面对面站着。

“我的围巾。”

莺丸指着鹤丸的脖子。

“今天太冷了。”

鹤丸边说边搓着手。

“让你的客人给你买。”

“这之后会有人送,不用我说。”

鹤丸拉过莺丸的手,莺丸穿得不厚手指冰凉,鼻头也红红的。

叹气,鹤丸把围巾解下来给莺丸围上,握住莺丸的手揣进自己兜里。

“去吃点什么,我中午没吃饱。”

莺丸嗯了一声,被鹤丸拉着走。一路上有人指指点点,有人小声耳语,两个人都不在意,只是觉得今天实在太冷了。

车站附近的拉面店,两个人推开门进去。

“吃什么?”

鹤丸问身边的莺丸。

“炒饭和饺子。”

莺丸望着墙上的菜单说。

“老板,炒饭饺子和大碗叉烧。”

鹤丸说道。

点过单,两个人面对面坐着。

“一期一振今天没做饭?”

“吃不下去。”

光是想到一期一振的笑脸鹤丸就觉得倒胃口。

“专门跑到车站来吃东西?”

“走着走着就过来了。”

“哦。”

莺丸心里明白鹤丸是专门来接他的,只是鹤丸不说他也不挑明。

“去编辑部了?”

“没有。”

“那去哪了?”

“你很感兴趣?”

鹤丸没接话,正好这个时候他们点的东西也上来了。吃着饭,鹤丸突然想到什么。

“一期一振和江雪睡了?”

“不清楚。”

“他今天心情好的可怕。”

“那大概就是。”

“你那袋子里是什么?”

鹤丸瞅了眼莺丸放在一旁的纸袋子。

“茶。”

“贵吗?”

“比你想的要贵。”

“分我点。”

“不可能。”

“那大包平呢?”

莺丸放下手中的筷子。

“你可别又泼我,上次的伤才好。”

鹤丸伸出自己的右手给莺丸看了看,然后夹起一个饺子塞进嘴里。

“这茶就是大包平给的。”

“梦里给的?”

鹤丸挑挑眉。

哗啦一声,莺丸把茶杯里的水从鹤丸头顶浇下去,然后留下张万元纸币转身走了。

“不好意思,”鹤丸抹了把脸上的水,“老板可以借我条毛巾吗?”

  41 4
评论(4)
热度(41)

© 「玻璃制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