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制品」

沉迷爱豆中 有缘再见

 

轴.完

•填坑
•想随便写点什么东西

•现实向结局 观看需谨慎




“你过来一点。”

“我不过去。”

“为什么?”

“那里有水。”




石切丸第一次见到青江是在他高中的入学式上,迟到了的石切丸独自一人站在校门口不知所措,青江正好从一边的墙上一跃而下。在他眼前突然散开的那一头青色长发深深地吸引住了石切丸的目光,很多年之后石切丸才明白自己内心那时有过的悸动叫做一见钟情。

青江是学校里特别出名的学生,迟到早退旷课打架,不掺一点水分的问题学生。石切丸偶尔会在学校里看见青江和他的朋友们,总是一副吵吵闹闹的欢乐模样,那是和石切丸格格不入的世界;石切丸偶尔会从老师嘴里听到关于青江的消息,虽然都不是什么好事情;石切丸有一两次和青江在走廊上擦肩而过,带着淡淡薄荷味的洗发水的味道石切丸令十分在意。

石切丸说不出青江哪里好,也不知道青江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但就是很在意特别在意,止不住的好奇。

“虽然学校没有这个先例,但是老师想推选你当学生会长,你……”

老师在不停地说着什么,石切丸摆着一副恭敬的表情听着但一丁点也没有听进去,石切丸的视线一直停留在对面教室里正趴在桌子上睡觉的青江脸上。

石切丸对学生会没有兴趣,只是因为偶然发现学生会的部室正对着青江的教室才加入了学生会,现在突然被强加上会长的身份,石切丸有苦也说不出。

“大概是为了惩罚我的居心不良。”

石切丸自己也这么想。

转眼时间过了三个月,石切丸还没和青江说上过一句话,班级不同年级不同交友圈不同,石切丸觉得他和青江之间隔着富士山般的距离。但还有的是时间,石切丸却又在冥冥中这么认为。

其实石切丸有时候会想,现在的距离才是最好的距离,不远不近。

换届选举前半个月,石切丸很忙碌,每天都有一大堆事情要处理,在他几乎都要忘记青江的时候,青江退学了。没有任何前兆,不带一点点消息,突然地就从石切丸的眼前消失了踪迹,让石切丸来不及做出一点反应。

在那之后,石切丸再也没见到过青江。


在毕业后的前几年石切丸还会每年都回老家参加同学会,只为听到一点点关于青江的消息,可是每次都无功而返。又过了几年,工作忙了起来,石切丸也不再回老家,青江的存在就这样被他抛之脑后。

起码石切丸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那一天,石切丸加完班回家,只需要一个背影石切丸便能确定走在自己前面的那一头青色长发的主人一定是青江。削瘦的肩膀、轻飘飘的步伐、和着步子晃动的长发,那是石切丸曾无数次梦到过的人,也是他想要再见一次的人。

鼓起勇气搭话,对方对自己毫无反应,虽然理所当然却不免有几分失落。看见了青江的脸,听见了青江的声音,和记忆中一模一样的人就在自己眼前,仿佛还是少年般的脸庞,眼里心里满载着熟悉与安心。只是一句简单的谢谢都令石切丸感到满足,得到了多年梦寐以求的东西,石切丸转身离开时脚步都变得轻快。

从一开始石切丸就没想过故事还会有继续。

“人不能够贪心,要懂得知足。”

心里明明清楚,却还是会有很多事情不尽人意。

石切丸偶尔会躺在床上这么想。


石切丸不知道青江想要什么,就一直给他自己认为最好的东西。烟灰缸也好,快餐也好,毛毯也好,住所也好,钱也好,只要是青江想要的石切丸从来都不吝啬,在青江面前这些都不值得怜惜。但内心石切丸却一直惶惶不安,怕自己如同那躺在垃圾桶的断发一般,被割裂开来的关系只是一句话的距离。

石切丸不在意青江经历了什么,他对青江的过去并不感兴趣,石切丸拥有能够原谅任何事情的自信,也有接纳的勇气,只要青江想说他便会倾听。只是青江从未提起自己的曾经,石切丸也就没有过问。他和青江之间一直存在着一段安定的距离。

青江什么时候都有可能离开自己,石切丸好几次都因为青江的离开而从梦中惊醒。但好在是梦不过是虚惊一场,石切丸每次都会在确认青江的存在后而安心。所以青江消失的那两天,石切丸反而变得格外冷静,他既不伤心也不难过,这对他来说不过是长久以来的梦境成真罢了,石切丸这样安慰自己。

石切丸想自己是被抛弃了,或许应该说青江从来就没有重视过自己。打不通的电话,收拾过衣物的痕迹,连一句话都不留,如此轻薄的关系。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扔掉了所有和青江有关的东西,仿佛在丢弃的过程中也抹去了那段时间的记忆。

“没有的东西一开始就不应该有。”

把毛毯塞进塑料口袋时,石切丸恍然听见谁在说话的声音。


所以当石切丸再见到青江时,他一时失去了表情,脑子里一片混乱,并不能发挥正常的机能。再在事后回想起,石切丸甚至记不清青江当时是怎样的表情面对着自己。

石切丸看着青江站在阳台上抽烟就像在观赏着一幅画,那是悬挂在玻璃窗中的画,再怎么奢求也不会属于自己,禁止靠近的警戒线在他们之间隔开了一定的距离。说不清是释怀还是失落,石切丸在门被关上的那一刻觉得心里变空了些不再像从前那般拥挤。

晚上睡觉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幻听,石切丸耳边响着滴答滴答的声音,像是卡在齿轮处的东西掉落了一般,有什么东西又开始重新运行。

那之后又过了一星期,青江的痕迹已经彻底从石切丸的生活中抹去,只是被青江扔进垃圾桶的烟盒还是那样躺在桶底。看见了也仿佛没看见,石切丸嘲笑自己的心知肚明。

家还是那个家,不知道为什么却突然变得空旷起来,石切丸搬了新家换了个单人公寓,只是烟盒也跟着一起搬进了新家里。

“当作纪念。”

不能再牵强的理由,当事人自己满意就可以。

或许自己和青江的关系从来都没有拉近,还是高中的距离,一步也没有迈进,看似的努力只是在原地踏步而已。

石切丸搬家的那天下午久违地在新家里吃起了泡面,浓重的味精味让他不禁皱眉。




时间过得飞快,宛若白驹过隙。

多年后的高中同学聚会,石切丸再一次踏上老家的土地,熟悉与陌生一涌而上,是怀旧的气息。

从车站经过的时候,石切丸看见了他熟悉到再熟悉不过的背影。还是那么削瘦的肩膀,走路的步伐依旧轻飘飘的,只是头发变得很短,右手牵着的小孩和左手边一脸笑意的女性是自己不知的陌生存在。

初春的太阳在那天显得过于明媚,石切丸不由得眯起眼睛,伸了个懒腰,石切丸从口袋里掏出还有剩余的香烟盒。

“从今天开始戒烟好了。”

说着,石切丸把烟盒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24 4
评论(4)
热度(24)

© 「玻璃制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