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制品」

沉迷爱豆中 有缘再见

 

独唱团(2)

•睡不着

31.
屋子外面在下雨,小雨,不大。这几天不是下雨就是下雪,空气中湿气很重,阴冷。

青江睡醒的时候觉得他的头发比往常还要沉一点。

32.
青江穿着短袖窝在沙发上玩手游,空调温度调的很高。

只是不管怎么氪怎么肝他都没抽到想要的卡。

“这破游戏。”

青江泄气地把手机扔到一边,结果屏幕一亮是ur 而且是他的推。

“啊啊啊啊啊!!!”

青江兴奋地在沙发上跳。

“你嚎什么嚎!”

歌仙打开自己的门一个枕头砸到青江身上。

“看!!!!”

青江把手机举到歌仙面前。

啪,歌仙皱眉头打掉快贴到自己脸上的手机。

“你他妈倒是把裤子穿上啊!”

手机摔到了地板上,屏幕一黑,ur没了。

33.
歌仙的眼角肿了一块,嘴角也破了。

他不理解为了个破游戏,...

  59 2

独唱团

•是独唱团但不是韩寒那个独唱团
•随时更 想到什么写什么

1.
青江说食色性也,人说白了就是靠本能生存的野兽,情情爱爱也一样。

所谓的一见钟情不过是性冲动的驱使。

然后他遇见了石切丸。

2.
“请你洁身自好。”

说这句话的时候石切丸衬衣的领口微微敞开,露出的锁骨和脖子上的汗水看起来十分性感。

3.
“我到底哪里做错了?”

“哪里都不对。”

歌仙一边说一边在青江面前放下一堆爱情电影的DVD。

4.
青江觉得石切丸微微皱眉的样子很好看,每次见到自己时那眉心间常疏不开的细纹的存在让青江有了莫名的优越感。

5.
石切丸手中拿着青江硬塞给他的联系方式,在把纸条揉成团之前他犹豫了几秒。

6.
你能和我睡一晚吗?

一边看着歌仙推荐给自己的电影,...

  97 8

过保护

•做人应该早起早睡


烛台切第一次见青江时才十来岁,只需一眼便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及腰的青色长发披散着,明明是深秋却穿着夏季的烟灰色和服,整个人苍白而消瘦,凸显的颧骨配着浓重的黑眼圈,每走一步都轻飘飘的,宛若一个重病患者又像是怪谈里出现的幽灵。

转眼十年过去了,青江还是烛台切初见的模样。

青江醒来的时候还差十分钟下午五点。

“睡的太久了。”

揉着太阳穴,掐指算算已经睡了十个小时以上,醒来后青江有些发蒙。

就在这个时候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吓了青江一跳。

“圣诞节怎么过?”

望一眼日历,青江才发现今天是平安夜。

“难过。”

回完消息,青江又重新躺倒在床上。

“好难受。”

一种说不出来的不适感在青江全身流窜。

烛台切结...

  47 3

•诈尸作
•想写短篇结果长了不一定有后续
•花丸的青江好可爱
•拒绝回坑 只有想写点东西

青江做梦梦到自己的烟不见了怎么找也找不到,急得焦头烂额时青江啪地一下睁眼醒了,向床边瞥了一眼烟还在,幸好幸好。

这是青江近几个月以来醒的最早的一天,要问为什么的话,是因为石切丸还在。石切丸每天八点准时出门上班精准的就像个机器人,而今天他还没走,青江便知道自己醒的有多早。

“你怎么醒了?”

石切丸手上端着杯咖啡,桌上摆着他已经吃完的早餐。

“抽烟。”

青江晃了晃手中的烟盒。

石切丸不抽烟,在青江来之前这个家里甚至连烟灰缸都没有。当然石切丸家里也是禁烟的,所以每次青江抽烟都只能去阳台。

“好冷。”

点燃一支烟,青江的肩膀不禁抖了抖...

  41 14

© 「玻璃制品」 | Powered by LOFTER